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 幸福与痛苦3  

2007-10-03 01:01:00|  分类: 《悲剧人性与悲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己时,痛苦便油然而生。

进一步说,痛苦是对异化的感觉、体验和意识。这里同样存在着什么是真正的痛苦、什么是虚假的痛苦的问题。每个人只对自己认为是异化的状态感到痛苦,而对别人认为是异化的状态则未必有痛苦的感觉,甚至引以为自由并感到幸福。因此,我在这里也提出一条判断真正的异化和虚假的异化的客观标准:如果社会上每一个人都反抗某一类人所认为的异化,会导致什么结果?如果导致社会的和谐和发展,那么这种异化就是真正的因而应当

加以消除的异化;如果导致社会的混乱和倒退,则这种异化就是虚假的异化,这种异化不仅不应加以消除,反而应当被作为自由而得到加强。从这一标准出发,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只有对主体性和合理的自然需要的压抑才是真正的异化,因而对这种异化的体验才是真正的痛苦,而对反主体性的压抑和一定条件下对自然需要的压抑则不是异化,因而这种压抑所产生的痛苦就是一种虚假的痛苦

不同的人所认为的痛苦状态也具有一些共同的生理心理特征:难受、悲伤,甚至肌肉紧张、痉挛、流泪等等,但是,虽然痛苦是一种难受和悲伤,然而并非所有的难受和悲伤都是一种痛苦。这种区分初看起来是琐屑无聊和牵强附会的,但我之所以坚持认为反主体性得到实现和强化时所产生的快乐不是幸福、反主体性被压抑时所产生的悲伤不是痛苦,自然有我自己的理由。在我看来,幸福之所以是幸福,除了它是对自由的体验这一客观规定外,还有其本身的特征或自我规定,那就是,幸福这种体验能促使人所有生理的、心理的、道德的、审美的诸种因素趋向于更加有序、和谐和完善,从而使人趋向于更加健康,更能得到自由和发展。相反,反主体性得到实现和强化时所产生的那种快乐则使所有这些因素更趋向于分裂和混乱,使人更无生产性和主体性,使人陷入更深重的异化以至于完全的自我毁灭,怎么能把这样的快乐称之为幸福呢?同样,痛苦之所以是痛苦,也不仅在于它是对异化的体验这种客观规定,而且还在于,这是一种肉体上和精神上的真正创伤,这种创伤使人的主体性潜能难以充分地发挥,而对反主体性的压抑则并不导致这种肉体上和精神上的真正创伤,相反,倒是使人趋向于身心健康,使人的主体性潜能能够得到更充分的发挥和发展,对这种合理的压抑,人不应该感到痛苦而应该感到幸福,如果说对这种压抑感到难受和悲伤的话,那只是一种病态的感受,而不是一种真正的痛苦,比如对生产劳动的厌恶、对失去依赖对象的恐惧、当不成奴才时的绝望、作恶不成时的懊丧、遭到被侵略对象抵抗以至制裁时的恼怒、虚荣心受挫时的羞愤,等等。作为主体性受到压抑时所产生的难受和悲伤,痛苦本身就是一种对自由和幸福的渴望,然而上述种种虚假的痛苦却使人更加丧失理智,把人引入黑暗的深渊,正如虚假的幸福也把人引向自我毁灭一样。因此,可以把反主体性得到实现和强化时产生的那种病态的快乐或虚假的幸福和反主体性被压抑时产生的那种病态的悲伤和虚假的痛苦,称之为疯狂。处于疯狂状态的人,虽然有生理心理上的快乐或悲伤的剧烈表现,但不能体会到人生哲学意义上的真正的幸福和痛苦。

顺便说一句,在日常用语以至许多科学文献中,都是把快乐悲伤这对概念与幸福痛苦这对概念等同使用和交叉使用的。我认为,对这对概念加以上述区分,并不是琐屑无聊和牵强附会的。

现在我可以进一步论述低级的痛苦与高级的痛苦了。

所谓。低级的痛苦产生于一种受动的匮乏状态,只要这种匮乏被一定的实物所填补,这种痛苦便可解除,而高级的痛苦则产生于内在的潜能被堵塞,因此提供一个现成的客观对象并不能解除这种痛苦,只有通过发挥主体性潜能,创造一个新的对象,才能解除这种痛苦,比如,提供一个新的异性并不能解除失恋的痛苦,只有重新选择、寻找和追求,重新恋爱,直到获得新的爱情,才能解除失恋的痛苦;封给一个在体育比赛中失败的运动员一项荣誉,只会使他更加感到耻辱,只有在新的比赛中获取桂冠,才能解除他失败的痛苦。低级的痛苦在人处于静止的、与对象不发生积极关系的情况下也会产生,而高级的痛苦只能在人处于活动状态、与对象发生积极关系时才发生;低级的痛苦是生存需要引起的痛苦,高级的痛苦是发展需要引起的痛苦;低级的痛苦主要是一种生理痛苦,尽管也伴随心理上的不快,高级的痛苦则主要是一种精神痛苦,尽管也伴随肉体上的不快。

在这两种痛苦之间还有一种过渡状态,可称之为中级的痛苦,这就是空虚和无聊。这是一种由动力缺失或目标缺失所引起的痛苦,即自然需要得到了满足而主体性需要又不强烈而引起的痛苦。有这种痛苦的人,虽然物质生活比较丰裕,但他依然感到不满意,依然感到生活平淡乏味、没有意义,依然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狂躁、焦虑和苦闷。他之所以会产生这些痛苦,是因为他已经有了主体性倾向,他之所以不能摆脱这些痛苦,又因为他的主体性倾向尚未转化为一种强烈的主体性需要,因此他一方面无所事事,不知如何打发时光,同时也为自己处于这种状态感到羞耻。他感到自己对自己成了多余的人

低级痛苦—→中级痛苦—→高级痛苦,人不是处在这个系列中的这一环,就是处于这个系列中的那一环。哲学家叔本华断言根本没有幸福,人生即是痛苦:生存意志欲望永远无法得到满足,即算能得到完全的满足,人也会陷入没有欲望的痛苦即孤寂、空虚、厌倦之中。叔本华所谓的生存意志,是指维持生命的自然需要,并不包括追求自由与发展的主体性需要,因此,叔本华只注意到我所说的低级痛苦中级痛苦,而没有提到我所说的高级痛苦。另外,我所谓的中级痛苦的含义与叔本华所谓的孤寂、空虚、厌倦的含义也不相同:中级痛苦是一种处于过渡状态的痛苦,其中包含对新的生活目标的渴望,而孤寂、空虚、厌倦则是一种与欲壑难填相对应的痛苦,是一种完全的虚无和绝望。

我与叔本华的更大区别在于,他认为痛苦是不可超越的,其作用是完全消极的,只有否定生存意志本身,才能摆脱痛苦,而我则认为,虽然不可能绝对地摆脱痛苦,但却可以相对地摆脱痛苦,而且痛苦本身对获得幸福还具有积极的作用。

痛苦之为痛苦,在于它既是一种挫折感、失败感,又是一种对幸福的渴望。如果单有挫折感和失败感而没有对幸福的渴望,痛苦就不成其为痛苦,也就是说,痛苦会转化为一种麻木不仁,即所谓哀莫大于心死死,就是指对幸福不再抱任何希望,就是通常所说的心如死灰心如顽石心如古井,在这种状态中,人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悲哀和痛苦的了。正因为人还在追求幸福,所以才对挫折和失败感到痛苦。这样看起来,痛苦就既具有消极的作用,也具有积极的作用。

先说说低级痛苦的双重作用。低级的痛苦如长时间得不到解除,就会转化为一种严重的生理上的疾病并可能使人精神沮丧。长期的贫困生活可能会使人产生一些心理保护机制,来减轻由此而带来的痛苦,比如精神胜利法:借在精神上抬高自己贬低别人来安慰自己;自我欺骗即酸葡萄心理:自己得不到的就是不好的;投射:把权力和责任全部转嫁到天命或运气上,认为自己的处境是某种神秘力量安排的,因而是自己无法改变的。不仅如此,低级的痛苦还可能促使人去做出反主体性行为,如寻找依赖对象,希望有一种比自己更强大的力量能给自己带来幸福;卖身投靠,通过为虎作伥、助纣为虐来获取权力和财富;偷窃、诈骗、抢劫等等。

但低级痛苦也能促使人发奋图强,改善自己的命运和地位,最终不仅可以改变自己的客观境遇,而且改变自己的人格和个性,即使主体性得到很大的发展。贫穷往往使人努力奋斗,这与富裕往往使人慵懒堕落形成强烈的对照。家族的兴衰几乎遵循这样一条普遍规律:一个家族经过一、两代人的奋斗而繁荣了,随之就开始走下坡路,分家、出现嫖赌逍遥的败家子,直至抵押地产、拍卖家产,最后一代人则沦落为贫民,前后几代人,在才能、品德、知识等方面一代不如一代;相反,正是在贫穷的家庭中崛起一些最有才能的人。

空虚无聊这种痛苦也具有双重意义。一方面,它是自然需要满足后的无目标、无动力状态,而人的精力又要求发泄,这种无处发泄的精力就会造成人的紧张和焦虑不安,结果可能使人慌不择路地随便寻找发泄的途径,以至干出反主体性行为。另一方面,人在空虚无聊状态中,可能对传统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产生根本的怀疑,他会觉得感性的幸福也不过如此,享受多了也会索然寡味,因此他可能会向往一种更高级的幸福,这促使他追求新的生活意义,发掘自己内在的主体性。确实,历史上有许多出身富裕家庭的人,由于忍受不了空虚和无聊,

而投身于某种创造性的事业。

高级的痛苦也具有消极的作用,这种痛苦如长期延续下去,会引起精神上病态的反应,以至导致精神世界崩溃、人格分裂。但我认为,高级的痛苦更多地具有积极的作用:

1.高级的痛苦本身就是人积极选择的后果,而不是机体的一种自然状况。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有这样的痛苦,或至少不能同等地具有这样的痛苦。反主体型个人的主体性已经很微弱了,他只能偶尔感到主体性被压抑的痛苦。中庸型个人的主体性还不很强烈,他最关心的是感性的低级的幸福和痛苦,主体性需要是否满足,主体性潜能是否发挥,对他来说不是至关重要的,因此他并不能明显地和强烈地感受到高级的痛苦,如同他不能明显地和强烈地感受到高级的幸福一样。高级的痛苦主要是由人自己造成的,而不是由环境强加的,是由人向环境挑战引起的,而不是环境预先安排给人的。中庸型个人总是在环境许可的前提下,把几乎全部时间和精力放在满足自然需要上,而并不想通过改变环境来发挥和壮大自己的主体性,因此,他自然不会遭遇那些因为实现和发展主体性而招来的困难和危险。一个人越具有主体性并越是积极地去实现其主体性,他与环境的冲突就越是强烈和深刻,他遭遇的压力就越大,他受到的打击就越沉重,因此也就必然产生更大的痛苦。追求最高、个性最强、才能最优越、品德最高尚的人,正是最痛苦的人,相反,最无抱负、最平庸的人最无痛苦或只有一些低级的琐屑的渺小的痛苦,他们反而过着平静、安全、稳定的生活,无风无险地安享天年、寿终正寝。

2.高级痛苦是锻造人性的熔炉,经受并克服这种痛苦是把自己塑造成主体型个人的唯一途径。人为了追求更高的自由和幸福而陷入深重的痛苦之中,是逃避这种痛苦而退回到平庸状态还是超越这种痛苦而进入伟大状态,这首先取决于一个人是否有能力忍受和克服这种痛苦。软弱、怯懦的人被痛苦击溃,而刚强、勇敢的人,则全然不惧痛苦的到来,甚而充满战斗的豪情去迎接这种痛苦。他相信,自己是不可能被痛苦摧垮的;他明白,正是在与痛苦的交战中,才能最大地激发自己的主体性潜能,才能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更强大更完善的人。高级的痛苦发生于人与世界的深度的相关作用之中,因此,正是在这种痛苦状态中,人才能最真切、最直接地体会和认识到世界的本性、自己的本性以及人与世界的深刻关系。人不满足于现状而去改变世界,向世界挑战,逼迫世界回答自己的提问,逼迫世界显露其本来面目,而世界则拒绝、抵抗人的改造,逼迫人自己反省自己,自己显示自己。而没有高级痛苦体验的人则既不可能了解世界,也不可能了解自己,他们与世界处于朴素的原始的统一状态。因此他们的意识还处于一种混沌、蒙昧状态。

可见,高级痛苦对人是一种宝贵的财富。痛苦象潮水一样袭来,智慧而坚强的人咬紧牙关,不动声色地看着它肆虐于全身,他细细地体会和咀嚼这些痛苦,从中吸收养料和力量。他知道,这些痛苦是自己招来的,没有别的任何人能代替自己承受它们;他知道,自己需要这些痛苦,如同他渴望幸福一样;他知道,不经历这样的痛苦,他就永远不可能得到更高的幸福。正是在与痛苦的交战中,他把自己造就成为硬汉和英雄。

谁是硬汉?海明威回答说,是那个你可以杀死他但永远也打不败他的人,因为他永远也不会屈服。

是什么造成英雄的伟大?尼采回答说,是去同时面对人类最大的痛苦和最高的希望!

硬汉和英雄是那些迎着痛苦向前挺进的人,而懦夫和庸人则是屈服和逃避痛苦的人,他们脆弱的心灵承受不了痛苦的煎熬,他们曾经也产生过对高级幸福的冲动,但抬头一看前进道路上的暗礁、险滩、风暴、沼泽,禁不住不寒而栗:也许什么也得不到,同时又将失去眼下已经获得的现实利益和世俗幸福,算了,还是安分守己地度过这一生吧。

面对痛苦,人们可能会产生四种态度:报复、屈服、逃避、超越。下面我将举个例子说明这四种态度。许多人都追求纯洁、热烈、真挚的爱情,然而他们经常遇到失败,他们会怎样对待失恋的痛苦呢?

1.报复。这种人从此不再相信爱情,而且对异性产生深深的恐惧、怀疑以至仇恨——“男人都是骗子、色鬼女人都是水性杨花、人皆可夫的娼妇。有的人愤而终身不娶不嫁,有的人则走向另一个极端:玩弄异性。没有什么真正的爱情,只有肉体上的互相利用、互相发泄而已;对待两性关系,不要那么认真;男人或女人不值得尊重,只应当去操纵他们,驾驭他们:让那些臭男人们成排地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然后让我细细地戏弄和羞辱他们;让那些臭娘们去哭泣哀号吧,玩腻了,一脚踢开好了,不要去同情和怜悯她们,否则她们就会象苍蝇似地叮着你。不少人就这样在一次失败的恋爱后,变成心肠冷酷的虐待狂。

2.屈服。这种人沉陷于失恋的痛苦而无力自拔。过去的爱情一幕幕地重现在眼前,使他()无限地怀恋。昔日的恋人的一颦一笑,回忆起来比当初更新鲜、更生动、更迷人。一想到自己曾经伤害过他(),心中便充满强烈的、无法排遣的内疚与悔恨,这种内疚与悔恨足以阻止他()把自己的感情转移到别的异性身上。假如他()尝试着与别的异性接触,就会对这个异性处处挑剔,同时会产生一种罪恶感,觉得自己与别的异性接触对不起从前的恋人。多少次他()也强烈希望改变现状,寻找新的爱情,可是一到关键时刻,他()就精神紧张、不知所措,甚至当对方对自己主动时,也无法激起自己的热情。这种人已经被自己过去的痛苦所主宰,他()很可能因此而失去生活的乐趣,失去工作热情;他()可能会拼命地忘我地工作,但这是自我强迫的,不过是想在工作中忘记自己的痛苦而已;他()变得抑郁、孤僻、古怪,生活对他()成为漫长的苦刑,不知要熬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种人在心理学上被称为自虐狂

3.逃避。要获得真正的爱情是如此困难,实在超出我的能力:要克服家庭的压力,要不顾社会舆论,要忍受众叛亲离的孤独,甚至要丧失自己的社会地位、名誉和前途。也许爱情不过就是那么一回事,不必为此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姑娘,不是我对你不真心,实在因为这个社会不容我们的爱情;小伙子,我爱你,但我实在抵抗不了父母的反对——他们都老了,我要是与他们决裂了,谁来照顾他们呢?好吧,那就让我们各奔前程吧——我去娶个门当户对的,你去嫁个父母满意的,让我们各自安居乐业、生儿育女,到老了享受天伦之乐吧。这是一种庸人的态度。

4.超越。最初,失恋的巨痛攫住了他(),使之悲伤欲绝、心如刀绞。自己用全部热情和心血来培育爱情,而突然间,爱情随风而逝,爱人一去不返!这实在让人难以相信。他()日日夜夜思念着自己的爱人,以至于寝食俱废,身心交瘁。但是这段时间不会持续很久,因

为他()是一个强者。他()开始冷静地分析失恋的原因:如果是对方辜负了自己的爱情,那就说明对方不能理解和接受自己,说明对方与自己追求的不一样,说明对方不配自己或者不适合于自己;如果问题在于自己不适合于对方,或者因为自己有严重的缺陷,或者因为自己的生活习惯,那么对方完全有权作出自己的选择,相反,强行结合必定会带来痛苦,还不如此时分手,自己也有更多的机会追求新的爱情。无论如何,都没有理由绝望,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把自己吊死在一棵树上。过去的爱情是值得永久怀恋的,但更美好的是明天的爱情。即算未必能够获得比过去更美好的爱情,也不能让自己成为过去的殉葬品,因为人之所以是人,应当生活在现在和未来之中,过去是应当加以细细咀嚼和消化的,同时也是应当加以超越的,只有超越痛苦,才能获得幸福。思路至此,豁然开朗,不禁豪气迸发,引吭高歌,珍重吧,我过去的恋人,让我们各自重新去寻找新的更美好的爱情吧。这就是我所谓的主体型个人对待痛苦的态度。对待失恋可能会产生这四种态度,对待别的痛苦亦然。前三种态度使人停滞和退化,或至少使人陷入更无法解脱的痛苦之中,因此是不可取的。只有超越的态度才能使人走出痛苦,得到幸福。

如同自由与异化交织于人的一生,幸福与痛苦也与人生同始终。幸福与痛苦是互相规定的,正因为处在痛苦中,才热烈地向往幸福,正因为向往幸福,痛苦才更加不堪忍受。一个体验不到幸福的人,他的痛苦就会变成暴戾、乖张、凶残、冷酷的疯狂;一个对幸福不再渴望与追求的人,已经成了一个活死人。同样,一个对痛苦缺乏感觉的人,会使自己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正是在承受和抵抗痛苦的过程中,人才变得强大起来,才培养出争取自由的力量。一个成天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人,如果不是一个白痴或傻瓜,就是一个不可救药的庸人,一具失去了人的感情的、麻木不仁的行尸走肉;一个娇生惯养、很少经历痛苦的人,是一个无力参与人生斗争的可怜虫,一点小小的风浪和打击就会使他丧魂落魄、土崩瓦解。幸福与痛苦,离开对方,就不成其为自身了。幸福和痛苦又是互相渗透的,由于一个人很难得到全面的完全的自由,因此,最幸福的状态中也会包含某种若有所失、隐隐约约的痛苦;同样,处于痛苦状态的人,由于意识到自己能承受和抵抗痛苦,心中也会升起做人的骄傲和自豪。幸福和痛苦又是互相转化的,那些在痛苦中坚韧奋斗的人是有福的,而那些在幸福中得

意忘形、不思进取的人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幸福与痛苦的关系:

当你身遭痛苦时,

请从痛苦挖掘幸福;

当你奋力追求幸福时,

请准备承受痛苦!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