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 向悲剧哲学的顶峰攀登(5)  

2010-03-11 11:16:00|  分类: 《悲剧哲学的诞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新诠释悲剧感和悲剧精神

 

    我们曾经说过,早期尼采对人生持一种强者悲观主义、力量悲观主义、勇敢的悲观主义的态度。但尼采深深地知道,这仍然是一种形而上学阴云笼罩下的悲观主义,是形而上学框架内的一种奋力挣扎。形而上学式的悲剧感只是形而上学和宗教的替代品,形而上学式悲剧本质上只能提供一种安慰和麻醉:想像自己将汇入永恒生命之流,因而欣然接受自己个体生命的毁灭。柏拉图对这种悲剧的指责仍然是有效的:悲剧从总体上使人变得更加害怕、更加感情脆弱。尼采不能忍受这种状况,不能忍受自己的根深蒂固的颓废倾向。他后来回顾说,自己与瓦格纳同样是颓废者,只不过自己奋力克服了颓废倾向,而瓦格纳始终深陷其中,最后乞怜于基督教和佛教。导致尼采与瓦格纳友谊破裂和尼采奋起批判叔本华的根本原因,正是尼采试图把强者悲观主义转化为真正的悲剧精神、把悲剧感转化为悲剧哲学的强大冲动。

    一、对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的双重批判

    悲观主义哲学是如何产生的?在原始恐怖时代,人们对肉体痛苦和残疾有着丰富的历练,把遭受痛苦、自愿经受痛苦视为必不可少的自我保存手段。真正的强者也并不否定而且直言自己心灵的巨痛并忍受这巨痛。悲观主义不是从这些人那里产生的,而正好产生于对这双重痛苦缺乏普遍和足够历练的人,他们往往是生活得闲雅和轻松的人,一旦遭受一些心灵和肉体的小痛苦,便吓破了胆,把这种痛苦想像为无以复加的痛苦,并由此出发对各个时代的一切价值提出怀疑。尼采说,治疗这种悲观主义哲学和痛苦过敏症,不妨使用一种有点残酷的药方,这就是更多更大的痛苦。[1]

    治疗悲观主义的第二种药方是拒绝接触悲观主义的哲学、宗教和艺术,而让自己健康的本能成长壮大起来,尼采把这称为自我疗法,比如彻底地、有原则地禁止自己去听瓦格纳的浪漫悲观主义音乐。

    悲悯是治疗悲观主义的第三种药方。像佛陀一样达到一种大慈大悲的悲悯意识,可以帮助人忍受和保卫生命,相比那种悲观绝望、自怨自苦的悲观主义,悲悯不失为一种相对的快乐,一种自我毁灭的解毒剂。[2]

    第四种药方便是乐观主义,哪怕这种乐观主义类似于犬儒主义,只要它给人带来快乐、健康和精神的强化,只要它有助于与厌倦的悲观主义进行长期斗争,也是可以服用的。

    但所有这些药方最多都只有暂时的疗效。第一种可能会吃死人,第二种只是回避,第三种是以悲观主义对付悲观主义,第四种似乎是真正对症下药的,是悲观主义的克星,其实不然,因为乐观主义是虚假的,并不能真正克服悲观主义。尼采在一段时期似乎十分相信科学的力量,不过他也清醒地知道,科学的力量到底是有限的,科学乐观主义可能会缓解悲观主义但不能治愈悲观主义,青年尼采对乐观主义的批判此时仍然是有效的。

    那么滚开吧,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世界不好也不坏,更不用说最好或最坏了,“好”与“坏”的概念只有在同人有关的问题上才有意义;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必须放弃责骂式的世界观和颂扬式的世界观。[3]

    二、悲剧哲学是对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的双重克服

    我们已经看到,尼采此一时期在批判形而上学、宗教和传统艺术时,在论述科学的地位和作用时,在提出自己的初步哲学理念时,无不渗透着一种强烈的悲剧感和悲剧精神,无不是在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两个极端之间寻求自己的立场和方位,作出自己的分析和判断:人性很特别,不过可能是个错误;人类似乎在变强大,不过很难保障不断的进化;形而上学及其相关意识形态是荒谬的,不过也是人类在其脆弱渺小时增强力量感所必需的;科学在为人类带来好处时也带来了新的风险;力量感中包含着相互矛盾的冲动,善恶难辨;理想的个人令人向往,但他是孤独的,只能依靠自己;永恒回归可能给人希望,但也可能使人绝望。

    当然,悲剧感和悲剧精神绝不仅仅在于消极被动地领悟和静观到事物的矛盾性和两面性,而是要积极地在这种矛盾性和两面性中强化自己、发展自己。于是,悲剧感和悲剧精神便展现为以下三个环节:

    1.在幸福和快乐时预感到不幸和危险

    乐观主义者追求万事如意,永远快乐,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恰好是那些最幸运的人,比如拥有荷马式幸福感的人,可能会成为阳光下最痛苦的生灵。为什么?拥有敏锐的感觉和审美情趣,习惯于遴选最佳的理念,犹如习惯于最佳的食品;享有至强至勇的灵魂;以平静的目光和坚定的步态经历人生;同时准备成就非凡卓绝的事业,就像去参加庆典,渴念着未被发现的世界、海、人和神;聆听充满欢悦的音乐,好象勇敢的伟男子、士兵和航海家在这妙音里小憩、娱乐……可是,在尽情享乐的时刻,幸运者往往会热泪沾襟,忧伤难抑,因为谁不希望,这一切永为他拥有,永为他的现状啊!人们购买被生活巨浪冲上海滩的贝壳,珍贵无比的贝壳!一旦拥有这贝壳,有些人就愈益多愁善感,极易陷于痛苦,以至于些许的忧愁与恶感便使他们厌弃人生。[4]而智慧的人未雨绸缪,既无比珍视和热爱现在拥有的一切,又警惕可能出现的危险,乃至在最幸福的时候作好最坏的准备,这样的人才不会像乐观主义者一样,被突然降临的不幸和苦难所摧垮。

    2.在不幸和痛苦时鼓起生活的勇气

    意识到幸运中隐伏的危险,这是一种智慧;与此相对,还有一种因苦难而成全的知识或痛苦中的智慧:怀着对于自己存在的可怕性质的清晰意识,我们对自己呼喊道:“努力控诉和镇压你自己,就像镇压一个不相干的人;努力忍受你的痛苦,就像忍受你自己对自己的惩罚!请翱翔于你的生活之上,翱翔于你的痛苦之上,请让所有的深度都在你的俯视下无可隐藏!”现在,我们的骄傲程度是前所未有的:通过反对痛苦这样一位暴君,它找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刺激;面对这位暴君要求我们作证反对生活的全部暗示,我们却变成了生活的辩护者。在这种状态下,我们不顾一切地坚持反对悲观主义,使它不致于成为这种状态的自然后果,使我们自己不致于屈辱地成为它的俘虏[5]。尼采回顾了自己的精神历程,认为此刻自己已从怀疑主义、悲观主义的大病中解放出来了,变得比以前更勇敢和更健康,通过否定而重新学会了肯定。

    3.同时面对至深的痛苦和最大的希望

    最高的境界还不是在快乐时预感到危险或战胜痛苦赢回快乐,而是一种忧伤的欢乐和一种豪迈的痛苦,是同时在快乐中体会到痛苦和在痛苦中体会到快乐。只有最智慧而勇敢的人,只有伟大的英雄,才能达此境界。意识到人的根本的有限性、偶然性、虚无性和不确定性,所以一切欢乐中都有一种隐隐而啮心的痛苦。然而,这不是人们放弃奋斗和追求的理由,那最智者和最勇者甚至欢迎不幸和痛苦,甚至为自己制造不幸和痛苦,以便在与不幸和痛苦的战斗中彰显自己的力量:“我们可以忍受许许多多的痛苦,我们的胃已经进化得相当完美,足以吞下如许坚硬的食物。事实上,如果没有这些痛苦,我们也许就会觉得生活的宴席淡而无味;倘若我们不是如此敏于受苦,我们生活中的无数欢乐也就会不复存在了。”[6]尼采把这称为“受苦的勇气”。具有这种勇气的人,在巨痛迫近时,在风暴临近时,不以为然,坦然处之,比风暴更傲然、更欣然,更似纠纠武夫。是啊,是痛苦本身给他们带来了最伟大的时刻!他们是人类中承受痛苦煎熬的英豪和伟人。对他们来说,痛苦和欢乐同属保持和促进人之本性的头等力量[7]

再听一听尼采一段悲壮的豪言:

 

    请相信我!为了获得最大的丰收和最大的生存的享受,其秘密就是:冒险犯难地生活!把你们的城市建在维苏威火山旁边!把你们的船驶向杳无人迹的茫茫大海!生活在战斗中吧,同你们自己、同与你们匹敌的人开战吧![8]

 

    在尼采如此感悟和运思之时,查拉图斯特拉的形象已在向他走来。在《快乐的知识》的最后一节,尼采拉开了“悲剧的序幕”:查拉图斯特拉在山上孤独地思考十年后,准备下山宣讲他的学说,犹如一只满溢的杯子渴望向人间倾泻。

    前文曾经说过,《悲剧的诞生》是尼采悲剧哲学的序幕,意思是指那本书代表尼采哲学思想发展的第一阶段、起始阶段,那时,尼采的思想仍然处于形而上学的罗网中,只是孕育了一些否定性的因素。这里所谓“悲剧的序幕”,是指经过1877—1882年尼采对形而上学的否定和对以前那些否定性因素的培育后,形而上学性的悲剧哲学开始转化为非形而上学性的悲剧哲学,狄奥尼索斯开始转化为查拉图斯特拉,形而上学的慰藉开始转化为尘世的慰藉,带有神话色彩的悲剧感和悲剧意识开始转化为活生生的人的悲剧感和悲剧意识。

 

 

 



[1] [德]尼采:《快乐的知识》,黄明嘉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版,第37页。

[2] [德]尼采:前引书,第112—113页。

[3] [德]尼采:《人性的,太人性的》,杨恒达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37页。

[4] [德]尼采:《快乐的知识》,黄明嘉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版,第159页。

[5] [德]尼采:《曙光》,田立年译,漓江出版社2000年版,第89页。

[6] [德]尼采:前引书,第235页。

[7] [德]尼采:前引书,第167—168页。

[8] Nietzsche:The gay science,by Walter Kaufmann,Vintage Books,1974,p.228;参见黄明嘉译:《快乐的知识》,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版,第148页。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