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寂寞的声望  

2009-10-26 08:58:00|  分类: 《四十自述:我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寂寞的声望

 

 

 

说完财富和权力,下面该说一说名声了。

有名、出名、著名、声名、名声,说的是一个人或一个集体由于其品质和能力及其行为和行为后果的不同寻常,而被人们广泛地知晓,即获得所谓知名度;知名度越高,名声越大,知名度越低,名声越小,没有知名度,就是没有名声,所谓“默默无闻”是也。

名声有两种:坏名声与好名声。坏名声是某个人或某个集体由于其恶劣的品性及其行为对他人和社会产生恶劣的影响,而遭到其他人广泛的否定性评价,被人们普遍地指责、唾骂、抨击、讽刺、挖苦、厌恶以至仇视。所谓“臭名远扬”、“恶名远播”、“千古骂名”、“遗臭万年”,说的就是这种名声。

好名声是某个人或某个集体由于其优良的品性及其对他人和社会产生优良的影响,而受到其他人广泛的肯定性评价,被人们普遍地欣赏、喜爱、褒扬、歌颂、传诵、仰慕以至崇拜。所谓“美名传扬”、“誉满天下”、“名垂青史”、“流芳百世”,说的就是这种名声。

好的名声又叫做“声誉”、“名望”,合而称之为“声望”。

名声与声望不同:声望是一种名声,但名声不等于声望,因为名声还包括坏的;但名声与声望又有很大的一致性:几乎没有一个人会主动地、积极地、自觉地、公开地追求一种公认的坏名声,而几乎人人都在追求一种至少是自己确信无疑的好名声,如果预感到坏名声要降临了,也会有所羞愧,有所不甘,有所害怕,或者会想出种种理由为自己辩解和开脱。在这个意义上,人们又经常把名声和声望等而视之,或把这两个词等而用之。

 

 

 

 

名声与财富、权力具有内在的、相互渗透和相互转换的关系。一方面,拥有财富和权力的人,比没有财富和权力的人更容易产生知名度,更容易为人们广泛地知晓。另一方面,好的名声,可以说是一种精神财富,可以转换为物质财富;好的名声也可以说是一种权威,并且可以转化为权力。

所以,追求名声,无疑是人类行为的恒久动机之一;名声,无疑是可以与财富、权力并列的价值。“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古人已把这个道理说得很透。

以追求财富为职业的商人也追求名声。富有远见的企业家不仅追求着眼前利润的最大化,而且着意经营企业形象,提高产品和服务的质量和人情味,创造出经久不衰的品牌,从而获得一种“美誉度”,即消费者对其产品和服务以及企业的整体形象的广泛信赖和认同。此外,他们还追求商界范围内的“口碑”,即以自己公正的竞争行为、良好的信用而获得其他商界人士的信任和尊重。对他们来说,企业和企业家的声誉不是可有可无的,还是可以量化和折算为有形资产的无形资产或精神资本。

以追求权力为职业的政界人士,也追求名声,至少也怕名声不好。深谋远虑的政治家,着意维护和扩大政府行为和个人公务行为的“公信力”,甚至重视私德的修养,以获取选民的信赖、爱戴、支持和拥护。的确,良好的官声不仅可以巩固自己的权力,而且可以把自己送上更高的权力阶梯。

更高层次的企业家和政治家,则进一步考虑到自己身后的名声,即自己追求财富和权力的行为给后世带来的影响,以及后世对自己的评价。在他们那里,“名声”在人生的价值谱系中的地位更升高到第一位了,因为人死以后,财富呀、权力呀,都被别人取而得之了,唯有名声这东西还是属于这个人的,比如谁也不能替希特勒这样的人担当恶名,当然也没有人能僭取华盛顿这样的人的美名。对于追求伟大和不朽的人来说,他们可以不留恋财富和权力,但却非常在意名声,尤其是死后的名声,因为只有名声才能在后世让人们记住他,才能让他永垂不朽,才能证明他在世时的价值,让人们回忆他生前的伟大。

是的,人人都追求名声。然而,在所有人中,有一种人最在乎名声,对名声的追求最为热诚,并且以名声作为高于财富和权力的追求目标。这种人过去谓之“文人”,现在谓之“知识分子”。自古以来就有商贾好财、官宦好权、文人好名的说法。

我对这个区别特别感兴趣,或者说,对名声与我的人生价值和意义的关系问题尤其关心。因为我没有从政,不是政界人士;虽然经过商,但称不上是地道的、合格的商人;我从未放弃过读书写作,现在又正在全身心地进行所谓的“精神生产”或“脑力劳动”,可见得我基本上是一个文人、一个知识分子了。我既不好财,又不好权,难道我连名也不好了吗?我什么都不好,岂不形同枯木朽株、行尸走肉了吗?

的确,我是一个追求名声的人。知识分子都是追求名声的人,反过来说,不追求名声的人,就不是知识分子,或者说就不太像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与名声的关系,正如从政人士与权力、商人与财富的关系一样。固然,名声可以使知识分子成为进入商界和政界的方便阶梯,可以比一般人,甚至比许多长期从事经济活动和政治活动的人获得更多的财富和更大的权力,在现实生活中就有许多知识文化界名人半路杀出,成为耀眼的商界巨子,或显赫的政界明星,但是,这种情况始终只属少数,大多数知识文化界从业人士都不可能比专门的、职业的商界和政界人士获得更多的财富或更大的权力,但他们的确可以获得更大的名声,而且,也只有名声才是他们最珍爱、最赖以自慰、最能证明他们人生价值和意义的东西——对一种人来说,他们主动放弃对财富和权力的追求而专注于对名声的追求,对另一种人来说,既然没有追求财富和权力的机会或能力,那就来追求名声吧,至少,社会对有名声的人还是会有所保护的,会给予他们不低于中等水平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地位吧。

文化人和知识分子之所以比别的人更倾向于追求名声,首先是因为他们的个性、能力、兴趣、价值观,不适合于去参与经济竞争和政治竞争,在这种竞争中胜出和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小,于是便转而求名以自慰,以求名来弥补人生价值的空缺,来激励自己投身于某种有意义的事情,而不至于虚度此生。在这种意义上说,知识分子之追求名声,是因为在整个人生竞争中处于劣势的结果,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种选择或自处之道。其次,知识分子毕竟有才能,不甘于成为平庸人物,当他们潜心于著书立说、发明创造时,发现他们的劣势又变成了优势;当他们在自己的精神劳动中有了惊人的发现时,他们渴望把这种发现告诉所有的人,并通过人们对自己的发现的分享和肯定性评价来确认自己的才能、确认自己的劳作以及整个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所以,他们对名声的追求也尢为强烈——其他人可以在拥有财富和权力时得到自我满足以及社会的承认、崇拜和服从,知识分子却只有在获得名声时才能得到自我满足以及社会的认可。

另一方面,知识分子又比其他人更容易获得名声:

第一, 财富是不方便搬动的,权力的实施要通过种种物质手段和中间环节,因此财富和权力要直接影响到每一个人,必须经过一个较长的过程。但精神产品,虽然其现实的控制力不如财富和权力,对其他人命运的影响也不如财富和权力那么强大,但其发生影响的速度却要快得多,只需要通过语言和文字的媒介,便可以迅速地传播开来,而人们对精神产品的反响和评价也是精神性的,也只需要通过思想和语言的通道就可以迅速流传开来,从而形成所谓的名声。知识分子既是精神产品的创造者,同时又掌握着语言传播工具,能够更快地得到名声,就是很自然的事了。

第二, 在很长的历史时期,财富和权力具有垄断性,甚至剥削性和压迫性,在老百姓那里,更多地只有坏名声,而知识产品和知识分子却经常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老百姓的意愿和呼声,因而比财富和权力赢得老百姓更多的好感,从而获得更好的名声。

第三, 精神的领域无限广阔和深〖FJF〗NE5E4〖FJJ〗,可以任人无拘无束、无休无止地遨游和探索(经济活动和政治活动则受到相当严格的控制),精神产品比物质财富和权力具有更强烈的丰富性和深刻性,具有更为开放的以至无限的品格,可以供世世代代的人们欣赏、挖掘、汲取,并且可以通过语言文字无限地流传下去,这一点是财富和权力无法比拟的,因此,能够出名的知识分子自然就越来越多了。

于是,知识文化界便成为名人的盛产地。不怕你去统计,我敢打赌,在历史上,知识文化界的名人的数量比政界和商界的名人相加的总和还要大得多,至少被今日人们广泛知晓的知识文化界名人远远多于政界和商界名人——还有一点别忘了,政界和商界人士之所以能留名青史,也得益于知识文化界人士的“春秋笔法”,没有知识文化界名人的记载和褒贬,那些富甲天下、权倾一世的富豪和权贵,统统都要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没有一个人能记得他们的名字。怪不得伟大的贝多芬在路上遇到某位公爵时,傲然直立而不鞠躬行礼,事后他对歌德说:“公爵在世界上有成千上万,而贝多芬只有我一个。”快哉贝兄!让我为你这句话浮一大白。同时我也要提醒那些财雄势大或位高权重,视文人为必欲辱之杀之而后快的“穷酸”、“笔杆子”、“刺儿头”、“疯子”或者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走狗、丑角和玩物的人们,小心文人们让你们在身后留下永不消失的骂名。

 

 

 

 

知识分子靠什么搏取名声?无疑靠他们的创造性劳动所获得的知识——这里所谓“知识”是广义的,举凡一切精神劳动、脑力劳动的成果,包括哲学、宗教、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文学艺术以至游戏娱乐的经验和技巧,都可叫做知识;靠这些知识给人类的经济生活、政治生活、文化生活以及日常生活所带来的好处或给人们提供的满足。按抽象的、理想的模型,一个人的知识越丰富、越深刻、价值越大,他获得的肯定性评价就越高,他的好名声即声望就越大;而一个人的知识越狭窄、越肤浅、价值越小,他获得的肯定性评价就越低,他获得的声望也就越小;如果一个人没有知识或只有一些貌似知识的偏见、貌似真理的谬误、貌似精华的糟粕、貌似珍宝的垃圾,他就应该得到否定性的评价,即得到坏名声、恶名。

然而具体的实际情况却要复杂得多:知识浅窄的人可能名声极大,而知识深广的人可能默默无闻;更有甚者,拥有真理的少数人可能得到“疯子”、“狂徒”、“叛逆”的坏名声或恶名,而假装博学和假冒真理的骗子、无知者、偏见者、伪饰者、文痞、刀笔吏、吹鼓手、辩护士,反倒名噪天下,得意洋洋,享尽无限风光。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二:

一是财富和权力介入并决定知识文化界里名声的分配。名声的大小不是由知识文化界内部自由而平等的竞争所决定的,也不是由知识分子的接受者和消费者的选择来决定的,而是由在当时主宰社会的垄断性财富或权力决定的:凡被财富和权力欣赏和认可的精神文化产品及其生产者,就会得到褒扬、宣传和推广,凡被财富和权力厌恶、否定、害怕和仇视的精神文化产品及其生产者,就会被封杀而使之不为人所知。从另一方面看,以脑力劳动为单纯的谋生手段和谋利工具的人,往往善于把知识产品卖给有钱人和掌权者,在交换到一部分财富和权力的同时,也获得了名声;而以脑力劳动、精神生产为事业和自我实现方式的人,则既不善于也不愿意这样做,他们或者甘于寂寞而不求闻达,或者满怀痛苦而无可奈何,终其一生也无法让自己的作品让更多的人知晓,尽管正是这些人在死后获得不朽的名声。

二是作为精神产品的最广大的受众的普通消费者的水平和层次对名声分配的决定性作用。假定财富和权力不介入和控制知识文化界,而是让其自由平等地竞争和发展,那么,决定名声分配的就是普通的精神产品的消费者了。凡是通俗的、生动活泼的、形式时髦的、迎合大众常识、趣味和审美心理的作品,就能得到大众的亲睐和追捧,其创造者和表演者就能成为红极一时的大明星;凡是高雅的、深奥的、专业的、严谨的、远离大众知识水准和欣赏趣味的作品,就只有极为有限的读者、听众和观众,其创造者和表演者就会被人们所冷淡和遗忘。这里有一个非常具有悲喜剧意味的荒谬事实:高深超前的思想、科学和艺术作品,固然受众很少,甚至难以问世,但它们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滴漏”到通俗作品中的某些要素,却是使这些通俗作品俗中有雅、粗中有细、既平白易懂又不失品味,因而大获成功的决定性原因。各种各样的通俗作家、技术专利拥有者、歌星、影视明星之所以获得成功和名声,多多少少是因为受了那些真正的思想家、科学家、艺术家的伟大精神源泉的滋养,而后者也许曾经或者正在遭受孤寂和贫困呢。

这种情况当然有其社会原因,不过我想思想家、科学家、艺术家们不善于深入浅出、有声有色地表达自己的思想,不善于与普通民众分享自己的创造成果,不善于通过市场来经营、推销自己的产品、不善于在一定程度上“包装”和“炒作”自己,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我从这种情况吸取了教训,希望当我有朝一日成了思想家时,同时也成为一个善于推销自己产品、善于经营自己才能的企业家——哈耶克说,每一个人都应该具有一定的企业家才能,成为自己经营自己的企业家。

现在我们看到了四种有名声的文化人和知识分子:

第一种人,与某种垄断性财富和专制性权力结盟的文人,或卖身投靠统治阶级的知识分子。他们在更有力量者的保护下成为名动天下的名人名士,并因此而获得了一定的财富和权力。从长远来看,他们大都在历史上留下的不是美名,而是恶名。

第二种人,给广大普通民众带来精神上、心理上、休闲娱乐上的满足的通俗知识分子、通俗艺术家。他们的名声可能会很大,也会给自己带来很多的财富,但一般而言,他们走红的时间很短,能够上十年就算是长青树了,滚滚向前的时尚潮流随时会淹没他们,残酷的竞争也会随时把他们淘汰下来,其中能够在历史上留下长期影响、名垂史册的更是寥若晨星、迹近于无。

第三种人,生前没有名声或名声不大或很晚才得到名声,甚至于生前和死后相当长时期蒙受恶名,后来终于光耀千秋、名垂万古的思想家、科学家和艺术家。生前无人问津,是因为当时的人们还不认识他们、不理解他们;生前遭人嫉恨、封锁、压抑、桎梏,是因为他们才太高、气太豪、锋芒太露,触犯了既得利益阶级。但他们的思想最有深度、艺术最有魅力,等到他们老了甚至死了,他们才逐渐被人发现和接受,从此对后世造成极大的影响。在历史上,随着前两种人名声如日薄西山,这种人的名声却如朝阳一样冉冉升起,正所谓“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尔曹身与名俱裂,不废江河万古流。”

第四种人与第三种人一样有思想、有才华,其作品也可以流传后世、载入史册,但却有幸或有某种本领在盛年(壮年以至青年)时就获得广泛的社会承认,甚至会获得像第一、二种人那样大的名声。不过,这种人直到1819世纪还很少,只有到了20世纪才多起来,这一则是因为社会环境、社会制度对他们更宽容了,人们更有能力理解和接受他们了,二则是因为他们自己也具有很强的自我经营能力。社会越进步和文明,这种人就会越来越多。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