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二章 交往与爱情1  

2007-10-24 00:04:00|  分类: 《悲剧人性与悲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有了财富,有了权力,有了自己毕生为之奋斗的事业并且可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他可能依然会感到孤独,他的生活可能依然是阴郁的和沉重的而缺乏明朗欢乐的色彩;他会感到自己艰苦努力而获得的一切都黯淡无光,他经常会感到疲惫不堪以致想放弃自己的奋斗,他会经常陷入自卑之中,怀疑自己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他的内心深处有一片可怕的空白,这片空白时而缩小,时而又扩大,无情地吞噬他的生命和灵魂;他感到自己残破不堪,如落叶一般凋零飞扬,不知所终。

因为他缺少友谊和爱情。

确实,没有友谊和爱情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没有友谊和爱情的人是残缺不全的人,——他可能是一个杰出的以至伟大的人,但却不是完整意义上的人。人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存在物:他强烈地追求自主、自尊、自强、自立,追求自己的个性,但同时也忍受不了因此而产生的孤独;他渴望得到别人的理解、共鸣、同情和爱,而且他也渴望去理解和爱别人。自己有了幸福,愿意与人分享;自己有了痛苦,需要对人倾诉。看到别人幸福,他心里也洋溢着欢乐,看到别人痛苦,他的心也一阵阵紧搐,止不住流下同情的泪水。要是所有这一切都不可能,他就只能孤零零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甚至会因此而失去生活的勇气,甚至会因此而变态、发疯、自杀。

十九世纪两位最伟大的天才尼采和梵·高不幸就是这样的人。尼采哲学是哲学史上的一朵奇葩,其风格古今独步、无与伦比,其内容奇警深邃、振聋发聩,他的人生事业可以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但他一生几乎没有知交,爱情上一片空白;他如孤魂野鬼,到处漂泊流浪。为了保持和发展自己的个性,为了坚守自己的卓绝和伟大,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自己曾经表白说,在孤独欲狂的时候,真想去拥抱随便哪一个人。但他天性桀傲,不愿向流俗低头,于是他蔑视众人和妇女,他告诫人们说:当你到女人那里去时,别忘了带着鞭子。尼采终于发疯,虽然有其先天的生理上的病因,但孤独至少是其发疯的重要原因。

梵·高在绘画史上的地位正如尼采在哲学史上的地位,其影响震动整个二十世纪。他的作品在后世拍卖时创下世界最高纪录,但生前却不被人接受,其风格不被人理解。他穷愁潦倒、孤苦伶仃,虽曾有过一个女人,但她不幸、粗俗,只是给梵·高带来伤害。他终于得了癫痫病,并在一次发作时自杀身亡,年仅37岁。

象尼采、梵·高这样在事业上成就辉煌而在友谊、爱情上极其不幸的人,还可以列出长长的名单。造成这种情况的两个基本原因是:第一,他们的追求、事业、价值观念、感情、信念等等远远地高出于同时代人,因而不仅不为同时代人所理解和接受,反而受到同时代人的冷落、攻击和伤害。他们总是触犯了当时的统治者,统治者自然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而一般民众又都在埋头于自己的生存、战战兢兢以求自保,对这种人的命运并不关怀,哪怕这些人在为民众本身的利益而流血牺牲。处于两者之间的市侩和庸人,满足于现状,不思提高自己,因而心胸狭隘,容不下这样的天才,他们对天才们充满嫉妒,想方设法要把他们拉到和自己同等的水平线上。所以最伟大的人物往往注定要孤独终身,只能在人群的夹缝中保存和发展自己。第二个原因是,这些人为了在一个平庸的以至险恶的世界上保持和发展自己的个性,往往不仅要付出物质利益、社会地位等方面的外在的损失,而且要付出人格上、心理上的内在的代价,他们多多少少有些人格上和心理上的变态,这使他们孤僻而不随和,怀疑而不信任,高傲而不宽容,这也妨碍他们获得友谊和爱情,有时因此而在两个天才人物之间发生剧烈的争吵,如著名的卢梭与狄德罗之争、梵·高与高更之争、罗丹与卡米耶之争、弗洛伊德与荣格之争,等等。

人生在世,只有两条途径才能使自己获得伟大与不朽,因而使自己得到某种终极的归宿和安顿,这就是去创造、去爱。唯有创造才能确立自身特殊的、独一无二的存在,才能使自己渺小和有限的生命扩张开来和延伸下去;唯有爱才能确立自身普遍的、包罗万象的存在,才能使自己承纳万物与人类,从而达到灵魂与世界的交融和共鸣。创造与爱不可分离,只是侧重不一样。创造包含爱,创造者总是力图超越自身的狭隘性,他追求丰富的能达到普遍和绝对高度的个性;爱包含创造,爱者不是被动地接受,而是与对象主动地交流,他的爱不是把自己消解到对象之中的而是以自尊为前提的、保持自己个性的爱。无爱的创造,便不再是创造而转化为破坏,无爱的自尊转化为虚妄、贪婪以至于奴役和掠夺;同样,无创造、无个性的爱已不再是爱,而只是消极的接受以至于受虐而已。

只有当一个人同时在创造和爱时,他才是一个完整的人,才真正找到自己的归宿。尼采之所以能成就自己的事业,之所以能独立支持自己奋斗几十年,因为他在爱。他决不是一个无爱的人,决不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啊,实际上,他是一个多么热爱生命的人,只不过他的爱不那么现实而已。那是对他浪迹于其中的大自然的酷爱,那是对那些表现出生命和强力的伟大艺术的钟爱,那是对未来新型的人类、作为强者和超人的人类的热爱。但尼采的爱又不是完整的爱,他得不到现实生活中人人都需要的爱:他既不被人爱,也不能去爱任何一个他瞧不起的弱者和庸人,因此他既得到了归宿,又没有得到归宿;他既丰盈充满,又空虚落寞;他时而感到极度的幸福和喜悦,时而感到无比的痛苦和悲伤;他时而感到与宇宙生命的合一,时而又感到被世界无情地抛弃……于是他发疯了。现实的爱的匮缺反过来也给他的创作带来消极的影响,因此,尼采作品中也有些不健康的因素:对自己过分推崇,对众人过分蔑视;只对愚众加以鞭挞、棒喝、讥刺、挖苦,而缺乏一种温爱、一种仁慈、一种设身处地的同情、一种殷切的希望、一种同胞般的关怀;他只是怒其不争,而并不哀其不幸,他把责任全归到他们自己头上,而没有强烈地谴责和清算那些制造罪恶、愚昧和痛苦的人。

 

交换、交情、友谊、博爱

 

人有与他人、社会和大自然进行交往的倾向和需要。最初,交往是由生存的必然性所要求的,特别是在原始人那里,不与他人合作、团结,个体就不能生存下去。在分工和商品经济发达的社会里,每个人的需要的满足都依赖其他许多人的劳动,不同的个人通过交换产品来满足彼此的需要。人们在相互交往中,逐渐认识到,人与人的合作、友爱,不仅可以增强整体的力量,而且对个人的自由和发展是极为有利的,这样,交往就内化为一种自觉的要求,甚至变成一种无意识的内在冲动和需要。

最基本的一种交往是互惠的交易,或可称之为“交换”,“交换”具有如下一些特点:

1、交换是一种彼此利用、彼此以对方为手段来达到自己目的的交往。交换的双方并不以对方需要的满足作为自己的目的而只以自身需要的满足为目的,但承认对方也是如此,在此基础上,双方遵照一定的交易原则、订立一定的契约来彼此以自己的产品交换对方的产品。因为对方的产品正是自己所无而又需要的,所以,交换就是完全自愿的和相互得利的。

2、这种交换只局限于交换双方的产品、财富、权力等外在的东西,而并不是一种内在的人格和心灵上的交融,进行这种交换的双方并不关心对方的才能、人品、个性、修养等等,只要符合公平的交易原则,交换就可以进行,而不必去追问对方的心理、道德等方面的状况。到商店去购买东西,不必去过问经理和营业员的为人,只要商品价格合理就行,这种交换不需要任何深刻的心灵上的交流,只需要一定的文明礼貌就行。售货员对顾客的热情大都是希望给顾客留下好印象,以后多多地光顾,从而使自己的柜台生意兴隆。

3、这种交换本身并不满足什么内在的需要,而只是达到满足别的需要的手段。到书店买书当然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精神需要,但满足过程是书到手后才开始的,至于顾客与书店主人的交换则纯粹是一种商品货币关系,本身并不满足什么内心的需要。

交换是人与人之间一种最基本最普通的交往,它同生产一样,是人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条件之一。特别是在一个分工和商品经济很发达的社会里,没有交换,一个人就根本不可能获取自己所需要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

交情是在交换基础上形成的人与人之间更深层次但范围较窄的交往。交情的特点是:

1、交情不再象商品交换一样遵照客观的价值规律、市场法则和经济法规来进行,而是按照一定的道德准则来进行,因为这不再是一种大范围内的公共的、大众化的交往,而是一种小范围内的私人之间的交往,因此,除非发生什么刑事民事案件,社会、法律对私人交情这种交往并不干预。

2、交情仍然以彼此满足自身需要、从对方获取好处为主要目的,但彼此之间已不再那么讨价还价、斤斤计较。交情双方比交换双方更尊重对方的利益,彼此之间有更多的谦让以至馈赠,但也远远没有达到以对方为自己目的的程度。

3、交情双方已开始对对方的内在方面,对其人格和道德水平有所挑选,彼此之间开始建立一种感情上的联系。当然,这仍然不是交情的主要方面,主要方面仍然是以自己的产品、

力和劳务来获取对方的产品、权力和劳务。如果对方人品太次、不守信用、吝啬、贪婪、损人利己等等,就很难有人与之建立交情。人们一般只和那些他们认为具有守信、重诺、不骗人、直率、大方等基本道德修养的人建立交情。

交情之所以产生,主要仍然出于一种在社会上生活时互相帮助的客观必要性,仍然不是出于一种内在的主体性需要。人的需要是各方面的,市场未必能及时和全面地满足(特别是在市场经济不发达时),而周围有人正好能满足某种市场满足不了的需要,这个人并不拿自己的产品或劳务到市场上去与别人交换,而只与某些他特别看得起的人进行交换,比如你的电视机坏了,市场一时提供不了服务,这时候你就会想到请某位与你有交情的人帮忙,他正好有修理电视机的技术。另外,人总有困难的时候,急需得到别人的帮助,而暂时无力回报这种帮助,这也需要特别的交情,比如向人借钱,如对方收取利息,这是一种纯粹的交易,如对方不收利息,那就是一种帮助,就是一种交情,当然,他要是不看重你这个人,他是不会轻易借钱给你的。不过,交情仍然是一种交换,仍然受双方物质利益的限制,所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礼尚往来”,如果欠人家的“情”太多,就会失去交情。

交换和交情对每一个人都是必不可少的。但在这个问题上经常有两种偏颇的看法。

一种是过分注重交换和交情以至于几乎完全依赖于交换和交情而忽视自身的自立、自强和自我发展;在交换和交情上花费过多的时间和精力,如用许多时间逛商店、不厌其烦地讨价还价、热衷于编织关系网、成天忙于请客送礼、想方设法挤进各种社交圈子,等等。但是,人的时间有限,花在交换和交情上的越多,花在事业上的时间就越少,从而损害了自身的发展。另外,过分注重交换和交情的人,往往把人际交往局限在这一水平上,而不希望建立更深挚的人际关系;他没有更为高尚的感情,而几乎变成一架成天计算利害的机器。

另一种态度则对交换、交情持鄙视、否定的态度,其理由也有二:一是认为自己有限的时间花在事业上还不够,哪还有功夫去搞什么人际交往,苦就苦一点,吃亏就吃一点,最重要的是要有所成就;二是认为交换和交情是鄙俗的、彼此利用即彼此以对方为手段的,因之不符合人是目的这一条道德准则,历史上有一些思想家甚至对交换和交情进行激烈的道德谴责。这两种观点都是偏颇的。交换、交情固然要花费一定时间,但也可以节省时间。什么事都是自己亲自去忙,岂不耽误更多的时间?如果为图省事和节约时间而把事办砸了,岂不要耽误更多的时间?通过交换、交情,既能更好地改善物质生活条件,也能促进事业的发展。一个人要是在交换和交情上花很少的时间和精力,必然给自己造成许多人为的困难和烦恼,因为那些只有通过交换和交情才能解决的问题是逃避不了的,就算一个人自己可以简简单单地生活,但他还有家庭,还要对父母、妻子、儿女负责。由于不善交往,反而妨碍了事业的发展,而且即算事业上有了成就,这些成就也不能通过交换和交情这两条重要途径得到社会承认,结果是空忙一场。其次,交换和交情并不是不道德的,至少,它与剥削、侵占、掠夺等等不道德行为有严格的本质上的区别,因为交换和交情至少承认对方是他自己的目的,这里已包含了对人的一种尊重,而并不是把人当作达到自己目的的单纯手段。交换和交情是互惠的,因而是道德的。既然交换和交情既是有用的即能够增加效率和利益的,又是道德的,并不损害他人,那么中国知识分子传统的对交换、交情的那种迂腐、清高的态度就是完全荒谬的。其实,中国往往并不缺少那种高尚友谊、那种异性兄弟之间的生死刎颈之交,最缺少的倒恰好是平等的交换和交情,而在一定历史阶段,正是平等的交换、交情才构成对不平等的人际关系的直接的强有力的对立面。马克思就曾说过,商品是天生的平等派。正是商品经济的普遍发展才打破封建的等级专制制度。平等互惠的交往对那种互相欺诈和损害的交往,也是一种道德上的真正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