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简朴的丰富  

2009-10-26 08:48:00|  分类: 《四十自述:我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朴的丰富

 

 

 

 

简朴难,由简朴转丰富难,由丰富转简朴更难。

简朴,简单而又朴素之谓也。简单而做作、夸张、文饰、摆阔、赶时髦,当然不能谓之简朴,而只能谓之缺乏自知之明,谓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谓之色厉内荏,谓之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谓之——一句很不雅的歇后语——光屁股转圈,丢人现眼。

简朴有两种。一种是原始状态、贫乏状态、幼稚状态下的简朴,如土著、原始部落、不发达的少数民族的简朴,农民、〖HK〗山里人的简朴,儿童的简朴。纯朴、善良、粗犷、古道热肠、天真未凿,使这种简朴具有令人返璞归真、流连忘返的魅力,但是不发达、未展开、贫穷、蒙昧无知、粗野、单调,又使这种简朴具有封闭落后的特征,处在较高发展阶段的人们,可以对它表现出惊喜、激赏、留恋和向往之心,但真让他们同化于此种状态,那也是他们不能忍受的。原始的简朴还不是人类自觉追求、自觉创造的一种状态,而毋宁是与生俱来、天然具有的,因而也是被迫的、不得不处身于其中的状态,是人的早期发展阶段,一般来说,它总会被后来的发展阶段所取代。贫穷、蒙昧、落后,使原始简朴的人们不得不忍受许多灾难和痛苦。在个体能力很脆弱,因而不得不抱成一团谋求生存的情况下,节俭是他们自处的最重要的美德,而团结互助是他们与人相处时最重要的美德。

第二种简朴是发达状态、富有状态、成年状态下的简朴,借用老子之言,即是所谓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辩若讷、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道无名的境界。文学上有一种“白描”风格,初看平淡如流水帐,令人不忍卒读,看完后却若有所悟,再看时,其丰富的意蕴方逐渐显露出来。通常所谓“深入浅出”、“言简意深”,说的也是这回事。一个百万富翁过一种简单、朴素和节俭的生活,一个位高权重的人平易近人,感同身受地体察民间的疾苦,一个大学者能与老百姓拉家常,与他们打成一片,就属于第二种意义上的简朴。

从第一种简朴到第二种简朴,又经历从简朴到丰富和从丰富到简朴两次转化。第一次转化当然很难,它意味着白手创业、艰苦奋斗,意味着经历许多挫折、磨难和失败,千辛万苦之后方才成为有钱人、有权人、有名人,跻身于所谓上流社会。但相比之下,这个转化还不是最难的,还不及第二次转化十分之一的难度。在第一次转化中,从前的简朴,或者被迫放弃了,或者有意识地丢掉了,绝大部分变得“丰富”、“富有”起来的人,都忙着追求更加“丰富”、“富有”的状态,只有极少数人才寻求“丰富”、“富有”之后的简朴,这种简朴与原始的简朴有许多共同之处,但有两点重要区别:第一,这是丰富、富有状态下的简朴,而不是贫穷、困苦、匮乏状态下的简朴;第二,这种简朴本身已经具有了丰富的意义,已经把知识、智慧、技巧等丰富的内容包容进来了,它既保留了原始简朴所具有的纯朴、善良、简单、自然的特点,又去掉了原始简朴所具有的贫乏、单调、无知、粗野的特点。一万个穷贱的人中可能会有一千个能达到富贵的状态,但在一万个富贵的人中,能够重新回归于简朴的人、使绚烂归于平淡的人,有一百个就很不错了,或者说有10%的穷贱者能够成为富贵者,但只有1%的穷贱者能够在富贵之后回复到自己的出发点,其余绝大部分都迷失于富贵之中了。

 

 

二

 

 

丰富,丰收、富有之谓也,本义指物质上的丰收和富有,后延伸为精神上的丰收和富有。

如此一来,丰富可以有三种形态,第一种是单纯物质上的丰富(如一位粗鄙的富翁),第二种是单纯精神上的丰富(如一位贫穷的诗人),第三种是兼有精神和物质上的丰富,其实际情形又有两种,其中一种以物质丰富更著,如有文化的商人、儒商,而另一种以精神丰富更著,如小康和有产的知识分子。

这里有两个有关人生哲学的问题值得深入探讨:第一个问题是,哪一种丰富和富有是我们应当努力争取的,即能够给人带来更多幸福的,这是对丰富、富有的性质界定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在什么程度和水平上,一个人可以称之为丰富和富有的,这是对丰富、富有的数量界定问题。

关于何种丰富、富有能够给人带来更大的幸福,可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种人以物质财富的多寡为单一的衡量标准,另一种以精神财富的多寡为单一的衡量标准,第三种人以同时拥有两种财富为衡量标准。我自然不会同意第一种和第二种看法,而倾向于同意第三种看法,进一步说,我倾向于追求适度的物质丰富和极大的精神丰富,而对追求一定的精神丰富和极大的物质丰富持保留的态度。

我不赞成无休止地追求物质上的丰富,这是因为:

第一, 每个人都作如此追求,必将耗费极多的自然资源,从而加剧资源危机和生态危机;

第二,每个人都作如此追求,必将加深贫富两极分化以及由此带来的社会危机;

第三, 每个人都作如此追求,容易带来精神危机、信仰危机、道德危机和意义危机;

第四, 这种追求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使人无暇去追求精神上的发展,从福利和幸福的总量标准来衡量,是不划算、不经济的,对整个人生而言,是成本太高的;

第五, 物质上的丰富对人的幸福而言,是边际效益递减的,即每新增一份财富而增加的幸福是不断降低的,不仅如此,过多的财富还会给人带来沉重的负担,也就是说,达到一定的财富总量后,新增财富的边际成本是不断提高的,其边际损失是不断增大的;第六,对我来说,我不知道拥有过多的财富有什么用,如果是用于我自己的消费或用于我个性的发展,那么有一份适量的财富就足够了,如果是用剩余的财富去为他人和社会做好事、善事,那么,与其自己拼命挣钱以后去施舍别人,不如推动建立一个公平的竞争机制和社会保障机制,更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我赞成在适度追求物质丰富的基础上无休止地追求精神上的丰富。我认为,对精神丰富的无限追求,不仅能够给个人带来更大的幸福,而且能够增加整个社会和人类的福利总量,同时又不会像无休止地追求物质丰富那样带来那么多的负作用。对精神丰富的追求不仅直接耗费的物质资源较少,而且会带来一种极好的副产品,即因这种追求而产生的科学技术成果,会极大地缓解和解决人类面临的资源危机和生态危机。对精神丰富的追求又具有这样一种本质特性,即它的边际效益是永远递增的:人们越是向精神世界的广度和深度进军,就越能够得到惊喜、快乐和幸福;另一方面,拥有丰饶的精神财富,却不像拥有过多的物质财富一样给人带来负担、烦恼和危险,因此其边际损失如果说不是递减的,至少也不是递增的。

通过以上比较,我得出如下公式:

(适度的物质丰富+极大的精神丰富)>(一定的精神丰富+极大的物质丰富)

如果一定要对上述几种人生态度作一个排序的话,我以为以下排序还是有比较充分的根据的:

适度的物质丰富+极大的精神丰富

>一定的精神丰富+极大的物质丰富

>物质贫困+(极大的精神丰富-〖因物质贫困而给个人带来的精神损害-因精神损害而带给社会的物质损害和精神损害)

>精神贫困+极大的物质丰富-因精神贫困给个人带来的物质损害-因精神贫困而给社会带来的物质损害和精神损害)

>极大的物质贫困+极大的精神贫困

这里对上述公式补充说明两点:

1 一个人的物质贫困不仅是他个人的不幸,也不仅会限制和损害他精神上的发展,而且极有可能使他的精神发展片面化、激进化、偏狭化、病态化,从而对社会构成某种危险和破坏因素。因此,即使是从社会总体利益出发,也应该保证每个人的基本生存条件,尤其应该给那些专注于精神追求的人以体面的生活条件。

2 一个人的精神贫困不仅是他个人的不幸,不仅会限制和减少他在物质利益方面的收获,而且极有可能使他不择手段地、通过损害他人和社会地去谋求其物质利益的最大化,从而对社会构成极大的危害。因此,即使是从社会总体利益出发,也应该让每个人得到基本的知识和道德教育,尤其应该提高那些专注于物质利益追求的人的知识和道德水准,通过法律和道德途径制约他们,使他们不能对社会的生存和发展构成威胁。

这里还有必要引进“生活质量”的概念。并非单纯地拥有很多物质财富或很多知识财富,就一定有生活质量,生活质量的含义是:第一,某种生活能够给个人带来更多的幸福,使他的身心更为健康和谐调地发展;第二,这个人同时也能给他人和社会带来更多的利益和幸福,而较少给他人带来损害和不幸。因此,结合两方面从总体上来评估,我会倾向于认为:一个中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生活质量高于一个有文化的富豪,一个有文化的富豪的生活质量高于一个贫穷的知识分子,一个贫穷的知识分子的生活质量高于一个粗鄙的富豪,既粗鄙又贫穷的人是生活质量最低的人。当然,这种排序只是一个大概,并不排除某些特殊的情况。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