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 幸福与痛苦1  

2007-10-02 22:33:00|  分类: 《悲剧人性与悲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同自由与异化与人同在,幸福与痛苦也与人同在。

人总是避苦趋乐的:他躲避肉体上的匮乏、伤痛,而追求肉体上的满足、安全、舒适;他逃避精神上的痛苦、空虚和无聊,而追求精神上的充实、安慰和解脱。人奋斗以求全是为了得到幸福。那么,什么是幸福?幸福在哪里?为什么幸福那么难得,而痛苦却仿佛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高级幸福、低级幸福、虚假幸福

 

不同的人对幸福的理解亦不相同。

第一种对幸福的理解是:幸福就是自然需要满足时的快乐。吃得好、穿得好、用得好、住得好,有较多的金钱、较优越的社会地位,有一个安定、和睦的家庭,这就是人生奋斗以求的最主要目标,除此以外,都是虚无缥渺的、不实惠的。为了获得这些现实的利益,人除了应当去工作外,同时也应当建立良好的社会关系,培养自己顺应环境的能力,善于在环境许可的情况下达到自己的目的。千万不能冒失莽撞,千万不能得罪自己的上司或其他有权有势的人。如果有可能,就少读一点书或只读对自己实用的书,因为知识又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钱花,再说世事通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最主要的是学好社会生活这一课。如有可能,就不要去管周围发生的事,不要去仗义执言,不要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要去管什么国家大事,——所有这些都是警察、政府的事,与自己没有什么相干,管多了必定给自己招灾惹祸。不过也不能去干害人的事。

这基本上可以看作是中庸型个人对幸福的理解。这种理解同时遇到主体型个人和反主体型个人的攻击。怎么,就这样窝窝囊囊、老老实实地过一辈子吗?就这样小心翼翼、屈居人下地过一辈子吗?应当去做人上人,应当去获取巨大的财富和权力,满足自己所有的欲望并让所有的人都尊重我、崇拜我、畏惧我、服从我。但是财富和权力总是有限的,而追求它们的人又不计其数,怎么才能得到它们呢?唯有依靠强力和智谋,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人就是这么一回事,你不欺侮别人,别人就要欺侮你,你不算计别人,别人就要算计你。我是堂堂男子汉,为什么要等着别人来主宰自己?与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如我为刀俎,人为鱼肉;与其天下人负我,不如我负天下人。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拥有一切和支配一切的快乐。

这是侵略破坏型个人的幸福观。另一种反主体型个人即惰性奴性型个人的幸福观别有一番味道,其思路大致是这样的:人们辛辛苦苦劳动、勤勤恳恳做人,到头来不过养家糊口而已,真正是劳而无功,太不合算。应当用更简便更容易的方法来获取更大的利益,比如乞讨,虽然脸面上不好看,但只要能够得到更多的收获,脸皮厚点就厚点。乞丐最初往往是被逼迫去乞讨的,久而久之,竟然乐在其中,不再愿意恢复正常人的生活了。中国历史上历来有丐帮,其势力非常大,近年来又突然冒出许多乞丐万元户来,单用生活所逼是不能解释这类现象的,一定是这些人有一种特殊的人格构成,并有自己特殊的幸福观。再一种常见的容易而又实惠的谋生方法是投靠有权有势者,充当其奴仆、走狗、帮凶。自己出身寒微,能力又有限,要想翻身比登天还难。幸亏天无绝人之路,有权有势的人总需要有一群侍侯他们、扶持他们、帮他们鸣锣开道、替他们当差跑腿的人。大树底下好乘凉,要是能被他们重用,岂不摆脱了自己贫贱的地位吗?在主人手下办事,有可观的薪俸,有时还有赏钱,可以和主人一起出入大场面,可以吃主人吃剩的丰盛的饭食,这可是前世修下的福气。还有,帮主人办事,自己身上也平添几分威严和权势,真可以说是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主人和别的主人及主人的主人,谁见了我不要恭敬三分呢?所以当惯了奴才的人非常满意和迷恋自己的生活,要是突然不让他当奴才了,要是他一旦被主人一脚踢开了,他就会如临大难,成为天底下最不幸的人,他跪在主人脚前苦苦地哀求主人不要抛弃他,他发誓要为主人当牛做马,就是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只求主人可怜自己。几乎任何一个社会都存在一个依附于统治者和剥削者的仆役阶层,其中虽然也有不少深感屈辱的人,但也有许多奴性深重的人。《红楼梦》里的袭人,最初被迫进贾府当了丫环,后来与主人一道过惯了安逸舒适的生活,而且隐约有被收为少爷偏房的希望,以至当她的母亲和哥哥要赎她出来时,被她以死相抗,坚决地拒绝了。

另一种对中庸型个人的幸福观的攻击来自主体型个人,这种人的幸福观又是与反主体型个人的幸福观针锋相对的。

确实,人不能一辈子就这么平平庸庸地过去,吃好、穿好,这是人之常情,但若以此为最高以至唯一目的,那么即算把自己养得大腹便便、红光满面,又有什么意思?到头来和别人一样难逃一死。人到世上必须干点什么具有永恒意义的事情,才算不枉为人一世,才算逃脱了动物屈从于时间的噩运。舒适、安全但平庸无聊的生活,对主体型个人不是一种幸福,而是一种不幸,他的主体性在这种生活中无从发挥,这使他深感痛苦。他害怕和不能忍受平庸,更害怕和不能忍受饥饿。但是,不能通过去统治别人或归附别人来超越自己的平庸,而只能靠超越自己、靠自己克服自己和自己扩张自己来超越自己的平庸,这样的超越只能是主体性潜能的发挥,只能是追求真理、正义和美好,只能是创造、自主和爱,一句话,只能是追求自由和自由的追求。人的真正幸福、最高幸福就在于自由和对自由的追求。有的人在科学、哲学研究中找到他们的最高幸福,有的人在技术发明中找到他们的最高幸福,有的人在艺术创作中找到他们的最高幸福,有的人在激烈的经济竞争或紧张的政治斗争中找到他们的最高幸福,有的人在爱情中找到他们的最高幸福,有的人在对他人的无私帮助中找到他们最高的幸福——因为他们在其中得到了自由,发挥、实现和巩固、壮大了自己的主体性力量。一个进入创造和热爱境界的人,几乎达到一种痴迷、狂喜的状态,他的灵感如泉涌,感情如潮涨,他感到自己达到了生命的顶峰。这就是马斯洛所说的高峰体验

人们对幸福的理解如此迥异,那么,有没有幸福的客观标准呢?什么是真正的幸福,什么是虚假的幸福?什么是高级的幸福,什么是低级的幸福?

我认为,幸福是对自由的感觉、体验和意识。但这仍然是一个非常抽象和模糊的定义,不同的人都可能同意这个定义,只不过他们各自对自由的理解不一样而已。比如,主体型个人认为是自由的状态,反主体型个人则认为是异化,因此,他并不因为处在这种状态下而感到幸福,相反,却感到痛苦;反过来说,反主体型个人认为是自由的状态,在主体型个人看来则是异化,他并不因为处在这种状态下而感到幸福,相反,却感到痛苦,而偏偏被双方认为是幸福的体验都具有满意、快感、兴奋等共同的生理心理特征,因此,从生理学心理学角度就无法区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什么是虚假的幸福了。因此,只有在区分什么是真正的自由,什么是虚假的自由的前提下,才能从价值观角度出发来区分真正的幸福与虚假的幸福。

那么什么是真正的自由呢?这确实既不能根据反主体型个人和中庸型个人,也不能根据主体型个人各自的主观标准来判断,而只能根据一种客观标准来判断,这一标准就是:如果社会上每一个个人都追求某一类人所主张的自由,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如果导致整个社会和谐、有序和发展,因而每一个个人本身也得到发展,那么这种自由就是真正的自由;如果导致整个社会混乱、无序、退化,因而每一个个人本身不仅得不到发展,而且连生存也得不到保障,那么这种自由就是虚假的自由。从这条标准可知,只有主体性的实现和发展以及自然本性的合理满足才是真正的自由,因而对这种自由的体验才是真正的幸福,而反主体性的实现和膨胀则是虚假的自由,因而对这种自由的体验就是虚假的幸福

我的这种自由观和幸福观与通常所谓个人的自由和幸福在于促进社会历史的发展的说法是一致的,不过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个人要服从个人之外的神秘化的社会历史并为之贡献出自己的一切,而是说,每个人对自由和幸福的追求不能妨碍其他个人对自由和幸福的追求,否则,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互相冲突就会导致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彼此否定和抵消,结果是所有个人都得不到自由和幸福。由此可以推出一条更具体的结论:如果个人活动对他人构成损害,那么,他所追求的自由和幸福就不是真正的自由和真正的幸福。不过,这条原理是根据某种初始状态或理想状态确立起来的,所以显得很纯粹,而在现实的历史中,这条原理却显得没有普遍适用性,因为主体型个人的活动也必然对反主体型个人以至中庸型个人构成某种损害,难道他们追求的也不是真正的自由和幸福吗?但是,如果我们把自由发展的含义确定为主体性的实现和壮大,而把异化倒退的含义确定为反主体性的实现和强化的话,那么,上述原理仍然是普遍适用的,因为,第一,主体型个人对反主体型个人和中庸型个人的损害是对他们对别人的真正损害的反抗和抑制,因而是完全正当和合理的;第二,这种损害有利于中庸型个人向主体型个人转化,有利于反主体型个人也具有的主体性的复苏和生长,也就是说,有利于克服和消除两种人对自己的真正损害,因此,归根到底,这种损害有利于所有个人即整个社会的自由、发展和幸福。

从关于自由和幸福的客观标准出发,还可以推出另一条具体结论:幸福是一种满意和快乐,但并非所有的满意和快乐都是幸福。反主体性得到实现和强化时所产生的满意和快乐只是一种虚假的幸福,只有主体性的实现和发展以及与此相关的自然需要的合理满足,才能产生真正的幸福。所以,幸福以及与之相对应的痛苦,不仅具有生理学和心理学上的含义,而且具有伦理学和人生哲学上的含义。

现在可以进一步讨论低级的幸福和高级的幸福了。低级的幸福是对自然需要的满足的体验,高级的幸福是对主体性的实现和壮大的体验。低级的幸福是肉体匮乏和紧张状态解除后的松驰、惬意、愉快的感觉,主要是一种肉体上的快乐;高级的幸福则是主体性得到实现和壮大时产生的喜悦,主要是一种精神上的快乐,其中也包括追求过程中所产生的紧张感、扩张感、创造感和冒险的快乐,而且可能伴之以肉体上的不快,比如在高度紧张的创造活动后会感觉到身体上的疲乏,为了达到某种精神需要的满足,可能要忍受肉体上的匮乏和伤害,因此,高级的幸福往往包含某种痛感。肉体匮乏的解除所产生的快乐的主要特点是轻松、平静,并不会引起精神上强烈的震动,因为肉体满足是吸纳性的,是一个以实补虚、由动入静的过程,犹如奔腾的溪流归入深潭,深潭并不会惊起波澜一样;主体性的实现则是一种丰满潜能的向外勃发,是一个由静入动的过程,犹如江河决口,一泻千里,因此,它所引起的快乐是极其强烈的,往往能达到狂喜、痴迷、陶醉、忘乎所以的状态。这就是说,低级的幸福远远不能达到高级的幸福的那种强度,正因为如此,低级幸福具有即时的、转瞬即逝的特点,不会给人留下深刻的记忆,而高级的幸福则深深地铭刻在人的记忆中,以至多少年后回忆起来,仍然能唤起几乎和当初一样强烈的喜悦。

历史上曾经有感性幸福论和理性幸福论之争,前者认为感性欲望的满足就是幸福,享乐就是幸福,而理性、道德不过是获取这种幸福的手段;后者认为感性享乐与动物快感无异,不是人的幸福,真正的幸福是精神上的,理性、道德绝不是达到感性幸福的手段,相反,唯有在追求真理和造福人类的活动中,才能体会到真正的幸福,所谓德性本身即是幸福,德行本身即是奖赏。

这两种幸福观显然都是走向极端的观点。康德曾试图统一这两种观点,他认为,人既属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