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简朴的丰富(二)  

2009-10-26 08:51:00|  分类: 《四十自述:我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么,什么叫做适度的物质丰富和富有?这个问题比如何界定丰富和富有的性质引起了更大的争议。

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即人们衡量贫穷和富有的尺度或数量标准,总是在不断变化的:从前是富有的,现在看来可能差不多是贫穷的了,现在是贫穷的,在古代人看来已经是富有的了;从前只有帝王才能享受的东西,现在普通老百姓也能享受,比如“御膳”和“贡米”,反之,现在老百姓能够享受的某些东西是古代帝王做梦也想像不到的,比如交通、通讯工具和家用电器。在火车、汽车没有进入中国之前,清朝的皇帝坐马车到承德避暑山庄,路上要颠簸好几天,而现在的旅游者们坐着舒适的空调车,只需几个小时就到了那里。未来的人们如何衡量富有和贫穷,好像也是我们现在不能想像的。因此,像贫呀、富呀、适度呀、小康呀、中产呀,都是与时推移,没有固定标准的。

支持这一结论的不仅有上述历史事实,更重要的是有这样两个理论假定:一是假定人的物质欲望是无限膨胀,永远也无法得到满足的,为此,应当无限度地发展生产力和科学技术,无休止地保持经济的快速增长;二是假定只有在物质财富充分涌流、物质需要高度满足的前提下,人们的精神和道德水平才会相应提高,阶级矛盾和社会问题才能根本解决,人类才能最终达到大同的理想境界。尽管上述两个假定是有内在矛盾的(既然物质欲望是无限膨胀的,社会成员之间的矛盾和对立就是不可避免的),但人们还是不加反思地用它们来证明同一观点:生产力、经济和物质财富应当无限制地提高和增长下去,而且也只有这样,人类所面临的一切问题才会得到解决;因此,谈论适度的富有是没有意义的。不仅如此,人类一旦遏制自己的物质欲望,就一定会陷入经济停滞和衰退状态,因为正是需求创造了市场,产生了生产的动力和动机。生产、生产、再生产,增长、增长、再增长,这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永恒的、不可抗拒的规律。我坚决反对以上两个理论假定,同时坚持认为,可以找到衡量“适度的富有”、“小康”、“中产”的“中等富裕程度”客观标准;这一标准固然有其相对性,但也有其绝对性。

1、物质需要不可满足、物质欲望无限膨胀的假定是不能成立的。人们之所以得出这一假定,一是因为人类确实长期生活在物质匮乏状态,即基本需要得不到满足的状态,饥饿、疾病、自然灾害等等长期威胁人类的生存,因此追求物质利益、满足物质需要成为绝大多数人劳动、工作的第一动机、第一目的。但从这一事实不能推出物质欲望无限膨胀的结论,实际上,在物质需要得到一定满足的基础上,人的精神需要、自我实现需要也发展壮大起来了,并且在很多人身上成为了第一需要。二是因为某些人确实追求着物质需要的无限满足并产生出无限制地获取或占有物质财富的畸形的心理需要,企业家、商人、媒体广告机器则出于获取利润的目的而推波助澜、夸张宣染,甚至人为地制造出荒谬的、畸形的消费榜样来激发大众的消费欲望,让人们成为消费的机器和欲望的奴隶,让人们产生疯狂的占有欲和消费攀比欲,于是便陷入恶性循环,形成人们的物质欲望在本性上无限膨胀的假象。

人只要活着,其物质需要就会不断满足又不断产生,从这一事实绝不能推出人们的物质需要的数量和质量也在无限扩张的结论,绝大多数人的物质需要都有餍足点和饱和点,达到这一点后,他们会把兴趣转移到别的方面去。太热衷于追求物质需要的满足,必然会限制人的其他方面的发展,不仅如此,医学证明,物质需要太过满足,如吃得太好、穿得太暖、住得太舒适、睡得太多、性事太频繁、玩得太过头、坐车时间太长,都会导致一系列的身体疾病或生理机能的衰退,以至心理上的疾病。假若我是千万富翁、亿万富翁,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才能把这些钱都花费在物质需要的满足上。以我的智商,我确实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些人非要花几千几万几十万元吃一顿饭,花几千几万几十万穿一件衣或穿一双鞋,或戴一块表,或挂一件首饰,花几千几万元睡一夜宾馆,花几十万几百万买一辆豪华车,花几百万几千万买一座别墅。在我看来,如果这些钱来路不明,那么这种消费行为就是一件显而易见的罪行;即使这些钱是清白的,是靠自己的辛勤劳动或创造性经营赚来的,这种消费行为也是病态的,也是一件不可原谅的过失和愚行,因为这根本无关于真实的物质需要的满足,而纯粹是为了满足某种畸形的心理需要,如虚荣心、身份感、炫富欲——这都是一些于人于己有害的欲望。消费、消费、超前消费,高消费、高消费、超高消费——这不仅是个人的病态,而且是社会的病态。我憎恨任何一种形式的浪费,任何一种形式的腐化堕落,任何一种形式的奢侈淫佚。

2、任何一种需求都推动经济增长的假定是不能成立的。需求推动生产和经济增长,这条经济学原理是正确的,但不能由此得出上述错误的假定。有些短视的、不负责任的经济学家,以为现实的就是合理的,以为任何一种消费行为都对经济增长有贡献,因此起而为超前消费、高消费、超高消费辩护。照这样的逻辑,他们还可以为嫖娼、赌博、吸毒等一切不健康的以至邪恶的需要辩护,因为它们同样在大把地花钱,同样在为生产创造市场!他们甚至还如丧考妣、如临大敌、如遇灭顶之灾地预言,如果富翁们不大把花钱,谁来购买名车豪宅,谁来购买高档奢侈品,谁来住五星、超五星宾馆?如此一来,汽车制造业、宾馆业、房地产业、珠宝业这些推动以至支撑经济增长的产业不就要衰退了吗?GDP7%以上的增长率不就要落空了吗?生产和经济不就要停滞不前了吗?这是典型的循环论证,即他们以少数人的高消费来证明某些产业的必要性,又以某些产业已经存在来证明少数人奢侈浪费的合理性。我的反驳是:

第一, 限制奢侈浪费的高消费并不影响反而会进一步促进经济的增长,因为市场和社会可以用更多的资源去满足人数极为庞大的普遍人的正常需要,而推动一国生产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正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人的有购买力的需要,如果普通人缺乏购买力,那么刺激高消费只会使财富分配更加不公,从而也使普通人更加没有购买力;

第二, 即使普通人的正常需要相对饱和了,经济增长放慢了,这也不是一件什么坏事,人类因此可以节省并给子孙后代留下更多的资源,也可以把资源用于满足人们更高级的需要,而这种需要照样会推动经济的增长;

第三, 少数人的高消费和畸形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弊害大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比如高消费集团和高消费品生产者(他们往往是同一种人,扮演两种不同的角色)的结盟,占用了大量的社会资源,并且有如食物链的上端,靠吞噬食物链的下端、靠肉弱强食而畸形膨胀,掠夺了普通民众的财富和发财致富的机会。

3、经济的增长能够保证社会的进步的假定是不能成立的。经济增长,无论多么重要,也只是社会进步的一个方面而已。经济增长可以为社会的全面进步创造物质条件,但并不必然保证社会的全面进步,诸如经济增长的成果如何公正地分配、如何建立平等竞争而又平等合作的社会关系、社会公共事务如何民主而有效地管理、物质需要满足后如何激发人的更高级需要和全面地开发人的潜能等等问题,都是经济增长本身解决不了的,有时,经济越是增长,社会问题就越严重,社会危机就越深化。经济增长,就其满足人的物质需要的意义而言,可以说是自为目的的,但对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这一更高目标而言,它又只是手段而己。

4、因此,我认为既有必要又有可能找到一种“适度的富有”、“小康”、“中产”、“中等富裕程度”的客观标准。之所以有必要,是因为如果放任人类无休无止地追求物质财富,那么人类就真的永无救赎的希望了,人就永远只能停留在“经济动物”的水平上了;之所以有可能,是因为实际上人的物质需要不是无限扩张和膨胀的,而是可以得到满足的。我承认,“适度富有”的标准具有时代性、变动性和主观性,因而是一个相对的标准而不是一成不变的绝对标准,但我同时又认为,这一标准又具有某种超时代性、不变性和客观性,即具有一定的绝对性,这一绝对性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如果用较少资源和财富就能满足人们的物质需要,就不应该用较多资源和财富去满足,否则就是奢侈浪费;

——不要去满足那些给人带来身心损害的畸形的、病态的需要;

——在物质需要得到正常满足即保障人的健康和长寿的前提下,人们应当把更多的时间、精力和工作用于满足消耗物质资源较少的精神需要。

我相信,只要做到了这几个方面,“适度富有”、“小康”、“中产”、“中等富裕状态”的客观标准,就会比较清晰地浮出水面。

 

 

 

 

回到本文的主题:“简朴的丰富”。不难看出,我所谓“简朴的丰富”,正就是“适度的物质丰富加极大的精神丰富以及两者结合而产生的既丰富全面而又简单朴素的生活方式”。具体而言,又包括两个方面:

1、适度富有而又简单朴素的物质生活方式

我说的“适度富有”与“小康”、“中产”、“中等富裕状态”是差不多的意思,它的下边是贫困、匮乏,它的上边是高度富有、大富、巨产、上等富裕。我以为能够达到适度富有,对于满足正常的生理需要,保持健康和长寿以及为精神生活准备物质条件,已经足够。按照我的“经济”、“节俭”原则,当生理需要用较少的资源和财富能够满足时,就不能、不必、不应用较多的资源和财富去满足。足够的营养、持之以恒的体育锻炼、有规律的生活节奏和良好的卫生习惯、平静和愉快的心情、适当的体力劳动和经常性的脑力劳动,以及有效的医疗保健服务,是保障健康和长寿的几个基本条件,其中任何一个都不必花费过多的资源和财富。在满足这种正常需要后,多准备一些物质财富以应付可能发生的天灾人祸、接济亲友、为精神上的自由和人格上的独立建立物质保障(以免迫于生存需要而屈服于外界的强制或诱惑),也属于我说的“适度富有”的范围。

拿我来说吧,穿的,但求整洁干净、大方得体而己,从不追求时髦和名贵;吃的,但求营养可口,有时也欣赏一点美味,但绝没有那些凶猛的“肉食动物”准备吃尽天下奇珍异兽、美味佳肴的欲望,就是对京城的各路美食店也知之甚少;住,一套清洁朴素的三室两厅足以颐养天年,房子太大、装修太好,最终便不是它们服务于我,而是我服务于它们了;行,有辆捷达车这样性能良好的代步工具就足够了,别人开什么好车与我何干?简单、朴素、经济、节俭、实用、美观,是我的物质生活的基本原则。我永远不会丢弃父母传给我的节俭美德,永远记得世界上还有许许多多人远远赶不上我的生活水平,永远不会堕落到奢侈浪费、骄奢淫佚的无底深渊。

至于为了个性的发展和精神生活的满足,那么,所需的物质条件也是有限的。图书算是我拥有的最值钱的东西,不过也不必每一本书都去买,可以充分利用图书馆和网络。越是被炒得天花乱坠、红透半边天的电影我就越不去看,至于追星捧月的文艺晚会,我一次也没去过,这些东西总有一天我会在电视上看到——如果我对它们还有点兴趣的话,而且我不知道早看与晚看对我有什么区别。旅游算是最花钱的,不过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坐飞机或软卧、住星级宾馆与坐火车或长途汽车、住普遍宾馆,对我的旅游审美质量有什么影响。我至今还记得89年夏天只带着350元钱孤身壮游大西北给我带来的至高无上的审美享受。谁能判定坐飞机、火车、公共汽车,开私家车,骑自行车,以及步行,到底哪一种旅游方式的审美质量更高?美感在你心中,体悟在你心中,怎么比较不同旅游方式的高低?照我看,往往是开着豪华车“到此一游”、“留照存念”的人最不能体会到旅游的真趣,倒是步行旅游者最解其中之味。我的朋友刘雨田有一句至理名言:步行探险就是用脚思考。他不愧是一个伟大的旅行家和探险家。

据说,美国只拥有全世界4%的人口,却耗费全世界40%的能源,即算这有所夸大,花费20%也是个天文数字了。如果全世界60多亿人都要求立刻达到美国人的生活水平,那么地球上现有可用的资源马上就会被耗光殆尽。美国人的经济增长模型以及整个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是大成问题的,而从美国涌动的全球化浪潮,正在把这种模型、方式和观念带向全世界。即使美国从自身利益出发,为保住自己捷足先登的优先和领先地位,也不应该让全世界仿效它,因为对有限资源的剧烈争夺必然导致第四、第五、第六……次世界大战。即算科学技术真的能彻底解决资源和能源问题,满足人类无穷的贪欲,人类就应该这样做吗?为什么不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西方一些悲观主义者主张经济的零增长和负增长,这固然是消极的,也是不现实的,但资本主义工业市场经济的增长模型肯定蕴藏着足以导致人类毁灭的危机。经济的适度增长、资源和环境的保护以及经济成果的公平分配,已是摆在人类面前的严峻课题,但人类却仿佛已被绑在一辆疯狂的战车上了:发达国家不愿放弃其领先优势和传统的增长战略,而不发达国家也不愿意永远甘居落后,于是也纷纷制定和实施其赶超战略,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赶上和超过发达国家。如此恶性循环,人类的命运实在堪忧。

大概只有一次全球性的生存危机才能使面临毁灭威胁的人类醒悟过来,使各国政府和人民齐心协力来解决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模式问题。我在这里鼓吹的适度富有、简单朴素的物质生活方式,我自己实行起来难度不大,真要让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实行起来,确实比登天还难呀。

2、极大丰富而又简单朴素的精神生活方式

前面说过,精神的丰富可以而且应该是极大化的、没有边际的,然而它又应该并且可以与简单朴素统一起来。为什么呢?因为单纯的知识、信息数量的增加,对一个人来说不仅不可能是无限的,即算无限地增加,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精神的丰富不等于知识、信息数量的无限大,而在于创造性地整合一定数量的知识和信息,不断地作出独特的创作、发现和发明。因此可以说,真正的精神丰富意味着对知识、信息的数量进行有意识的限制,以有利于创造性的想像和思维,或者说精神的丰富不等于牛饮鲸吞,杂乱无章,而应该表现出一定的秩序和简洁之美。真正精神丰富的人,其实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辩若讷的人,是非常谦逊、虚心、朴实、纯净、有赤子之心的人。也许我的确比别人聪明、智慧、有创见、有成就,不过这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呢?要知道,越有知识的人就越觉得自己无知,因为他登高一望,一片更为广阔无垠的未知领域便展现在眼前,倒是井底之蛙以为自己知道天底下所有的事情。我这个人,确实有时显得冷傲、目空一切、不可一世,不过这只是针对那些带有偏见、成见的人,那些不是依靠平等对话和辩论与我沟通交流,而仅仅依靠权势和资历试图盛气凌人压倒我的人。对于平等对我的人,我是极为尊敬、爱戴以至感激的。

 

真正精神丰富的人,又是对物质财富很淡泊的人,他们甚至比一般老百姓过着更为简单更为朴素的物质生活,只不过“腹有诗书气自华”,其简单朴素中隐约流露出一种高贵和尊严。当然,我并不是提倡为了精神上的富有,就要做一个清高的、弃绝名利和财富的人,相反,我一向主张,每一个人,包括追求精神富有的人,都应该捍卫自己的基本权利,维护自己的世俗利益。与一般人不同的是,在精神丰富的人的价值谱系中,物质利益毕竟只是排在末位的,即使他们获得了较大的物质财富,他们通常也不会,也没有兴趣把这些物质财富用于自己的物质享受,他们会用这些财富发展自己的精神生活和造福于社会。这种“简朴的丰富”使他们获得了极大的精神享受。

我希望大多数人都崇尚这种“简朴的丰富”。当然,在一个文明社会,有人愿意过一种食无求饱、居无求安、穷居陋巷、安贫乐道的生活,有人则奋力追求一种豪富的生活,这都是人的自由。但我认为这两种生活方式都是不能普遍化的,如果普遍提倡,其带来的负效应必然超过其正效应。只有“简朴的丰富”才可以普遍化,才能既有利于个人幸福,也有利于社会福利,既促进人与人关系的和谐稳定,又促进社会的发展进步。有人会反驳说,如果不标举一些奇货、稀罕之物(名车、豪宅、总统套房、超级消费)吸引人们,人们岂不都会小富即安、不求进取了吗?竞争和奋斗岂不失去目的了吗?经济发展以及整个人类文明发展岂不失去动力了吗?这种反驳是以物质需要永远是人的最高需要、物质利益永远是人的最高利益、物质享受永远是人的最高享受的假定为前提的。但这一假定是不能成立的,实际上,在越来越多的人那里,精神需要、创造需要、自我实现需要已经上升为第一需要了,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因而获得了一种更为强大持久的推动力,只不过,衡量未来的社会进步和发展即未来文明的主要指标,不再是物质财富,而是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而且正因为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直接满足物质需要的物质生产问题、经济问题,反而会更容易得到解决。我们知道有许多伟大的企业家,其名下有亿万财富,但个人的物质生活却是很简朴的,对子女的要求也很严格。他们虽然遵循传统的经济竞争的游戏规则,但他们自己已经把获取财富的目的转换了,升华了,他们通过种种方式把从社会获取的财富用于造福社会了。在这些人身上,人类的希望正在升起。

就以我这个小人物来说吧,我不认为我就一定没有能力成为一个企业家,不过我的兴趣真的不在这一方面。但我不去为获取越来越多的财富而奋斗,并不等于从此什么都不干了,恰恰相反,我有干不完的事情,我心里燃烧着更为强烈的奋斗热情。只有鼠目寸光的经济学家,才会把物质利益最大化、利润最大化看成是经济竞争的唯一动机,并且把它夸大为全部人生的最高动机,用它来解释整个社会和人类文明发展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