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一章 职业与事业2  

2007-10-24 00:03:00|  分类: 《悲剧人性与悲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人事业与人类事业

 

个人的事业在于发展自己的个性、开发自身的主体性,使自己获得真正的自由和幸福,获得伟大和不朽。人类的事业则在于按照自己的需要来开拓无限的宇宙从而使自身这一族类在宇宙中无比强大并永远存在下去,也在于按照宇宙赋予的可能性开发人类自身所蕴藏的全部潜能。人类为了完成这一宏伟的事业,就必须把自身组织成为一个有机的强有力的整体,而为了组织这样一个整体,个人之间的分工就是完全必要的。

社会分工是客观的、必然的,而个人的追求却带有强烈的特殊性和主观性,这两个方面怎样才能统一起来呢?

应该说,分工和个性的发展从根本上说来具有一致性。如果没有分工和交换,那么人类就不可能生产出种类繁多的产品,因此,也就无法满足个人多种多样的需要。个人自己生产不了而又需要的产品,别人可以生产,而且产品是由专人来生产的,质量就比较高。每一样产品都由个人自己亲自去生产,这不仅是不可能的,而且即算个人能生产好几种产品,其质量也会很粗糙,这样一来,个人需要就必然处于原始匮乏状态。其次,分工促进个人能力的发展。一方面个人由于专门从事某一类活动,因此,其专门生产能力必然大大提高,他甚至能总结长期生产活动的经验,发明出新的工艺和技术;同时,各个个人通过互相交流,又可以获得别人发展出来的专门知识和技能。这样一来,个人在使自己的能力专门化的同时,也使自己的能力普遍化。相反,如果社会上所有的人都从事同样的工作,各个个人的能力就必然得不到专门的发展,也不可能形成丰富的、多方面的人类能力系统。可见,分工不仅能增进整体的利益和力量,而且归根到底能增进个人的利益和力量。

但是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而且在分工的历史发展的早期阶段,许多个人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们只是为分工作出了重大牺牲,而没有得到多少分工带来的好处。

1、分工导致个人能力的片面化。分工不一定导致合作,分工不同的生产者之间只是交换产品,而并不交换生产技术本身,相反,他们倒是想方设法保守自己的技术,使之成为祖传的秘方,以便能获得技术上的垄断地位并因此而获取更大的利益,这就使各个个人处于孤立的片面发展的状态,与此相比较,分工以前的个人倒是有某种原始的完整和丰富。分工甚至导致个人才能的畸形发展,导致个人的身心为这种才能的发展付出牺牲从而使个人成为这种才能的奴隶。大工业生产建立在最细密的分工的基础上,生产过程被分解为许许多多的环节,每个工人的活动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他们只是跟着机器的节奏反反复复地作同一个动作,这个动作倒是可以练到空前熟练的程度,但这以损害工人的身心健康为代价。恩格斯曾指出,不仅工人阶级,“而且直接或间接剥削工人的阶级,都因分工而被自己活动的工具所奴役;精神空虚的资产者为他自己的资本和利润欲所奴役;律师为他的僵化的法律观念所奴役,这种观念作为独立的力量支配着他;一切‘有教养的等级’都为各式各样的地方局限性和片面性所奴役,为他们自己的肉体上和精神上的近视所奴役,为他们由于受专门教育和终身束缚于这一专门技能而造成的畸形发展所奴役。”

2在所有的分工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是最重要的分工。从客观上说,如果把、由时间平均分配给每一个人,那么人类的精神、文化的发展确实是不可能的,只有那些摆脱了沉重的体力劳动而专门从事脑力劳动的人,才能用这些自由时间发展人类的一般智力,创造出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哲学、艺术等等,这样就出现了人的精神发展的巨大的两极分化:一些人在精神上达到较高度的丰富,另一些人则陷入精神的贫困之中。应当说这虽然有人为的因素在起作用,但也是分工发展的客观要求。人对自己的体能的开发总是有限的,而对自己的智能的开发却可以是无限的,因此,人类进步的方向就是进一步开发智能,提高智能、知识、技术等等在物质生产和全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只有这样,人类的进步才可能是迅速的、加速度的,否则就只能象乌龟一样爬行。尽管体力劳动者在精神发展上间接地得到这种分工的好处(如新的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的推广),甚至直接得到好处(如知识的普及),但这种精神上的两极分化终究是不公平的,只在一定历史时期是合理的,—当人类的物质资料生产力水平大大提高,自由时间大大增多,就应当消灭这种状况。

3、由于各个个人之间进行了分工,就使整个社会的综合管理工作变得越来越重要,并且也终于成为一种专门的职业,即一部分人从生产活动中抽身出来,专门从事社会管理工作,但在人类历史的一定阶段,社会分裂为对立的阶级,形成了等级专制制度,从而使劳动者(包括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与管理者之间的分工成为固定的和强迫的,劳动者失去管理社会的权力,而统治者则把这种管理变成对劳动者的压迫和奴役。这种状况造成劳动者管理社会的能力的匮缺,这种匮缺又反过来使他们遭受更大的压迫和奴役。

以上三个方面是历史上分工所具有的主要弊害,它们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分工所带来的好处。因此,人类不能停留在分工的现有水平上,应当消灭分工的这些弊害。分工是永恒的,人类越是要全面地加强和发展自己,进一步的分工就越成为必要;只有分工才能使人类全面地开拓宇宙以及自身的潜能,也只有以分工为前提,才有广泛的全面的合作,而这种合作终究对个人的发展是极为有利的。因此,问题不在于消灭分工,而在于消灭旧式分工的片面性质和对抗性质。

1、消除旧式分工对个人的强制性。

确实,分工具有具体个人所不能支配的客观趋势和规定性。在一定阶段,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产业结构和社会结构,它们在人数上按什么比例构成,这不是由具体个人决定的,而只能按照所有人的需要和能力状况来构成。每一产业或社会部门需要具有多大规模、需要多少人员,这是一种客观要求,个人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许多人从小就梦想当作家或诗人,在一定历史时期,社会不需要那么多作家和诗人,而需要更多的工程师和熟练工人,因此,必有一部分文学爱好者不得不去当工程师或熟练工人,于是他就只能成为业余作家或业余诗人。社会要发展到允许所有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程度大约是永远不可能的,或者说分工的客观需要与个人的主观需要要达到完全一致是不太可能的,合理的分工不在于无条件地满足所有人的主观愿望,而在于建立这样一种双向选择机制:一方面每一分工部门都对所有的人开放,每个人都有选择在任何一个部门工作的权利,同时,个人也要接受这一部门对他的选择,这一部门只接受那些最适合于在这一部门工作的人。人具有各方面的潜能,但哪一种潜能最强,最初并不自动地显露出来,而要靠人自己去探勘和发现,如果一个人较长时间从事某一项工作而没有什么成就的话,这就说明他在这方面没有多少潜力可挖,因此应当重新选择别的工作,以便能开发自己最优秀的潜能。既然人的主体性潜能发挥发展得越充分,对整个社会就越有益,因此社会就必须建立一种能最充分地发掘和容纳个体主体性的分工机制,而不能象旧式分工一样,使人终生局限于某一领域,从而荒废了许多人的最优秀的潜能,同时又使许多人的才能畸形地发展。另一方面,个人也应当尊重社会对自己的选择。大家都想在某一部门工作,但这一部门需要人数有限,因此只能通过公平合理的竞争来选拔最适合在这一部门工作的人,在这种竞争中失败的人,就必须作出另外的选择。这种双向选择既保障了个人自由,又保障了分工所必需的秩序。

2、消除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对立。

分工是永恒的,但某些分工的具体形态则是暂时的、相对的。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分工就是必须而且可以消灭的。无需运用多少智力的劳动是没有多大创造性的劳动,这样的劳动只能成为一种“职业”,而不能成为一种全身心可以投入其中的“事业”,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从事这种单调繁重的劳动,必将使主体性潜能枯萎下去。只有脑力劳动才是一种真正符合人的尊严的活动,才是一种真正自由的创造性活动。因此,社会发展的主要趋势之一就是,把体力劳动交给机器去做,而把人从直接的物质生产过程中解放出来,从事创造性的精神劳动。

这需要脑力劳动者和体力劳动者双方的努力。有一种观点认为体脑分工是天然合理而且仿佛是永恒不变的,如果要消灭这种分工,也是遥远的将来的事,也是历史发展的自然的结果,至于现在,各人安于各人的地位,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

我认为,如果人人都采取这种态度的话,体脑分工也许永远也消灭不了,或至少要拖延更长的时间。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双方都应当努力去缩小和消灭这种差别。作为脑力劳动者,应对缩小和消灭体脑差别负更大的责任并作出更大的贡献。尽管一个人成为脑力劳动者表面上可能完全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但如果社会发展没有提供机会,如果没有广大的体力劳动者的劳动作为基础,从事脑力劳动就是不可能的。知识分子因为给社会创造了更多的财富,因而获取比较优厚的物质生活条件,这是理所当然的,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问题的另一个方面还在于,知识分子之所以能创造更多的价值,正是因为更多的人由于其条件限制而不能创造更多的价值,正是因为他们的劳动给知识分子的劳动提供了前提和条件,因此,知识分子的一切活动的目的不在于拉大体脑的差别,而在于缩小其差别,也就是说,把体力劳动提高到脑力劳动的水平。就算因为财富分配不合理,因而知识分子的收入反而不如体力劳动者的收入,作为知识分子自身,也不能放弃对消灭脑体分工的责任,这是因为,即算知识分子得不到应得的报酬,但他在自己的劳动过程中,开发了自己的潜能,发挥了自己的创造性,因而领略到了作为创造者的自由和幸福,而这是一般体力劳动者很难体会到的。知识分子的劳动可以从两个方面加速脑体分工的消灭:第一,科学技术的发展及其推广运用,大大加强了人类物质资料的生产力,创造出巨大的物质财富,从而增加了整个社会的自由时间,这给缩短体力劳动者的必要劳动时间、减轻其劳动强度、获得更多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提供了条件;第二,知识分子所创造的精神文化财富,直接成为体力劳动者的精神食粮,通过教育,知识得到普及,体力劳动者也提高了自己的智力和知识水平。

作为一个体力劳动者,在体脑分工还存在的前提下,应该做些什么呢?应当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有自己的追求和事业,他们或者可以利用闲暇时间发展自己的主体性潜能,或者可以通过竞争加入脑力劳动者的队伍,或者可以改造本职工作,使之能够更多地表现自己的个性和才能。比如工人可以对自己所使用的机器进行技术改造,这样他就不仅仅是机器的被动适应者,而且成了机器的主人和创造者。体力劳动者特别不应该对知识和知识分子抱蔑视和嫉妒的态度。蔑视知识,实际上就是蔑视自己,就是甘心让自己处在愚昧状态;嫉妒并因此而去压制、伤害知识分子,并不能消除自己与知识分子的距离,反而拉大了这种距离。正确的态度只能是尊重知识和知识分子,并奋起直追,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有知识的人。

3、消灭劳动者与管理者之间的分裂和对立。

劳动者和管理者之间的对立,不仅本身是一种片面的分工,而且加剧了劳动者之间的片面分工,因为统治者有意使劳动者陷入片面发展,陷入愚昧和智力贫乏状态。管理活动一旦成为被某些人垄断的专门活动,就会迅速蜕化为一种统治、压迫和奴役,至少变成一种官僚专制,这不仅因为从事管理的人在道德上人格上不完全可靠,而且即算他是道德上人格上完满的人,即算他们从事管理不是为了获取自己的私利,不是为了统治、压迫他人,他们也不可能真正公平合理地管理整个社会,因为他不可能具备全面的知识——单是对权力的垄断就会使他和社会隔开,使他不可能获得所需要的全部信息,而且即算信息渠道畅通,他有限的认识能力也不足以全面地掌握这些信息。

不仅如此。即算管理者是些神明般的人物,既善良、公正,又无所不知,因而能全心全意而又万能地为人民谋福利,让他们垄断权力也不符合人的本性。在一些垄断权力的公正而又万能的管理者管理下的人民,只不过是神明照拂下的一群幸福的羔羊,早已失去了人之为人的主体性。人曾经拒绝了上帝的恩惠,并且把上帝杀死了,怎么能容忍人间的上帝高倨于自己之上呢?人之为人就在于必须并且能够为自己作主,为自己生活于其中的社会作主,因此,民主制度是唯一真正符合人的主体性的政治制度。人们为了普遍地成长为主体,就必须消灭几千年来管理者和劳动者之间的强制性的、对抗性的分工。当然,两者之间相对的分工仍然是存在的,因为个人不可能去亲自过问公共生活中的所有问题,不可能就每件事都举行公民投票,但是第一,社会权力不能被垄断在某些人手里,管理者手中的权力只是所有公民管理社会的权力的暂时的转让,公民可以通过各种法定渠道监督这种权力的使用,使之不改变成一种异己的力量;第二,管理活动必须对所有的人开放,每个公民只要愿意并有能力专门从事这种活动,他就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参加竞争,通过公开的选举而去从事这种活动;每个公民不仅应当把积极地参与社会管理当作社会民主的保障,而且应把培养自己管理社会的能力作为自身全面发展的一部分,只有这样,才能够解决个人选择与社会选择、个人发展与社会发展、个人事业与人类事业之间的对抗性矛盾。

一旦具有了上述三个方面的客观条件,个人的全面发展就完全是他自己的事了。人的潜能是互相联系的,一个人不可能只是单独地发展其某一项潜能而不同时发展别的潜能。人的感觉、理性、情感、意志、直觉、想象力等等是具有相关性的,应当协调地加以发展,而且只有协调发展,才能使其中某一优势潜能得到最充分的发展。比如科学工作侧重智力的开发,但如果不同时开发其情感和想象力,从事科学的人就不可能具有多大创造性,至少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伟大的科学家如爱因斯坦、普朗克等等,都具有很高的审美、艺术修养,对宇宙的壮丽和神秘有深刻的感觉。同样,伟大的艺术家同时也是伟大的思想家,至少是具有极高文化素养的人,尽管他的主要工作是创造形象,表达和诉诸感情。从工作对象来看,客观世界本是互相联系的,只有在与别的领域的相互联系中才能把握某一领域,而有的人则眼光狭窄,专钻牛角尖和死胡同,把自己限死在某一领域。现代生产和科学技术发展的两大趋势是,一方面分工越来越细密,另一方面,综合的、合作的、彼此渗透的趋势也越来越强,要在某一领域做出成就,就必须对相关的领域有所了解。经营和管理企业的人不仅必须对本行业而且必须对整个市场的情况以至对全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状况有全面的了解,进行科学研究的人也必须对整个科学发展的态势有一般的了解,对与自己专业有关的领域有较深入的了解。

当然,所谓“全面发展的个人”不是指那种不受专业限制的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人,在现代要成为亚里士多德和黑格尔那样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已经不可能了。所谓“全面发展的个人”或“个性的全面发展”主要包括这样两层意思:

1、他是一个身心健康的人,是一个各方面的精神要素(知识、道德、审美)协调发展的人,是一个在经济生活、政治生活、精神生活、爱情生活等人生的各个主要方面都有积极表现的人。

2、在事业上,他不把自己局限于某一狭窄的领域,而是充分享受建立在分工基础上的合作的好处,从而既超出了专业的狭隘性和片面性,又在专业上做出重大的贡献,达到了所谓“博大精深”的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