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 幸福与痛苦2  

2007-10-03 00:55:00|  分类: 《悲剧人性与悲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现象、经验界,追求世俗的感性幸福,又属于本体、超验界,追求理性的道德的幸福。但有世俗幸福的人未必有道德,而有道德的人未必能得到世俗的幸福,这是一个永恒的二律背反,或许只有上帝和灵魂不死才能保证两者的统一。

确实,现实生活中到处可见这种令人悲愤的现象:无才无德者往往有钱有势,而有才有德者往往无钱无势,甚至缺乏基本的物质生活条件,前者饱尝世俗的享乐,后者则只有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独自得到安慰。多少伟大的思想家、科学家、艺术家、社会活动家,一生成果辉煌,为人类作出了巨大贡献,可他们生前得到了些什么世俗的幸福呢?只有贫穷、饥饿、疾病,只有漂泊、流放、牢狱。贝多芬的音乐留传千古,但他一生穷愁潦倒,死时孑然一身。梵·高的一幅《向日葵》,在伦敦拍卖市场卖到2250万英镑,但他生前无声无息、贫病交加,连一幅作品也得不到发表。生前不被承认,反遭迫害,死后殊荣加身,光被万表,这大概是伟大人物的普遍命运,正如杜甫曾深有体会地感叹的那样:“千秋万世名,寂寞身后事。”一想到这些,你就不能不痛恨人类的忘恩负义!可恨世人一面靠赞扬、宣传那些伟大的先辈来谋取自己的私利,一面又继续对现实生活中正在诞生、成长的伟大人物施之以压制和打击,甚至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什么时候才能打破这种恶性循环?

一个得到了感性的世俗幸福的人未必会去追求高级的幸福,这取决于这个人的个性结构中主体性发展的程度。主体性程度较高的人会对单纯的世俗幸福感到腻烦,而去追求更新更高的幸福;主体性程度较低的人则满足于现状,不再进取,不思创新。多少曾经奋斗过的人在安乐的生活中逐渐变成一个庸人。确实,人人都可以追求世俗的幸福,但世俗的幸福又可能成为杀人的毒药,使人懒惰、虚荣、耽于享乐、停滞以至退化。

可见世俗的幸福只是低级的幸福,追求这种幸福只能使人的主体性的发展达到一定程度,而不能使之孜孜不息地发展直至生命的结束。唯有对高级幸福的追求能够永远激发人的生命力和创造力,使人永葆青春。

另一方面,一个得不到世俗幸福的人未必就得不到高级的幸福。也许,正因为得不到世俗的幸福,反而更强烈地激发人的创造潜能。贫穷困苦可能窒息天才,也可能孕育天才。孤独出哲人,愤怒出诗人,耻辱中崛起英雄豪杰。人之所以为人,奇妙之处正在于,在任何一种客观境遇中,都不可能只产生出一种类型的人。有的人顺应环境了,被环境淹没和同化了,而有的人,压力愈大,反抗愈烈,生命力和创造力愈得到扩张和焕发,这些看起来过着凄惨、不幸生活的人,反而得到人生最高的幸福。这再一次表明,人不完全由环境塑造,他是自我塑造者。

但是尽管如此,上述两种幸福在分开时都只是片面的幸福,只有两种幸福的统一,才是一种全面的幸福。

只有在具备下述前提之后,才能普遍地达到全面的幸福,而这以前,全面的幸福最多只是偶然的现象而已:

1.绝大多数人的个性结构发生了根本变化,其中主体性开始占优势;

2.人们不必为争夺生活必需品而花费自己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

3.社会结构是民主的,能够有效地抑制人的反主体性和反主体型个人。

这是就全社会范围而言,三个条件中哪一个达不到,就很难普遍地达到全面的幸福。但这并不是说,个人要等到这些条件都具备以后才去追求全面的幸福,而毋宁相反,正因为个人对全面幸福的追求,这三个条件才能具备。那么,在有限的条件下,个人如何达到全面的幸福呢?

首先,在自然需要得到一定满足的情况下,人应当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开发和培养自己的主体性需要和潜能。为什么在同样的条件下,有的人发展了自己的创造才能,有的人则碌碌无为呢?完全在于个人的努力不一样。新型个性的塑造需要客观条件,但更需要自己的努力,否则,即算客观条件具备了,也将依然故我。经常看到许多人在八小时工作以外,百无聊赖,把时间浪费在闲逛、打牌搓麻、酗酒等种种非生产性活动上,实在为他们着急。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利用这些时间多读点书,培养一、两种高雅的兴趣,训练一、两种高超的技能。他们不改变自己,又如何能改变他们的社会地位呢?人人都不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社会结构又怎么发生变化呢?如果人人都把自己的素质提高了,他们就有能力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从而,社会结构也就会随之而变化了,个人达到自己更高级的幸福和条件也就具备了。低级的幸福可以通过非生产性手段去获得,唯独高级的幸福必须用生产性手段去获得;低级的幸福可以因别人而获得(如继承遗产等),唯有高级的幸福只能靠自己去创造。

其次,主体型个人不能对自己太苛刻,以至成为禁欲主义者——这不仅因为感性需要得不到满足本身会引起痛苦,而且更重要的是,感性需要的不满足会深刻地影响主体性的实现,使之片面发展以至畸形发展,使人生变得沉重和阴郁。比如,一个人生来就是要与异性结合的,性欲的满足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性欲长期受到压抑或只得到病态满足(如手淫、意淫),就可能会形成一种压抑的、内倾的、自卑的以至自虐的性格,使自己的创造潜能得不到充分发挥,结果对高级幸福(如创造的快乐)的体验也是孤独的、悲凉的、黯然销魂的。

因此,主体型个人不仅要使主体性的发挥本身成为目的,也应该使感性需要的满足成为目的,从而也使主体性的发挥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满足感性需要的手段,使工作、劳动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谋生的活动。主体型个人也有感性血肉存在,怎么能不食人间烟火呢?应当克服对物质利益的鄙弃这种清高心理。可以说,清高心理一害自己,二害社会:

1.用清高心理来麻痹自己,让自己忍受种种不公正的待遇,这类似于一种精神胜利法。多少知识分子被清高心理所害,终生过着贫穷的生活,并过早地失去自己的生命。可叹历代文人还对此大加颂扬。直至今天,还有许多知识分子把争取自己的正当利益视之为“向国家伸手”,有失自己的体面和尊严,又居然还有人把这种愚不可及的心态吹捧为什么“只求奉献、不求索取”的共产主义道德。

2.清高心理对社会发展极为不利,一方面由于主体型个人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以至壮年夭折,使社会的发展失去一份积极的推动力;另一方面,主体型个人放弃自己对物质利益的正当追求,实际上是纵容了另外一些人对物质利益的非正当追求,默认了社会的不公平并使之恶性延续下去。

可见,清高心理本身就是一种惰性以至奴性心理,本身就是反主体性的一种表现,这是主体型个人应当克服的劣根性之一。主体型个人也应当奋起争取和保卫自己的物质利益。主体型个人理直气壮地追求正当的物质利益并推动和激励所有的人追求正当的物质利益,将既推动社会生产力的迅猛发展,又改变劳而不获、获而不劳、多劳少获、少劳多获这种不公正的社会分配制度。

人的主体性活动固然不能归结为谋生或获取物质利益,但当这种活动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时,其创造者为什么不能心安理得地获取其相当以至绝大部分呢?一个发明了能产生巨大产值的新技术的人成为百万富翁是完全正当的,相反则是极不公正的,社会无权剥夺发明者的权益,发明者本人也绝不能屈从于这种剥夺。发明者本人也许是个对物质财富没有多大欲望的人,对此不以为然,但他应该想到这是一条社会公正原则,破坏这条原则或默认这种破坏,都将破坏社会成员的公平竞争,损害社会的生机和活力。他可以用这些钱去资助科研、教育和社会福利事业,但他首先应该得到这笔钱,——这不仅是他的权利,而且简直是他的义务。在这一点上,清高态度是有害无益的,是不负责任的。

中国知识分子的清高态度深受儒家重义轻利观念的影响,这是一种表面上崇高实则有害的观念。义产生于利,或者说产生于不同利益之间的合理制衡,根本就没有一种超于利之上的抽象的义,这种义不过是统治阶级的辩护士们臆造出来的窒杀人性的枷锁而已。中国的知识分子总是含辛茹苦、忍辱负重,为了那抽象的义,为了那抽象的国家、民族利益,为了那抽象的“天下”牺牲自己,结果反而促使国家、民族走向衰萎,——知识分子不仅自己清高,鄙薄物质利益,而且通过哲学、艺术、道德、宗教等向国民渗透这种东西,结果使国民失去公开地追求物质利益的热情和勇气;另一方面,统治者则利用这种情况聚敛民脂民膏,过花天酒地、荒淫无度的生活。这样的国家和民族怎么能够健康地发展呢?

 

高级痛苦、低级痛苦、虚假痛苦

 

幸福悄然而逝,痛苦骤然降临……此刻,就在我思考和写作“幸福与痛苦”这个题目时,正陷入一种剧烈的痛苦之中。

而我并不惧怕痛苦,在某种程度上,我甚至欢迎和喜爱痛苦,正象我在口味上极嗜酸、麻、苦、辣一样。甜的东西,也能吃,但兴趣不大。

所以我敢于在这里,在坚忍地克服现实的痛苦的同时,向“痛苦”这个题目挑战。我要打开“痛苦”这一黑宫的大门。

痛苦是普遍的。

芸芸众生,谁不会遭受到痛苦?穷人是痛苦的,因为衣食不足,因为缺医少药。富人和权贵是痛苦的,他们被自己的贪欲和野心所煎熬、被阶级内部和家庭内部的倾轧搞得惊恐不安,还得时时提防穷人和被压迫者的反抗;他们拚命地追求权力和财富,反过来被权力和财富所支配,成为权力和财富的战战兢兢的守护者,永远不能得到心灵上的安宁;他们得不到人世间真正的理解、同情和爱,而只能得到嫉妒和仇恨,有时还要身败名裂,遗臭万年。生活在僻远乡村的居民是痛苦的,因为落后、闭塞、向往外面的世界和城市文明而又不得不株守在古老的土地上;生活在城市的居民是痛苦的,因为交通拥挤、噪音、空气污染,因为人与人之间彼此的疏远。无知的人是痛苦的,因为遭人欺愚、被人耻笑;有知识的人是痛苦的,因为懂得太多,因为一旦把真理说出,就会给自己招来灾祸。平凡的人是痛苦的,因为他一生默默无闻,就象蚂蚁一样生活和死灭;英雄人物是痛苦的,因为他成了众矢之的,因为他壮志未酬而身遭危难,因为他有心报国而无力回天。

一个人的一生又何时不遭受痛苦?年幼时,脆弱无力,比动物更不能保护自己,稍大一点就要挨大人的斥骂和巴掌。进入青春期,不断与人冲突、与自己冲突,陷入孤独、苦闷和自卑之中,有时简直陷入绝望:当满怀忠诚被背弃、满腔热爱被拒绝时,你便会不由自主地怀疑起人生和生命的意义来。进入成年,更多的痛苦降临了,工作、社交、家庭、经济、政治,各方面的矛盾包围着你,逼迫你作出自己的选择。老了,不行了,不再那么争强好胜了,不再拚命挣钱谋权了,对异性不再那么强烈地需要了,痛苦似乎平息下去了,可是猛然间新的更强烈的痛苦又无情地降临了:死亡迫在眉睫,使你感到恐惧;后人们都在忙自己的事,自己被孤零零地撇在一边;老伴先走了一步,这最后的日子如何捱过?

痛苦又是必然的。

做人就要经受痛苦,只有做神仙才是不痛苦的,因为神仙是无欲念无思虑、不食五谷、金刚不坏长生不老的,而人则是有生有死、有需要、有激情、有缺陷的。世界不会自动地满足人,人必须依靠自己的努力满足自己,当自己无力满足自己或因为与人冲突而不能满足自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