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九章 价值与目的3  

2007-10-13 00:38:00|  分类: 《悲剧人性与悲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此可见,道德可以区分为为己的道德为他的道德;道德既是调整人与人关系的行为规范,也是调整人与自己关系的行为规范;善有为己的善与为他的善,恶有为己的恶和为他的恶。一个对自己不负责任的,没有良心的,不自尊自爱的,没有价值的人,一个对自己为非作歹的,戕害自己的,对自己犯下罪行的人,是一个对自己不道德的人,这样的人,也必然对他人不道德,对他人构成一种邪恶、毒害和威胁。越是开发和壮大自己的主体性的人,越是使自己得到自由和发展的人,就越是对自己有道德的人,因而也越是对他人有道德的人,就越是能对他人负责并提供给他人以自由和发展的条件。

从这个角度来看,受中国传统社会和传统文化戕害的中国人可以说是一些不道德的人。老庄要人无为、不争、忘我,孔孟要人克己复礼,这就奠定了中国文化的基础:限制和扼杀个人,使之服从等级社会或退避到自然。道家推崇的神人至人,是一些清心寡欲、与世无争、优游林泉、逍遥山水的人,这实际上是一些麻木不仁,对自己和社会都不负责任的人。儒家讲的忠、孝、仁、义、礼、智、信等等,都是一些为他的、如何调整和处理人与人关系的道德规范,而根本不包含自我责任、自我价值的意识。如果说早期儒家还勉强承认人的自然需要的合理性,那么后期儒家则把个性、个人需要、个人主体性、个人利益等等都看成是罪恶性的东西,因此要求存天理、灭人欲。舍身取义、杀身成仁的人就成为圣人贤人,这种人表面上十分崇高,以天下为己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但由于他们根本缺乏对个人自由的追求、忽视个人对社会的改造,因此他们反而成了抽象的天下(具体化为等级专制制度)的最忠顺的奴仆。真正的社会利益实际上就是无数具体个人利益的总和,取消个人利益,社会利益也就成了子虚乌有的东西,而且为了压制个人,就必须建立一种人压迫人的等级制度,结果使一些特殊的个人以国家社稷天下的名义高倨于普通个人之上,在这种不承认普通个人的正当权益的前提下,大倡特倡个人对国家社稷天下的贡献和责任,只能是为等级制度作辩护,只能是为那些特殊个人的利益作辩护,这样的道德恰好就是极端的不道德!

于是那些愚蠢地信奉这种道德的人就成了这种道德的可怜的牺牲品,成为这种道德的祭坛上的可怜的羔羊!

于是,中国社会便充斥了一群又一群的老实人!按照中国人的道德观念,老实是一种美德,应当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做老实人,好象老实就是有道德,好象老实就是正直,而正直就是老实

其实,老实和正直是两码事。

正直和老实具有一个共同特点:不害人,但是正直和老实又具有本质的区别:正直是指一个人既不害人,又能勇敢地争取和保卫自己正当的权力和利益,保持人的独立、自由和尊严,是指一个人既不欺骗和损害他人,又不自我欺骗和自我损害,既不剥削、掠夺、侵略、奴役他人,又不接受并奋力抵抗他人对自己的剥削、掠夺、侵略和奴役;而老实则完全缺乏后一方面的意思。在中国人的意识中,老实同时意味着忍让、谦恭、温顺、循规蹈矩、吃亏、不去主动争取自己的利益、不能抵抗别人对自己的攻击等等,而偏偏中国人认为这些并不是什么弱点而是一些美德,于是老实就完全成了一个用来赞赏人的褒义词,一个用来自我欣赏、自我安慰的词,就成了一个与正直完全同义的词,而正直反过来又被当作老实来理解了。

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充分表明了中国人这种视老实为正直的道德观,即中国人把英文honest翻译成为正直的、老实的,把honesty翻译成为正直、老实。其实,honesty老实完全无关,而只能作为正直来理解。根据朗曼英文词典honest的主要含义有:

trustworthy(值得信赖的)not likely to lie or to cheat(不可能撒谎或欺骗的)

showing such qualities:an honest face(显示出这样的品质:一付正直的面孔)

direit;not hiding facts(直接的、不隐瞒事实的)

make an honest living to earn one's pay fairly(过一种honest生活意思是指去争取一个人的正当的报酬)

 turn an honest penny to gain money by fair means(得到honest便士意思是指用正当的手段得到钱)

可见,honest这个词有真诚的、诚实的、坦率的、可敬的、有声誉的、可信任的、正当的、合理的、真正的、纯正的、直率的、耿直的、贞洁的、纯洁的、纯正的等等意思,而唯独没有窝囊、无能、懦弱、安于命运、委屈求全等意思,因此honest这个词绝不能翻译成老实的,而honesty也绝不能翻译成老实honesty原义尊崇、敬意,后发展为正直之意。

无疑,只有正直的人才让人尊敬,而老实人则只能引起人的同情、怜悯以至轻蔑和鄙视。  我郑重建议,今后应当把老实作为一个与窝囊无能忠顺等词近义或同

义的词来使用,作为一个贬义词来使用。要做一个正直人,但绝不可以做一个老实人

当然,并非所有生活在传统道德之下和传统社会之中的人都成了老实人,有许多人不愿为信奉这种道德而损害自己,于是他们便阳奉阴违,转弯抹角地追求个人利益。至于那些拥有特权的人,本来就不相信这种道德,恰好相反,他们暗中信奉其损人利己的道德,他们之所以大力标榜和张扬儒家道德,无非是想利用它来使别人自愿地舍弃自己的利益,以便他们能轻而易举地攫取这些利益。于是,中国的传统道德实际上便变成了伪道德,这就是所谓满口的仁义道德,满肚子的男盗女娼

中国的历史生动地表明,一种不以为己道德为基础的为他道德只能变成不道德和伪道德。与国粹派极口称赞中国的礼义和道德相反,我则认为中华民族实际上是一个道德严重沦丧的民族!首先,普通中国人不重视和争取自己的基本权利,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去支配,听任特权阶层为所欲为,因此他们成为对自己漠不关心的人,对自己不负责任的人,对自己不义与不公正的人。其次,他们连自己的事都管不上,哪还有勇气和能力去关心别人的灾难和痛苦?于是触目所见、惊心动魄的对他人不道德的现象就发生了:眼看着小偷在行窃而装看不见,围观流氓欺侮少女、歹徒行凶杀人而没有一个人挺身加以制止,围观小孩溺水而无人下水救人,等等。这还只是一种消极的不道德,还有一种积极的不道德即损人利己:当人们用正当的手段无法满足自己合理的需要时(因为这被当作不道德受到谴责),他们就诉诸不正当的手段;由于他律的伪道德对他们并无真正的约束力,由于他们自身并无约束自己的自律的道德,这就使不道德成为现实——在社会安定时还隐而未彰,一旦社会处于松动和混乱状态,各种罪恶现象就纷纷爬出隐藏其自身的阴暗角落,在光天化日之下横行肆虐:坑、蒙、拐、骗、出卖肉体和灵魂、出卖朋友以至亲人、落井下石等等,整个社会的道德陷入全面崩溃。

这就是伪道德造成的三种恶果。

当然,强调为他的道德以为己的道德为前提,并不否认为己的道德也应以为他的道德为前提,两者是互相规定的。对自己有道德的人,懂得如何约束和节制自己而不损害别人,并懂得与别人进行积极的合作。一个损人利己的人不仅是对别人不道德的人,也是对自己不道德的人:他戕害了自己的主体性,使自己由主体退化为侵略者和破坏者。

有一种人,追求自己的正当利益并且注意不损害他人,但还不能主动地关心和帮助他人;另外一种人乐于关心和帮助他人,但还没有最大限度地开拓自身的潜能。这两种人都算是有道德的人,但都不是最有道德的人。最高的道德境界是为己的道德与为他的道德的完整统一,达到这一境界的人是一些主体性需要和潜能极高的人,他最充分地实现自己,也就会最充分地有利于他人,而当他最大限度地造福于社会时,他也就最大限度地成就了自己。

八、扬弃实用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对立

实用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对立那么尖锐,但其实,这种对立既不那么实用也不那么理想:  首先,实用主义具有其内在的局限性,只有与理想主义相结合并上升到理想主义,才能克服这些局限性。作为一个人,如果仅仅追求实用性价值,确实还称不上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再说,不去开掘自己的主体性,不去追求超越性价值,就不可能得到更多的实用性价值,就不可能过上真正富足的生活;敢于创造和冒险的人往往能得到更大的物质利益。如果说对某一具体个人并不必然如此的话(他可以用非主体性方法获取物质财富或者他虽然发挥和发展了主体性,却没有得到相应的物质利益),对整个人类则必然如此。人类只有不断扩张和发展其主体性,才能获得更高的生产力,创造出更丰足的物质财富。

其次,理想主义也有其内在局限性。蔑视感性物质生活是一种禁欲主义态度,而对感性生命的压抑和戕害,既违反自然,也违反人性。多少人因为得不到基本的生活条件而穷愁潦倒、病痛加身,并过早地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使他的主体性潜能得不到充分的开发和发展;多少人由于其生活需要得不到满足,比如性压抑,而产生严重的心理疾病,使自己陷入自卑、阴沉、封闭、绝望,在这种情况下,还谈得上什么主体性的发展。再者,就算个人由于自己的价值观、理想和信仰的强大力量,使自己不再以自然需要的满足和实用价值的获得为重要目的,但他不能否定整个人类对实用价值的追求的合理性和必然性,他对超越性价值的追求仍然必须以整个人类的物质福利为出发点,他的超越性事业仍然必须以改善整个人类的现实状况为目的,否则,他的创造活动就会脱离整个人类的需要现状而变成一种纯粹的自娱。科学技术发明、对社会制度的改造以至更无实用性的精神创造,至少在目前阶段,仍然必须服务于生产力的提高即物质财富的扩大再生产,因为对整个人类来说,经济问题、自然需要的满足问题,目前仍然是首要的问题。

实用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对立发生于一定的历史阶段。确实,要求那些处于社会最底层、不得不长年累月地为谋生而奋斗的人具有高远的理想,实在是一种无理的苛求。即算他们有这样的理想,他们又怎样获得实现这一理想的条件呢?同样,谁无七情六欲?谁不希望自己的物质生活舒适一些?谁不希望自己有个温暖的小家庭?但是难道可以因此而放弃自己的远大追求吗?难道可以因此而屈服于外界的压力和束缚吗,难道可以因此而放弃自己做人的崇高原则和使命吗?由于社会不正义,不可能让主体型个人既充分地发展自己的主体性潜能,又让他获得丰足的实用价值,鱼与熊掌不可得兼也,只好舍弃一些实际利益,而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用于超越性价值的创造。

实用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对立只有在以下条件具备时才有可能消失:

1.社会生产力极大地提高,物质财富非常丰裕,同时社会经济制度能保证公平地分配这些财富,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不再为获得生活必需品而耗尽自己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或者人们不必通过牺牲自己的物质享受去发展自己的主体性。

2.人格结构普遍地改变和提高:主体性开始占优势,自然本性退居次位,反主体性趋于微弱。如果这一条件不具备,则社会物质财富虽然已充分涌流,人们仍然会停留在较低的生活境界,并且仍然可能会阻止主体性的发展和超越性价值的创造。

这两个条件不具备,人们就将仍然在平庸的现实与高超的理想之间苦苦地挣扎,无论是哪一种人都无法逃脱烦恼和痛苦。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