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也说成熟  

2009-09-15 17:00:00|  分类: 《四十自述:我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说成熟

 

 

 

 

虽然我已经40岁了,但还是经常听到有人批评我“幼稚、不成熟”。对此我通常只是淡淡的一笑,不置可否,不与争辩。

的确,在平常人眼里,我常常表现出“幼稚、不成熟”:

1 我常常明知别人可能会骗我,或卖我,但还是冒险相信别人,希望以自己的信任激起对方的自尊心和诚信心,结果自然上当受骗,或被人出卖。

2 在人多的场合,我通常会沉默寡言,但在人少的场合,我又常常心无城府,〖HK〗口无遮拦,直抒胸臆,没有防人之心。要么一言不发,要么冲口而发,这都是不成熟的表现,因为在前一种情况下,别人可能会因为我的不附和、不表态、不随大流而恼恨我,而在后一种情况下,我的想法、我的秘密暴露无遗,知心的人可能会击节叹赏,与我浮一大白,但总有对我不满意的人,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很多对我的误会、谣言、苛评就这样产生了。

3 脾气太直、骨头太硬、个性太强、态度太傲、才华太露。大家都笑的时候不笑,大家都起立的时候不起立,而不该笑的时候却笑了,不该离开的时候却离开了。有些事情,明知低一下头,陪一个笑脸,送一点礼物,就能轻而易举地摆平,却偏偏脸皮太薄,脖子和腰背太直,宁可办不成事情也不放下那副“架子”。正所谓“死要脸皮,活受罪”。

4 年纪老大不小了,却没个大人样,跟小孩子们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另一方面,对上了年纪的老人,却缺乏应有的礼节,说着说着就以“你”相称,有时甚至于与之搂肩搭背、称兄道弟,不成一点体统。……

不必再例举下去了。有了这些表现,哪能配得上“成熟”两字呢。

诸位,我在这里谢谢你们了。你们说得对,我的确是一个不成熟的人。不过大家不要误以为我知错能改,从此会改头换面,争取去做一个成熟的人。我请大家不要见怪,也不要以为我是有意冒犯你们:我之所以承认自己是一个不成熟的人,是因为我根本不想做一个你们所想像的成熟的人。

 

 

 

 

如果说,成熟就意味失去童心、天真和纯朴,失去生命活力和创造力,失去个性和本真自我,那么,我的确不想成为一个成熟的人。我活到40岁,阅人无数,其中最让我讨厌的也是我最不愿效仿的有两种人:一种当然是厚颜无耻、丧尽天良的坏人,另一种就是“成熟的人”。

成熟的人是老成持重、方正稳重的人。他们善于根据他人和社会对自己的角色要求来表现和塑造自己,比如他们对上级恭顺服从,俯首〖FJF〗NCCFB〖FJJ〗耳,对下级威严而不失关心、驾驭而不失恩惠,对同级则不即不离、若即若离,真所谓四平八稳、面面俱到、滴水不漏。没有人对他们特别不满,甚至所有人都对他们相当满意。他们说话办事,从来都小心谨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事前都要经过深思熟虑,反复盘算,不会给人留下把柄或漏洞。他们谨记“对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的古训,永远以厚厚的面具掩饰自己,保护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成熟的人是圆通灵活、精明练达的人。他们可能没有什么高深的学问,但人际关系学却是他们的专长,深谙“世事通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哲理。他们善于根据形势变化调整自己的观点和态度,比如他们曾经是“压倒一切的”保守派、稳定派,随后又摇身一变全都成了改革派;在任何一种情况下,他们都能够如鱼得水、左右逢源,如草随风、八面玲珑;他们见神说神话,见鬼说鬼话,见人说人话,见兽说兽话,有极强的随机应变能力。

成熟的人又是经验丰富、方法纯熟、炉火纯青的人。请看《新华字典》对“成熟”二字的解释:(1)植物的果实已经长成;(2)发展到完备的程度。可见,成熟的人已经是成长到完备的、无以复加的状态的人。世界上没有他们摆不平的事情,没有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至少表面上他们把一切都搞定了、平息了;他们不需要再学习什么了,因为知道得太多反而会误事;他们也不需要改变自己了,因为改得不好就会把自己改坏了。他们的确灵活多变,但这都是在一种不变的秩序、一个不变的模型、一副不变的框架内进行的,即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以不变应万变”。

这便是我给通常所谓“成熟的人”所画的一副素描。

也许有人会反驳,说我把成熟的人漫画化了、歪曲了、丑化了,说成熟的人不一定是老气横秋的、虚伪的、圆滑的、世故的、不思进取的人,而是善于把发挥个性与满足社会要求、自我实现与完成社会角色很好地结合起来的人。

很好,我有所保留地接受这种反驳,因为这毕竟把那种明显的老顽固、伪君子、老奸巨猾者、固步自封者排除在“成熟的人”之外了。不过我要进一步追问,你所谓“善于把发挥个性与满足社会要求、自我实现与完成社会角色很好地结合起来”的具体含义是什么?如果你仍然认为,为了满足社会要求、完成社会角色并因此而获得自己的实际利益,就必须在很大程度上牺牲掉自己的童心和纯朴、打磨掉自己的棱角和锋芒、消磨掉自己的个性和血性、压抑掉自己的生命活力和创造力,那么,我仍然要把你所赞赏“成熟的人”称之为“乡愿”、“庸人”。

如果你认为成熟的人也不是“乡愿”、“庸人”,而是指那些在不违背社会利益并且对社会做出贡献的前提下,善于保持自己的童心、天真和纯朴,并充分发挥自己的生命活力和创造力,充分实现自己的个性和本真自我的人,那么,我就要毫不客气、当仁不让地说,我就是或者至少渴望成为你所说的这种“成熟的人”,但这与人们指责我“幼稚、不成熟”恰好是矛盾的,或者说,你对成熟的定义与一般人通常对“成熟”的定义是完全相反的定义。

 

 

 

 

如此说来,对“成熟”以及与之相反的“幼稚”,可以有非常不同的以至完全相反的定义,此种意义上成熟的人会指责彼种人“幼稚、不成熟“,而彼种意义上成熟的人也可以指责此种人“幼稚、不成熟”。比如,我会说,那些乡愿和庸人,以为迎合他人和社会,就会保住自己的生存和安全,就会维护社会的稳定和团结,他们因此而默许和纵容恶行肆虐、坏人当道,最后的结果是他们自己也会陷入灾难和不幸,甚至连小命都保不住,而社会也同时陷入混乱无序、不公正和倒退之中——这些人是多么幼稚,多么不成熟!

如果一定要把“成熟”作为一个褒义词来使用的话,我只认同上节最后一种对于“成熟”的定义。这一定义与通常人们对成熟的定义有如下重大区别:

1 通常所谓成熟是与童心、天真、纯朴、野性、无知、自然等等相对立的,认为成熟是成人的心智状态,是通过社会教化、人工培养而形成的,是对儿童心智和心理状态的否定。如果一个成人还像儿童一样思考、说话和行事,那无疑是幼稚可笑的,比如儿童以自我为中心,成人则是社会化的人,服从社会的法律和道德规范;儿童需要什么就表达什么,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成人则承担社会角色,按角色的要求指导自己的行为;儿童只求欲望的满足或逃避痛苦,而成人则承担责任,为此有时要牺牲自己的快乐;儿童的活动都是纯粹的游戏,出于好奇心,没有功利的考虑,而成人的活动则是严肃的社会活动,必须承担相应的后果等等。而我所说的成熟,则既超越又保留了儿童的天真纯朴状态。之所以说超越,是因为成人毕竟不是儿童,成人的世界毕竟不是儿童的世界,成人的权利义务毕竟不同于儿童的权利义务,成人在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其活动目的、内容和方式都与儿童不同,因此,如果成人像儿童一样思考、说话和行事,那不仅仅是幼稚可笑的,而且连自己的生存也保障不了,其结果必然是悲惨的。然而问题在于,成人世界有许多儿童世界里根本没有的、污七八糟的、肮脏丑恶的东西,这就不由得使我们怀恋儿童时期的纯洁、天真和纯朴,而且如果我们要想生活得幸福一些,我们就必须反过来从自己的儿童时期以及从我们后一代的儿童世界中去寻找一些美好的东西。这就叫做返本归原,返璞归真。完全沉沦于成人世界的人,必定是片面的、狭隘的、畸形的、异化的、自我迷失的人。向儿童学习,应该成为成人的必修课。记得周国平先生曾经说过一句非常奇警的话:“我们通常说我们带孩子去玩,不对,应该说是孩子们带我们去玩。”(大意如此)。的确,进入成人世界后,我们丢掉的东西太多了,我们已经不知道为什么要玩,怎样玩,到何处去玩,人生的许多美好的乐趣和体验我们已经享受不到了。

在中国思想史上,李贽首倡“童心说”。他说,所谓“童心”,即是“真心”、“赤子之心”、“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但成人学了六经、《语》、《孟》等儒家经典,就丧失了童心,结果人成了“假人”,言成了“假言”,事成了“假事”,文成了“假文”。李贽之言,足以振聋发聩,让那些“成熟”的人们汗颜三尺——不是吗?虽然今天没有几个人皓首白头地去读儒家经典了,但难道没有其他的经典继续把人教化成“成熟”的人——假人吗?

2 通常所谓“成熟”包括“克己让人”、“克私奉公”、“谨慎”、“稳重”、“圆通”等意思,而独立特行、真诚坦率、张扬个性、标新立异、锐意进取、冒险敢为则被认为是幼稚的,即使行为的真正目的是追求私利,也不敢公开地、勇敢地、坦率地表达出来,而是尽量遮掩,尽量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无私忘我的人,拐弯抹角、迂回曲折地谋取自己的私利。而我所说的“成熟”,则是在不违背和损害他人和社会利益并尽量对他人所有帮助、对社会有所贡献的前提下,勇敢地、公开地、大胆地追求个人合理的私利、个性的表现、个人潜能的发挥、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我认为这才是一种真正成熟的价值观和人生观,而相反的价值观和人生观,表面上看起来是成熟的,实际上却是幼稚的、一厢情愿的、不切实际的,于人于己、于公于私都是弊大于利的。

我对成熟的进一步定义是:抱定一种己他双赢、公私两利的价值目标,锲而不舍、不折不挠地为之而努力和奋斗;承纳一切善意的、客观的、公正的批评和意见,拒斥一切恶意的、偏狭的、不公的诽谤和攻击,宽容一切因为无知和距离而产生的误解和冷漠;面对大风大浪、泰山将崩而傲然屹立,面对苦难困窘以至死亡的威胁而泰然自若;坚忍、沉着、悲壮、幽默。对了,我想起来了,这正是我在《悲剧人性与悲剧人生》中所倡导的悲剧精神呀。

 

 

 

 

我说我不愿意做一个成熟的人,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一个人,如果他在70岁时,或60岁时,或50岁时,或40岁时,甚至30岁时,达到许多人达不到的高度,人品和事业都不错,自己的事情料理得很好,对社会的贡献也不小,如果他认为自己已经到头了,不必再寻求进一步的发展了,或者尽管他做了进一步的努力,却再也无力超越已经达到的高度了,那么,他确实有权力满足于自己的成熟,安享自己的奋斗成果,别人也无权对他提出更高的要求。在这个意义上说,成熟确实可以做为一种令人满意的状态而得到肯定,可以做为一个褒义词而使用。

不过,我本人则不愿意在这个意义上使用成熟这个字眼,在我的字典中,作为一种结果的成熟是没有什么位置的。在我看来,这种成熟意味着瓜熟蒂落等待摘取,稻谷飘香等待收割,意味着功成名遂、告老还乡或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意味着达到高峰以后开始走下坡路,意味着再也没有进一步成长和发展的余地了。即使这个境界针对于别人而言是很值得羡慕,甚至是望尘莫及的,我自己也不会甘心停留于此。真的,我不愿意做一个已经成熟的人,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永远不会成熟的人。

我的意思是说,我只接受作为一种过程的成熟,而不接受一种结果的成熟。我在上一节中对成熟的定义,就只是作为过程的成熟,指的是一种清醒的、坚定不移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一种永不言败也永不停止于某一成功状态的奋斗精神,一种慷慨豪放而又坚忍沉着的气质和风度,一种悲壮而又幽默的悲剧意识。我绝不希望在一种可以满足的成熟的结果中消磨掉这种应当贯穿于全部人生过程的、至死也不能泯灭的人生态度,这便是我对“成熟”的理解。

也许有人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你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就真的已经成熟而不会转变了吗?这确实是很有深度和力度的问题。的确,我不能完全排除以后改变我的价值观和人生观的可能性。不过我想,如果一个人到了40岁还在各种价值观和人生观之间摇来摆去、犹豫〖HT56SS〗彳〖KG-*2〗旁〖HT〗徨、六神无主、不知所从,那他的生活可能真的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这一辈子真的没有什么指望了。我们的确应该并可以使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具有更大的包容性和开放性,但不可能同时采取几种不同的价值观和人生观,这确实是我们做人的不可超越的局限性,但这也是我们获得自由、成功和幸福的唯一途径。那么好吧,让我们选定和确立某种价值观和人生观,坚定不移地走向未来吧。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