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章 千古奇书:悲剧诗与悲剧哲学的完美结合(2)  

2010-03-11 11:19:00|  分类: 《悲剧哲学的诞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悲剧哲学

 

    以一部悲剧作品表现一种悲剧哲学,这是尼采前无古人、尚无来者的创造。悲剧与哲学,没有比《查拉图斯特拉》结合得更好的了。如果说这种结合也能成为一种独立的文体和文化形态的话,它已经堪称完美了。但毕竟,悲剧与哲学是两种独立的文化形态,各有自己悠长深厚的传统。因此,从一般的标准来看,《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方面不是典型的、规范的悲剧作品,因为其中含有太多的哲学而相对缺少悲剧所要求的故事性、形象性、情节的连贯性和可表演性(至今尚无一位导演能把它搬上戏剧舞台或拍成电影);另一方面,它又不是典型的、规范的哲学作品,因为其中含有太多的故事、情节和形象,尤其是有太多的隐喻、象征、幻象、谜语和梦境,而相对缺少哲学作品所要求的逻辑性、明晰性和可理解性(至今尚无一位哲学家把它整理为一个概念体系)。走软索者与小丑、鹰与蛇、太阳与蛇、牧人与黑蛇、骆驼、狮子、小孩、龙、火狗、驴子、侏儒鼹鼠、毒蜘蛛、水蛭、婚戒、幸福岛、午夜、正午——所有这些隐喻和象征究竟意指什么?那些阴森怪异的梦境究竟意指什么?人们可能会并且已经作出了种种非常不同的解释。尼采自己对此也很清楚,所以他一开始就给这本书起了一个副标题——“一本为所有人而写却无人能懂的书”。当时果然没有人读懂这本书。于是尼采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写了《善恶的彼岸》、《道德的谱系》、《瓦格纳事件》、《反基督徒》、《看哪这人》、《尼采反驳瓦格纳》、《偶像的黄昏》,他甚至计划写出一本包括四卷的、系统阐述自己哲学思想的著作,书名叫做《力量意志——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这些著作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人们理解《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这本他花费了最多时间、倾注了最多心血的作品,他最珍爱而无人喝彩的作品。

    我在此处不能系统阐述《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哲学思想,原因有二:一是仅仅一章的篇幅无法做到这一点,我准备用后面四章的篇幅来做这件事:二是这本书中隐微的思想只有在他后来的著作中才得到比较显白的表达,而且后来的著作在解释、阐发这本书的微言大义时,也扩展、丰富、发展了这本书提出的基本思想,因此,必须把这本书和他后来的著作看成一个整体,必须在这本书和他后来的著作之间做一种相互阐释,才能比较完整地把握尼采所独创的悲剧哲学思想。

    为了更好地展开以后四章的内容,在这里有必要简短讨论两个问题:

    一、关于悲剧的哲学与悲剧哲学

    本书所言悲剧哲学(Tragic philosophy),非指关于悲剧的哲学(Philosophy of/about tragedy)。

    关于悲剧的哲学,指从哲学的角度出发对悲剧作出的解释,通常被认为是美学的重要内容。在历史上,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休谟、席勒、谢林、黑格尔、叔本华等哲学家和美学家都有自己关于悲剧的哲学解释,但他们自己的哲学并不能称之为悲剧哲学,他们本人也不能被称为悲剧哲学家(Tragic philosopher)。所谓悲剧哲学,乃指具有强烈悲剧感、悲剧意识和悲剧精神的哲学,具有悲剧性质的哲学,把悲剧感、悲剧意识和悲剧精神作为其灵魂、基本原则乃至基本方法的哲学。在历史上,大概只有古希腊的赫拉克利特、近代法国的帕斯卡尔的哲学初步地但远非自觉地具有悲剧的特征,因此,尼采把自己称为第一个悲剧哲学家,是完全站得住脚的,因为的确只有他完全意识到了把悲剧精神和哲学结合起来在哲学史上的革命意义,意识到了由此重估一切价值的文化史意义,只有他完全自觉地把悲剧激情这种生命体验转化为一种悲剧哲学。如果说《悲剧的诞生》还只是在一种关于悲剧的哲学解释中表现出一种悲剧哲学的意向、萌动和可能性话,那么,经过差不多10年的艰苦努力,到《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则意味着悲剧哲学的正式诞生,以后的著作则是这种悲剧哲学的展开。本书前几章一直在追溯这种悲剧哲学的孕育过程,以后几章也并不是要全面研究尼采哲学的所有方面,而是紧紧围绕悲剧哲学这一主题、从悲剧的视角来阐释尼采哲学。

    二、尼采悲剧哲学的逻辑起点和基本线索

    海德格尔为了把尼采哲学解释为西方最后一种形而上学,理所当然把“力量(权力、强力)意志”作为尼采哲学的逻辑起点和最重要的范畴。他的《尼采》一书第六章“尼采的形而上学”,是这样重构尼采哲学体系的:“强力意志→虚无主义→相同者的永恒轮回→超人→公正”。雅斯贝尔斯的《尼采其人其说》则是按“人→真理→历史→大政治→强力意志→永恒轮回”的顺序来论述尼采的基本思想的,可惜他对尼采学说的解释所产生的影响远远不如海德格尔的解释。我国主要的西方哲学史著作都是按照“权(强)力意志→永恒轮回(或超人)→超人(或永恒轮回)”这条基本线索来解释尼采哲学的。

    我以为雅斯贝尔斯对尼采思想的重述是更为准确的,理由暂说四条:

    1.《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逻辑线索就是这样的

    查拉图斯特拉下山后,第一次向世人宣教的就是:上帝已死、超人降临;在这以后,他才在第二部宣教了力量意志,在第三部宣教了永恒回归,最后,在第四部又回到超人这个出发点。为什么他悟道十年后,要按这个顺序公布他悟到的真理呢?尼采为什么对整本书作出这样的逻辑安排呢?他不能先从力量意志讲起,通过永恒回归,最后落脚在超人身上(或通过超人,最后以永恒回归收官)吗?这其中自有他经过深思熟虑的道理。他肯定认为他必须这么做。后人要打乱或颠倒尼采本来的思想顺序,必须证明尼采误解了他本人思想的内在逻辑,或证明他这样做仅仅是一种表述上的外在的考虑,比如为了追求惊世骇俗的效果。然而论者们没有这样做,而是径直说出自己对尼采思想的理解,我以为这些理解是不忠实于、不符合于尼采本意的。

    2.这一逻辑线索是由尼采的反形而上学立场和透视主义认识论决定的

    很难想像,尼采一面激烈否定形而上学并宣布形而上学的人格化代表上帝之死,另一方面又用力量意志来取代被他否定的形而上学本体或上帝的地位。他要建立的新哲学是多元主义的,为此而采用的方法是透视主义或视角主义的,这一点,他在《曙光》和《快乐的知识》中就已经明确意识到了。请看他下面这两条格言:“自我本位:自我本位是感情上的透视法则,根据这法则,近处的东西看上去大而重,远处事物的尺寸和分量则渐次缩小”[1];“千万不要忘记:我们飞翔得越高,我们在那些不能飞翔的人眼中的形象就越是渺小。”[2]前一条格言指出了以自我为本位出发透视事物的不同效果,后一条格言指出了不同的自我从各自本位立场出发时透视事物的不同效果。形而上学实际上也是从某一类自我的透视出发建立起来的,但形而上学家极力掩盖这个事实,而宣称有一个本身自在地绝对真实的世界,这个世界在我们人身上安排了某种直觉或理智,使我们能够认知这个世界。这实际上是以某一个人的视角僭称为、冒充为全人类的视角乃至某个全知全能者的全景视野。尼采对这个形而上学世界以及对这个世界的所谓认知两者都是断然否定的。他承认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是不同的,至于他本人看到的那个世界,只能是那些像他本人一样努力成为超人的强者所看到的世界,说到底,“力量意志”和“永恒回归”只是强者用以解释世界的假设和改变世界的工具。因此,尼采哲学的逻辑线索只能是“超人(此在)→力量意志(存在)→永恒回归(存在方式)”。

    3.这是由尼采从价值哲学到存在哲学的致思路线所决定的

    关于存在哲学与价值哲学的关系,我在本书导言部分已有较多论述。这里只想强调,尼采是明确地围绕着“人生的价值和意义”这个问题来建立他的哲学的。这当然不是说,尼采先有了一种价值哲学,然后推导出一种存在论或世界观,就像形而上学家们先建立某种存在哲学,然后从中推导出某种价值观。实际上,尼采建立他的人性和超人学说时,已潜在地以某种存在学说作为支持了。我们这里所说的从价值哲学到存在哲学的致思路线,不是指价值哲学对于存在哲学的“时间在先”,而是“逻辑在先”。毕竟,尼采不可能在同一时间论述他的超人、力量意志、永恒回归学说,他必须有先有后地加以论述;鉴于超人学说作为他的全部哲学和整个人生的重点在地位上的优先性,在逻辑上他只能先说超人,然后为超人提供力量意志作为存在论上的支持,最后达到超人学说和力量意志学说、价值哲学和存在哲学的统一——永恒回归学说。

    4.几个基本观念在尼采思想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先后顺序也印证了这一逻辑线索

    绝非偶然的是,在尼采思想发展过程中,超人观念最先出现,力量意志观念尾随其后,永恒回归观念最后出现。早在尼采思想发展的第一个时期,超人观念就作为他的形而上学思想的内在否定因素出现了(古希腊悲剧英雄、超人哲学家赫拉克利特、伟大历史人物、天才、圣者、齐格弗里德式的英雄),这很自然,因为尼采是为了寻找人生意义而投身哲学的,他的生命体验、他对命运的反抗意志、他的悲剧感必然要投射到他的哲学中去,化身为种种超凡脱俗的理想形象。1876年年底或1877年初,与叔本华和瓦格纳思想完全决裂的尼采,开始寻找对超人理想的哲学支持:爱虚荣的主要因素乃是获得一种权力感;胆怯(贬义词)和力量意志(褒义词)是我们对他人的意见十分重视的一种表示;对力量的快乐来自于所经历的无数依附和软弱的痛苦,没有这种经历,也就没有这种快乐了。[3]在1880年春的笔记中,这些思想得到进一步发展:“禁欲也是达到力量感的手段(与上帝结合、与死者交往等等)。让世界绝望已是目空一切”;“人类在所有时代里都致力于获得力量感,他们为此创造出的手段几乎就是一部文明史”;“悲观主义或乐观主义,是各按软弱感(恐惧感)或力量感占上风的情况而产生出来的”;假如我们怀着力量感采取行动的话,我们称这样的行为是符合道德的,并感觉到意志自由,怀着软弱感行事被视为无理智……”;“‘因力量行恶比因软弱行善更有价值’,换句话说,对力量感的评价比对任何功利和声誉的评价更高”;“渴望力量是向上发展的标志,而渴望沉醉是向下演变的标志,老年人的欢乐是深刻地沉醉于事物、观念和人物,而奋发向上的人才是统治者——病者早就有了老年人的偏爱。”[4]至于永恒回归的观念,众所周知,最早产生于1881年8月。这一历史过程恰好与尼采哲学的内在逻辑是一致的。

    雅斯贝尔斯深谙尼采哲学的内在逻辑,因此,他对尼采哲学的重述是最为忠实的。下面我们将沿着雅斯贝尔斯所开辟的这条道路,再次深入尼采哲学的迷宫,并希望能够乘兴而去,满载而归。

 



[1] [德]尼采:《快乐的知识》,黄明嘉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版,第111页。

[2] [德]尼采:《曙光》,田立年译,漓江出版社2000年版,第335页。

[3] [德]尼采:《尼采遗稿选》,虞龙发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年版,第29页。

[4] 参见[德]尼采:前引书,第42、43、45页。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