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的价值或生活的意义  

2009-09-15 16:52:00|  分类: 《四十自述:我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的价值或生活的意义

 

 

 

我是谁(我是什么人)?我该怎样做人(我该怎样为人处世)?我能成就什么(我能获得何种生活意义)?这是人生哲学的三个基本问题。第一个问题,探讨“我”、“自我”这一逻辑起点的含义,建立起自我认同、自我意识这一人生的前提和出发点;第二个问题,探讨人生的具体过程,探讨自我与世界、人与人、个人与社会的相互关系;第三个问题,探讨人生的终极目的、终极归宿、终极关怀,追寻全部人生的结果、价值和意义,而这个问题实际上又回到了第一个问题,回到了“我是谁”这一人生的起点,即我们最终把自己造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HK 原则上说,这第三个问题只有在临死前才有一个比较确定的答案,而我今年才40岁,如日之中天,还远没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因此还没有完全的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但所谓人生的结果、价值和意义无非是人生过程的结晶,我已经走过了40年的人生历程,当然已经获得了对人生意义的阶段性的理解,也获得了阶段性的人生成果,至于我今后的人生将达到何种更高、更丰富的价值和意义,我的未来和前途,那是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从我的过去和现在推演出来的,对“我能成就什么”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可以从上述我对“我是谁”、“我该怎样做人”这两个问题所做的回答中推论出来的。实际上,就连“我是谁”和“我该怎样做人”这两个问题也只有在临死之前才有比较确定的答案,如果非得在过完全部人生之后才可以着手回答这三个人生的基本问题,那我就不能写这本书了,而且所有的人都来不及写有关人生哲学方面的书了。假若天降横祸,让我在明天就死于非命,我不是已经走到了人生的终点了吗?我今天对人生基本问题的回答,岂不是我最后的回答吗?所以,还是趁我今天还健康地活着,赶紧把我对人生价值和意义的思考写下来吧。

 

 

我们不得不再一次惊叹人生的神奇和美丽。生命之所以神奇而美丽,乃因为生命的稀罕,因为生命的偶然性、短暂性、一次性和不可重复性。想想看,老天爷只给了我们一次做人的机会,错过了这一次,就永远不会有第二次,既然只有唯一的一次机会,那么做一个怎样的人、怎样度过这一生,就是一个极其重大的、生死悠关的问题。假设人有两次投胎做人的机会,人生的意义问题就不会如此重大了,因为这次没做好,下一次可以重新来过,把上次所有的缺憾都弥补上,把所有的错误都改正掉。然而做人的机会只有一次,这怎么能不叫人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又正因为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又怎么能不让人感到一种挑战极限的豪情、紧张探险的乐趣和身处无限风光的惊喜呢?

生命对于动物个体也只有一次,然而为什么动物不会产生诸如虚度一生的懊悔或活得很值的宽慰之类有关生命意义的感想和反思呢?这不仅因为动物没有理性思考能力,而且因为动物在本性上满足于其有限的、被自然因果规律所决定的、由自然界现成提供好了的生活。只要动物的本性和生活方式是这样的,那么,即使它们突然长出一个能思维的大脑,它们也不可能提出生命价值和意义的问题来。它们可能会产生并说出“我怕死”、“我想一直活下去”这种依据于生命本能的想法,但肯定提不出“我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我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这种超越生命本能的问题,更不可能做出为了某种更高的意义而自愿放弃生命的选择。

为什么只有人提出生命价值和意义的问题?

答曰:因为只有在人这里,才发生了有限生命与无限宇宙之间自然因果关系的断裂,这使得人不再像动物一样获得有限生命与无限宇宙之间的自在的、现成的、直接的同一,他们必须创造出一个价值和意义系统来弥补这种断裂,重建有限与无限、生命与宇宙的统一。

问题最先产生于手段层面。最初的人类在内在需求和生存目的层面上与动物没有什么区别,人的活动也都是为了满足物质需要,维持生存和繁衍。但与动物不一样的是,自然界在客观上不再给人类提供充足的、现成的生活资料,而人在主观上又不具备许多动物那样完备的本能。这就逼迫人类发展出一套工具系统,通过这套工具系统,人类可以获取甚至制造出更多的生活资料和更好的生存条件,从而弥补客观和主观的不足。正是工具系统的出现首次把人类与动物区别开来并君临于万物之上。于是就会产生出诸如“人是万物之灵”、“人是万物的尺度”、“人是理性的动物”、“人是社会动物或政治动物”、“我们怎样才能比动物生活得更舒适、更安全”、“我们怎样才能比动物更有力量”、“我们怎样逼使自然界服从于我们的意志和满足我们的需要”、“我怎么才能比别人更聪明和强大”、“我怎么才能比别人获得更多更好的生活条件”等等自我意识和自我反思。这已经在手段、工具层面上提出了人类和个人的特殊性问题,也就是最初的生命价值和意义问题。

然而,随着历史的发展,在漫长的人类与自然界以及人与人的相互作用过程中,最初是手段和工具的东西,在慢慢地、悄悄地向目的和动机转化了。我们知道,人类所制造出来的生活资料很快就被每一代人消费掉了,但制造生活资料的生产资料即生产的工具和手段却被保存下来并且代代相传,于是便形成了一个既得的、每一个人一出生就能碰到的生产力系统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文化系统,而在这个系统中,蕴藏着、凝聚着、物化着人类的智慧和能力,每一个人从一出生就学习、继承和掌握着这些智慧和能力,从而形成了一个内在的能力系统。至此,我们仍然可以说这个内在的能力系统是满足人的物质需要、生存需要的工具和手段。然而,最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内在的能力系统本身具有了一种自我发展的惯性,本身变成了人的一种类似于生理本能、生理需求的内在冲动和精神需求,这种冲动和需求在有些人身上尤其强烈,以至变成了比生理冲动和需求更强烈的、更要求得到实现和满足的欲望和倾向。

目的层面上的人生价值和意义问题就这样产生了:人比动物生活得更舒适、更安全、更长寿就可以满足了吗?动物用爪子进食,而人用刀叉碗筷吃饭就是两者的本质区别吗?生存和繁衍就是人生活的唯一目的或最高目的吗?我比别人多子多福就证明了我的成功吗?我比别人更富裕、更有权威、更有名声就算是获得了人生的终极意义吗?为什么我富甲一方、位极人臣、名满天下,却仍然感到不快乐、不满足、不幸福?

 

 

三

 

 

对人生价值和意义问题的回答,取决于如何理解生理本能与文化本能、物质需要与精神需要、生存与成长、安全与发展、自我保全与自我实现、小我与大我、有限生命(必死)与无限生命(不朽)等等之间的相互关系。

人是有限的、相对的、短暂的、渺小的、必死的存在物,这是一个谁也无法超越的事实。因此,满足自己的生理需要和物质需要,保障自己的生存和安全,绝不是没有价值和意义的,恰恰相反,每个人都有权利也有责任首先谋求这方面的利益,佛教和中世纪基督教所提倡的苦修苦行的禁欲主义是完全错误的。这里就不必多说了。

然而,人却是宇宙中唯一以有限、相对、短暂、渺小和必死之身追求无限、绝对、伟大、永恒和不朽的存在物,是绝不甘心于像东西一样无声无息地到世上走一遭,像泡沫一样倏忽即逝的存在物。当然,有很多人只是在生存的手段上把自己与动物区别开来,而认为在生存的目的上人与动物没有什么实质的区别,但这只能说明他们对人性的本质还没有达到自觉的意识而已,或者只是达到一种错误的意识而已。任何一个人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有意无意地或显意识潜意识地表现出对某种超越有限生命的无限的、形而上的意义和终极价值的关怀。

分歧的焦点和问题的复杂性在于,通过什么途径去寻求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形而上的价值和意义?

我在《悲剧人性与悲剧人生》中曾指出了三种不同的选择:

第一种是试图无限地延续自然生命:或者通过子子孙孙延续自己的血统,如普通中国人对有无子嗣的极端重视和修写家谱、族谱的传统,最为明显地表现了这种企图;或者通过修行、养生、炼丹、药石等功夫追求长生不老,道教曾经把这种文化发展到登峰造极、走火入魔的程度。这种试图无限地延续有限生命的自然主义方法,注定是劳而无功的:即算你的血统能延续成千上万代,然而后人成龙成蛇、为善为恶,都是你无法左右的事,与你本身的价值也毫无关系;即算你能活成千上万岁,也不能超越终有一死的大限,而且世上充塞无数老不死的人妖,小小地球是无力容纳和承载的。此路不通,另寻他途吧。

第二种是创造专属于人的“价值时间”和“价值空间”,以寄托和安顿心灵对无限、永恒和绝对的渴求。你的创造活动拓展了人类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并给后人留下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你就是无限地扩大和延伸自己的生命,从而达到了某种伟大和不朽的境界。这也许是我们在有限的生命中能够达到无限的唯一现实可行的途径。

第三种是不择手段地突出自己、抬高自己、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和支配力,以此证明自己的非同寻常,以此获得所有同代人和后世人对自己的服从、敬仰和崇拜,这是那些既不想局限于有限生命、认同于凡夫俗子,又不想并且也没有能力进行艰苦严肃的创造活动以确立自己不朽价值的人所作出的选择,结果他们无一不以自己的破坏活动而遗臭万年。

比较而言,第一种追求无限和不朽的努力,虽不现实,且无功无他人和社会,但也不至于给他人和社会带来很大的祸害。后两种努力及其相互斗争,却对历史运动产生了极为巨大的影响,可以说决定了社会的结构及其历史演变的方向。这两种努力表面上、形式上以至动机上都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都不满足于过一种动物般的生活,都不想做一个平庸凡俗的人,都不把生理需要、物质需要的满足放在首位,都要超越自己的渺小和有限而追求伟大和不朽,甚至都有较高的智商,有顽强的意志,有百折不挠的毅力,有忍受挫折的耐力,有牺牲世俗利益以至生命的勇气。实际上,我们也很难一开始就从目的和动机上,而更多的只能在其所运用的手段和所造成的客观后果上把两者区别开来。像希特勒、墨索里尼等在特殊历史条件下乘时而起的枭雄,确实具有某种非同寻常的魔力、蛊惑力和煽动力,他们的机敏、

大胆、雄辩和谋略,他们对世俗价值的攻击和对某种神圣价值的鼓吹,他们对已经失去凝聚力的旧的社会秩序的叛逆和对某种理想社会的狂热宣传,确实能使很多人迷失理性,以至神魂颠倒、五体投地地崇拜他们,心甘情愿地接受他们的领导,不惜一切包括不惜自己的生命地去执行他们的命令,并且始终认为自己是在为某种崇高的事业而献身,而自己也在这种崇高事业中得到了升华,获得了某种伟大和不朽。

每一个苦苦地追求人生价值和意义,尤其是追求某种终极价值和终极意义的人,都应对上述情况有深刻的省察和高度的警觉。我这里有几副解毒剂可供追求伟大和不朽者服用:

1、经常问一问,你所追求的崇高理想和非凡的价值,是彻底否定世俗价值、否弃现实人生、鄙视芸芸众生的吗?如果是,那么你肯定会走火入魔,请赶紧悬崖勒马,重新确立自己的理想和信仰。

2、经常问一问,你为达到自己的目的所采取的手段是违背维系人类生活成千上万年而不坠的基本道德的吗?如果是,那么即使你的理想确实是崇高的和有利于人类的,你的手段也会使你走向你所追求的理想的反面,使你成为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3、经常问一问,你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的行为给他人和社会带来了什么实际的后果?如果你的行为使社会陷入了更大的混乱和灾难,给他人带来了更多的不幸和牺牲,你还是赶紧抽身退出为好。我的想法是,如果我实在做不了一个伟大的好人,那至少应该保证自己做一个不坏的人,毕竟,做一个默默无闻、乐天知命、平平凡凡的好人,总比做一个轰轰烈烈、大奸大恶、遗臭万年的坏人更有利于社会,也更有利于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