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低调的希望  

2009-10-26 08:46:00|  分类: 《四十自述:我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低调的希望

 

 

对于未来可以有三种预期:一曰乐观的高调预期;二曰悲观的低调预期;三曰谨慎合理的中调预期。我把第三种预期称之为“低调的希望”或“低调的理想”。

低调的希望不是乐观的高调预期,因为它不指望能够达到某种上限的、完美的状态,而估计到种种失败的可能性,并且准备承受这些失败。低调的希望也不是悲观的低调预期,因为它还执着地抱定理想和希望,绝不轻言放弃,绝不让自己坠入绝望的、全无理想的深渊。低〖HK〗调的希望位于乐观的高调预期与悲观的低调预期之间。这里有一个概念的位差:低调的预期不等于低调的希望,因为低调的预期是零和负数,是绝望,而低调的希望无论多么低,也在零以上,也是一种希望;“预期”概念大于“希望”概念:预期指任何一种对未来的估计,而希望则指对结果在零以上的正值状态的估计和期待,不包括对零值和负值状态的估计,所以在“预期”中的中调位便成了“希望”中的低调位了。

我的这种人生态度,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宝贵遗产之一。母亲这个人,对生活的预期不高,但从未放弃过努力和奋斗,我从没有见过她有懈怠和绝望的时候,她总是在像蜜蜂一样忙忙碌碌;虽然遭受过一个女人可能遭受的所有的苦难,但她坚强的性格却又使她仍然对生活保持着希望。1979年夏天,我参加高考后,自我感觉良好,认为一定能被重点大学录取,母亲却提醒我说,不要高兴得太早,东西到手了才算自己的,等来了通知书再高兴也不迟;录取通知发下来以后,亲戚邻舍都来向她祝贺,她一边做事一边回答说,爷娘没有什么能力,是孩子自己懂事早,发狠用功,以后出门在外也完全靠他自己;我们帮不上他什么,也不指望他什么,只希望他平平安安,靠自己的本事成家立业。后来我读研究生时因病休学回家,生怕在家养不好病,学校就不要我了,母亲安慰我说,万一有那么一天,家里总有你一口饭吃。只有我知道,在母亲平静的外表下面和瘦弱的身躯里面,蕴藏着一颗多么坚强的心,涌动着多么深挚热烈的慈爱。她的过早去世,是我永远的损失,永远的创痛。我好想她。

 

 

 

 

理想和希望,就其都是对未来更好状态的预期、期待、预测、估计、想象、向往和展望而言,是同一性质的概念,因而经常可以互换和交替使用。这两个概念的区别在于:第一,“理想”是纯名词,而“希望”同时可以做动词,比如,“成为一名教师是我的希望”,这句话可以转换为“我希望自己成为一名教师”,但“成为一名教师是我的理想”不能转换成“我理想自己成为一名教师”,这一点区别可以解释为,“理想”仅指预期、向往等精神活动、精神过程的结果,而“希望”除此以外还可以指预期、向往这种精神活动、精神过程本身;第二,“理想”指一种需要、愿望的未来满足状态,表达为“我要什么……”、“我想什么……”,而“希望”除此以外还指实现理想的条件、机会和可能性,表达为“我可能会……”、“我能够成为……”,比如我们可以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有成为一名教师的希望”,但不能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有成为一名教师的理想”,这一区别表明,“理想”是一种主观目的,而“希望”则把对手段、条件等等的考虑与主观目的结合起来了。由以上两点区别可知,“希望”是一个大于“理想”的概念,即一个比“理想”的含义更为丰富的概念。布洛赫为什么把自己的哲学称为“希望哲学”,而不称为“理想哲学”,也许可以从此找到一点说明。

对未来的悲观的低调预期,正确地看到了种种客观困难和主观弱点,但无疑把这些困难和弱点夸大到了不可克服的极端程度,从而产生出对人生的毫无指望即绝望的态度,我们称这种态度为“悲观主义”。佛教哲学、叔本华哲学是东西方历史上有名的悲观主义。

对未来的乐观的高调预期,正确地看到了客观的有利条件和主观的积极努力,但也同样把这些条件和努力夸大到了可以战胜一切的极端程度,从而产生出对人生的盲目乐观即奢望、幻想的态度,我们称这种态度为“乐观主义”。儒家哲学和柏拉图—黑格尔哲学是东西方历史上有名的乐观主义。

悲观主义的荒谬性是很容易看出来的。实际上,彻底的、言行一致的悲观主义是极为罕见的,不管是佛教徒,还是叔本华,都仍然有某种形式的对人生的指望和留恋;即使有人以自杀结束了痛苦的一生,但也只有全人类的集体自杀才能证明悲观主义可以成为一种普遍真理。

乐观主义的荒谬性则不太容易被人察觉,这一方面是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是有希望、有理想、有追求的,这一点容易使很多人忽略人性之恶,人的局限性和弱点,以及人生与世界中的阴暗面和艰难困苦;另一方面是因为,人们的思维容易走极端,以为悲观主义是荒谬的,与之相反的乐观主义就一定是正确的,或者说,正因为世界与人生中还有弱点、罪恶、不幸和痛苦,反而更强烈地激起人们彻底铲除它们而建立一个至善至美的新世界的愿望。

因此,我想着重指出,乐观主义比悲观主义具有更大的危险性:

1、人的求生本能或恋生怕死的本性是悲观主义的天然的、有效的解毒剂,所以,即使在悲观主义思潮、情绪和气氛弥漫的时候,真正自杀的人也只有极少数。但人身上却没有一种天然的本能有效地消解乐观主义的毒素,或有效地事先预防以及事后消除乐观主义造成的负作用,只有理性的反省才能后天地建立这种解毒机制,而这是比较困难的事情。其实,当一个社会弥漫和笼罩着乐观主义即盲目乐观的思潮、情绪和气氛时,正是这个社会最临近危险的时候,所谓“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再往前走一步,就可能坠入万劫不复之中了。2、悲观主义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使人灰心丧气、慵懒疲倦、得过且过、了无生趣,但只要他们还活着,还劳动和工作着(虽然没有什么热情),社会也不至于倒退,甚至也不至于停滞不前,还可能有某种缓慢的进步。然而乐观主义的积极进取,固然有可能造成社会一时的繁荣和快速发展,但也有可能造成极大的灾难和极大的破坏,使整个社会倒退几十、几百年。我国58年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就曾经导致了数千万人饿死的悲惨结局。

我们可以进一步指出乐观主义隐藏着的种种危险:

第一, 对目的和理想盲目信仰的危险。以为自己的目的是完全纯洁的,理想是完全高尚的,而自己的敌人却是完全卑鄙和邪恶的,因此可以使用一切手段去消灭他们。但是实际上,我们自己身上也不乏邪恶的因素,而敌人身上也不乏善良的因素,至于站在中间立场的人,则更是善恶混杂的,于是必然会导致这样的结果:我们对敌人采取极端行动,以及强迫中间派做出非此及彼的选择,会使我们在消灭邪恶的同时也消灭了善良,在我们创造出善良的同时也创造出邪恶,一旦我们取敌人而代之,就意味着我们身上邪恶的因素也登上了权力的宝座,并且从此不再受到压抑和制约了。乐观主义之险,莫过于此了。

第二, 对客观环境和条件的盲目估计和主观力量的盲目自信。以为自己掌握了正义,代表了历史发展趋势,因此客观环境必然是有利于自己的,群众是一定会响应自己号召的,于是便会制定出极为冒险的计划和战略战术,结果自然是一败涂地。中国革命过程中的左倾冒险主义就是犯了这一错误,结果使数十万人死于敌人的屠刀之下。乐观主义之险,岂敢小视?

第三, 对行动结果的盲目预期。以为胜利一定是属于自己的,并且胜利的成果一定是完美无缺的。其实,胜利不一定是属于自己的,失败也是经常的事情,这一是可能因为困难太多,敌人太强大,而自己的力量太弱小了,二是可能因为自己设定的目标和理想太高,因此也使自己树敌遇障太多,在这种情况下需要重新调整自己的目标和理想,以及根据主客观关系和力量对比调整手段和方法。一意孤行只能招致惨败。更为复杂的是,即使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而取得的胜利成果,也不一定是完美的,而往往是有缺陷的,如果一味沉溺于胜利和成功之中,就会使自己丧失自我批判的意识,就会使自己固步自封、夜郎自大,最后成为一个顽固不化的保守派,从而成为新的、更为进步的改革和革命力量的对象。乐观主义之险,反噬其身也。

当然,在悲观主义者中也会产生一些仇视人类的、疯狂地报复他人和社会的、十恶不赦的罪犯,干出令人发指的罪行,但这些人不仅数量不大,而且是孤立的、分散的,即使联合起来也是规模不大的。但乐观主义则能够以“理想”、“希望”相号召,以“幸福”、“正义”为旗帜,通过激发人们内心深处对更好、更善、更美的生活的期望,而组织起浩浩荡荡、横扫一切、席卷天下的洪流,其所造之善和福固然可能极大,其所造之恶和祸也是悲观主义类型的罪犯所望尘莫及的。

3、悲观主义者一般不会转化为乐观主义者,但乐观主义在其虚幻的理想和希望破灭以后,一定会转化为更为彻底的悲观主义者。大多数乐观主义者对于挫折和失败的抗击力和承受力,反而不及悲观主义者。悲观主义者可以麻木不仁地忍耐和承受,任何力量袭来都如击败革和海绵,消失于无形之中;然而对于乐观主义者来说,一旦失败,则爬得越高,摔得越重;目标越高,败得越惨;希望越高,失望越深。他们或者从此真的会一蹶不振,成为行尸走肉,或者会气急败坏,疯狂报复,反而不如一如既往的悲观主义者那样甘心、认命和平静。我推测,成为罪犯的悲观主义者,大都是从乐观主义者转化而来的。许多关于犯罪的报道都证明了这一推测。

 

 

 

 

我所主张的“谨慎的预期”、“低调的希望”和“悲剧意识”,力图保留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的合理因素,而抛弃各自的片面性和极端性。我试着从以下几个方面来阐述我的这种人生态度:

1、对人类的低调希望

人类发展到今天,已经在地球上成了无可匹敌的巨型生物群,其他动物已经完全臣服于人类,如果人类不是出于对孤独的恐惧的话,完全有力量把它们全都赶尽杀绝;其他动物的数量在日渐减少,唯有人口的数量还在爆炸性增长,至今已超过60亿,再过几十年,就要超过100亿了;其他动物依然蒙昧无知,而人类的知识和信息却呈几何级数增长;其他动物依然手无寸铁,只凭其爪牙而生存,而人类则用越来越先进的科学技术把自己装备起来;其他动物依然风餐露宿,而人类所创造的财富似乎真的在“无限地涌流”出来。

然而,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人类已陷入了深重的危机之中了。任何一种让人类骄傲的成就,同时也蕴藏着可怕的杀机:科学技术和工业文明的发展带来了环境污染、生态危机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毁灭性武器的威胁;市场经济制度带来世界范围内日趋严重的贫富分化;资本主义、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以及与之相反的社会主义、平等主义、集体主义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以及不同的宗教和道德,也使人类陷入热战和冷战之中。东西之争、南北之争,以及东东、西西、南南、北北之争,使人类四分五裂,我们已经没有理由相信人类会依照某种不可抗拒的历史必然性而走向“共产主义”或其他任何一种形式的理想社会。

罗马俱乐部所主张的悲观主义自然站不住脚,但科学主义、人类中心主义、西方中心主义、全球一体化主义、世界大同主义等种种乐观主义,也值得人们高度的警惕和怀疑。我们不能对人类绝望,而只能对人类抱有一种低调的希望。所谓低调的希望是指,第一,人类毕竟有理性,也有合作的倾向,人性的进步还是可以指望的;第二,人类进步的道路不会是直线的,而是弯弯曲曲的,其中不乏倒退,以至倒退到毁灭的边沿;第三,这种前进不是自然而然的,任何神明、任何客观必然性,都不能承诺和保障这种进步,进步与否完全取决于人类自身;第四,恶的相对量会减少,但随着人口基数的扩大,作恶手段的完备,以及由此而产生的破坏效果的剧增(比如几个恐怖分子可以制造出“9·11”事件这样震古铄今的惨剧),其绝对量还可能继续增大,人类也没有能力完全消除恶的倾向而臻于至善至美的状态。

2、对他人和社会的低调希望

由以上情况,自然可以推论出:对他人和社会也只能抱低调的希望。比如你决心去帮助一个比你弱或处于困境中的人时,你应该具备一种不求回报的心态,才不至于产生后悔、怨恨等心理上的不平衡;如果人家记住你的恩情并回报你,这当然是很好的事情,但如果他把你忘在脑后或者忘恩负义、以怨报德,你也要做好足够的思想准备,在你没有能力制裁这种行为的时候,你也只好忘掉他、避开他,今后不再继续帮助他。我自己曾帮助过一些人,其中有的认为我不过是九牛拔一毛,不值得感谢;有的认为我在帮他时已得到了某种利益,甚至认为他自己可能吃了亏,因而不应该回报;还有的则利用我的软心肠,设好圈套来骗我,并且自以为聪明,在暗地里嘲笑我。我确实没有能力,也没有时间去讨回所有的公道,而只能做到学聪明一点,今后在帮人时小心谨慎一点。我仍然认为,在我有能力的情况下,帮助一些陷入困境的人,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另一方面,我对别人却不能有这种期待,或指望靠别人的帮助来解脱自己的困境。我确实也有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也开口请求过别人的帮助,但我始终以为,只有自助才是根本的解救之道。我可以做出一些慷慨助人的行为,但没有权力要求一个不直接欠我人情的人也这样对我——如果他们帮我,那是他们对我的恩德,我今后一定要加倍的报答,但如果他们不帮我,只要他们不害我,我对他们也没有什么抱怨。再说,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关键还在于自己依靠自己解决问题。我这样想,并不是要求自己做一个只求付出、不求回报的人,一个克己助人、舍己为人的人,而只是认为我不能对他人抱过高的指望,以免产生过多的失望,以至过多的怨恨。我以为,过多的失望和怨恨不仅改变不了别人,而且更重要的是妨碍我集中精力去改变和提高自己。

我对社会环境也抱如此低调的希望。不错,我希望我的品德、才能和对社会所做的贡献,能够得到社会的承认、肯定和褒奖,我也可以主动地、积极地去获取这种回报。但如果始终得不到这种回报,那么,第一,我会反省一下,我是否真的对社会做出了贡献;第二,如果经过我的努力争取,社会还是不能客观公正地评价我的贡献,我会转而集中精力继续提高我的品德和才能,并因此而对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如果我到死也得不到公正的评价,我会认为,真正受到了损失的不是我,而是这个社会,我会怀着对自己的一种怜爱和感激之情而离开这个世界:不管社会是多么不公正地对待我,我却始终没有让自己垮掉和荒废掉,我为能够无待于社会的评价而充实地度过自己的一生而感到自豪,因为这是我的成功,而不是我的失败。

3、对自己的低调希望

我也是人类中的一员,既然对人类、他人和社会只抱一种低调的希望,那么,对我自己也不能抱太高的希望。客观社会历史条件的制约,我的肉身和我的认识能力、知识水平的局限性,更重要的是,来自我内心深处的个人潜意识和集体无意识中某些阴暗力量对我的驱使和控制,是我不可能完全克服、战胜和超越的。我必须承认,我不可能完全主宰和控制我自己,我没有能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儒家所说的圣人、大人,道家所说的至人、真人、神人,佛教所说的佛、菩萨、罗汉,督教所说的圣徒、救赎者、自我牺牲者,康德所说的自我立法的理性生物,尼采所说的超人。有时候,创造与破坏、爱与依赖、自主与自闭、自尊心与虚荣心、自我实现与自我异化,或形象地说,佛与魔,天使与魔鬼,差别只在一念之间,人的行为往往兼有双重性质。我能么能够拍着胸脯保证我不可能犯错以至犯罪呢?如果我能在意识到的范围内,尽量地扬善抑恶,如果我能够做一个俗人中不太俗的人,我就已经尽了做人的责任,我不能对自己提出比这更高的要求了。

4、对全部人生的低调希望

既然对人类、他人和社会以及我自己,我都只能抱低调的希望,那么对于我的全部人生,也当然只能抱低调的希望了。我是一个自信的人,这倒不是说我天资有多么高,慧根有多么深,而是说,我不相信像我这样勤奋劳作、刻苦奋斗、发愤图强、屡败屡战、愈挫愈奋的人,居然会一事无成;另一方面,我又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这倒不是说,我不敢为天下先,缺乏首创精神,不希望成为杰出的人类之子,而是说,如果我尽了全力,而终于没有取得很高的成就,那么,我会很坦然地接受这样的结果,回顾我的一生,我会对自己说:你是好样的,你没有虚度人生、白活一世,你没有辜负我对你的希望。

 

 

 

 

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有多少种弊端,悲剧人生观、“低调的希望”就有多少种优势。相对于悲观主义而言,悲剧人生观永远抱持着理想和希望,而且正因为是低调的,也就更加一贯,更加坚定不移,因为它们不是凭空幻想、一厢情愿的东西,而是在与罪恶、灾难和痛苦的斗争中一点点建立起来的,因而是一旦建立便不容易破灭的。

悲剧人生观对乐观主义的优势更为明显。首先,悲剧人生观对人性和人生的阴暗面有足够的估计,因此,不会产生不切实际的理想和希望,其对人类、他人和个人自己所抱的低调希望完全是从现实出发建立起来的;它不会把世界和人劈成善恶两半,并以善自居,对恶发起原教旨主义式的攻击;它不会把某种原则上只适用于个人的理想和希望强加在所有人的头上。因此,它能够避免以暴易暴、以恶易恶这种最大的危险和祸害。

其次,悲剧人生观对客观条件、主观条件,以及双方的相互关系和力量消长,有清醒的认识,因而不会制定出冒险主义的计划、战略和策略;它主张每走一步都要脚踏实地,而不能一蹴而就;它主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它主张“建立巩固的根据地,准备进行长期艰苦的斗争”。它会避免盲动主义这种较为次要的危险与祸害。

最后,悲剧人生观对行动的结果也有清醒的预期。它会耐心地等待胜利的到来,同时随时准备承受失败的打击;因为它对未来本来只有低调的希望,因此胜利一旦到来,它会让人产生惊喜和珍爱之情,并且对自己、对他人、对世界产生某种感激和感恩之情。最为重要的是,它提醒人不要以绝对的胜利者、不可挑战的权威自居,而要审视胜利中的失败、成功中的失败、正义中的邪恶、幸福中的不幸,不断地鞭策和激励自己,同时宽容和善待别人。因此,悲剧人生观会帮助成功者避免成为新的失败者这种较为深远的、难以察觉的、出乎意料的危险与祸害。

“悲剧人生观”、“低调的希望”,这两个词组有如福至心灵,照亮了我的全部生活和实践活动。我很满意我找到了这些词语来表达我的人生观,并将在它们的指引下,走完我剩下的人生历程。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