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八章 责任与良心2  

2007-10-13 00:22:00|  分类: 《悲剧人性与悲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没有做过引起动乱的事情呢?或许你的受害不过只是某种报应吧。老作家巴金在文革中饱受摧残,但他在八十岁高龄之际还对自己进行了真诚的忏悔,他觉得,从最高的做人的意义来说,自己还没有尽到责任;他痛切地呼吁全社会每一个人都不要放过这一自我忏悔的机会,要不然,类似文革这样的民族大灾难是还会重演的。可惜,大概是还有许多人不想忏悔的缘故,巴金呼吁建立的文革博物馆也许永远不会建立起来了。但是,如果人们还象从前那样蒙昧和易于被人操纵,如果他们只有破坏的热情而无建设的能力,如果大家尤其是掌权者依然对社会不负责任,那么,再爆发文化大革命不仅是可能的,而且简直可以说是不可避免的。

以上分别论述了个人对自己的责任和个人对环境的责任。下面进一步论述两者的关系。个人对自己的责任是指个人必须承担自己行为在自己身上产生的后果,个人对环境的责任是指个人必须承担自己的行为在环境中产生的后果,这两种责任是密不可分的:

首先,个人对自己不负责任就不可能对他人、社会、环境负责任。社会由个人组成,如果这些人都对自己不负责任,都不会照管自己,都不能用自己的努力去满足自己的需要,都想依赖别人,那么这个社会本身就不成其为社会,本身就难以构成一种合作体系了。就具体个人而言,如果他平庸无能,连自己都照顾不了,他怎么还有能力去对别人尽自己应尽的义务呢?如果他不努力使自己完善和强大,而是依赖他人、听凭环境的摆布,那他怎么会想到要去改变环境,使环境变得更好呢?如果他自暴自弃,放纵自己恶劣的欲望,他就不会顾及自己的行为对环境的影响、自己活动的社会后果。可见,一个不对自己负责的人只能成为社会的负担以至威胁。

其次,个人不对环境负责,也不可能对自己负责。如果个人不顾自己活动的社会后果而任意妄为、损人利己,就会遭到他人的抵制,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和强制性的纠正以至严厉的惩罚和彻底的否定——个人起初不顾一切地追求自己的利益,结果自己的命运反而受外部力量的支配。如果个人对环境漠不关心,不去积极地改变环境,他就不可能得到自由发展的客观条件,他自己的潜能和天赋就难以发挥出来和发展起来,他的需要就不可能得到充分的满足,在这个意义上,他也没有对自己负完全的责任。

从以上论述可知,个人对自己负责与对环境负责并不是对立的,但有两种片面的观点却人为地造成两者的对立。

第一种观点片面地强调个人对社会、环境的责任而忽视个人对自己的责任,结果责任变成一种从外部要求个人作出牺牲的东西,变成一种命令、压迫和强制个人的东西。由于过分强调个人对环境的责任,以至把个人所不应负的责任强加于个人,强迫个人放弃对自己的责任。个人对环境的责任不是无限的,而是有限度的,这个限度取决于个人从环境得到的利益的程度:如果他对他人的帮助和对社会的贡献低于他所得到的利益,或他对他人、社会的补偿低于他所造成的损害,他对他人、社会就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如果两者持平,他就算尽了自己的责任,即通常所说的尽了做人的本份。没有理由要求个人对他人、社会作出超出他所得的贡献或付出超出他所损害的补偿,或者说,他在道德上和法律上没有这种责任和义务。如果他不再多做贡献或多付报酬了,社会没有理由谴责他和强迫他。当然,有些人在同等的社会条件下把自己塑造得比一般人强大、充实,有能力而且也愿意作出比所得更大的贡献,但这已经超出现实的道德责任的范围而进入理想的自我实现的领域了:他在这种自我实现中得到了更高的幸福,他并不靠戕害自己来为社会作贡献,相反,他在为社会作贡献过程中壮大了自己。但是对一般能力有限的人来说,要求他作出比他所得更多的贡献或付出他所损害的更大的补偿,就是把一种过份的责任强加于他,就会使他损害自己、不能对自己尽责任,而损害个人、使个人不能对自己尽责任,不仅对个人不公平,而且归根到底有害于他人和社会,要知道,每个个人都是活生生的、独一无二的,他有权力也有责任保证自己的生存和发展,而社会的发展正是这些追求自己正当利益的个人的相互作用的产物。

有些富于牺牲精神的人,自己能力并不强,甚至难以保障自己正常的生存和发展,但却不惜通过损害自己去尽份外的责任,这似乎非常崇高动人,但实际上是不值得提倡的,对他自己和社会都没有什么好处;他的这种牺牲,只有那些比他更弱的人才会接受,而强者是拒绝接受的。

要求某些个人对社会尽额外的责任,实际上是减轻以至免除另外一些个人对自己的责任,因为社会无非是个人的总和,对社会的责任无非是对其他许多个人的责任。在同等条件下,一些人成了强者,另一些人成了弱者;一些人成功了,另一些人失败了;一些人奋起了,另一些人消沉了——这是他们自己造成的,别人无权去剥夺前一种人的光荣,也没有必要去承担后一种人的耻辱;越俎代疱地去承担弱者对自己的责任,只能使弱者更弱,同时,这也是对他的自由和尊严的损害。最好的办法是,唤醒弱者的自尊、帮助他提高自己的能力,让他自己去成为强者——这倒是强者应尽的责任,因为真正的强者不在于欺凌和压制弱者,而在于使弱者也变成强者,从而得到平等的竞争对手。与弱者竞争只能使自己

更弱,只有与强者竞争才能使自己更强。

另一种片面的观点是片面强调个人对自己的责任而无视个人对环境的责任以及环境对个人的责任,比如存在主义就主张,一个人无需去承担社会责任,同时,他必须对自己负

完全责任

在第一种情况下,无视个人对环境的责任,我已证明,这将使个人不能对自己负责。一个不酬报社会对他的帮助的人,一个不管自己对社会造成的损害的人,将受到社会的限制和惩罚。即算他逃脱了这种限制和惩罚,他也是一个对自己内在的主体性不负责任的人,只要他天良尚存,他就不会永远安安心心地逃避对社会的责任。

在第二种情况下,个人被迫承担对自己不该负的责任。社会、环境给个人提供条件和可能性,但也设置种种障碍和限制;个人并不完全由自己造成,社会、环境也在强有力地塑造个人。一个贫苦的劳动者终身从事繁重、简单、机械的劳动,为了免于饿死而劳苦终身,他有什么条件去发展自己的才能呢?怎么能够把他的愚昧无知、懦弱无力全都归罪于他本人呢?片面强调个人对自己的责任同时也就是减轻、开脱其他人对他的责任。一个人逆来顺受,确实该对自己负责,但那些利用手中的权力剥削、压迫他的人不应该对他负更大的责任——罪责吗?而罪责是一种最严重的责任,是对一个人的生命和自由的戕害、剥夺和践踏。

责任问题是一个与自由问题同样艰难的问题,又是一个与自由问题同等重要的问题,不搞清这个问题,自由将仅仅是一个外表华丽发光的字眼,不足以成为人追求的真正目标。

世界上不存在没有自由的责任和没有责任的自由。没有自由的责任不是人所应负的责任,因而是一种外在的奴役和强制,对人来说是一种牺牲和苦刑。历史上多少普通劳动者只能得到极其微弱的自由和权利,却承担着为整个社会提供生存和发展的基础的责任和义务

同样,不负责任的自由不是自由,而是专横和肆虐,是侵略、掠夺和破坏,或者相反,只是一种对恩赐、施舍的乞求,对依附状态的津津乐道。

人的选择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冒险,既可能得到自由、幸福、真理、正义,也可能得到异化、痛苦、谬误、不义。就客观的可能性而言,一个人选择一条安全舒适的生活道路,固然可以免除许多艰难困苦,但也失去了获取更大利益和更高幸福的机会;选择一条独立自主、自强奋斗的道路,有可能得到更高的自由和幸福,但却必然遭遇到许许多多的危险,以至于流血牺牲。就主体可能性而言,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实现和发展某种潜能,就会使另外一些潜能处于相对抑制以至于荒废状态,而一个人到底选择哪一种潜能加以发挥和发展,这实在是一种冒险,也许他并没有发现自己真正的优势,而是选择一种自己不占优势的潜能加以开发,终于成绩平平,永远错过了成为某一领域的杰出人物的机会。

既然没有谁替你预先设计好了人生的轨道,没有谁规定你必须做什么样的人,那么选择就是不可避免的,区别只在于主动地选择还是被动地选择、合理地选择还是不合理地选择,对人来说,其中任何一种选择都是冒险,区别只在于主动地合理地冒险还是被动地不合理地冒险。那些不愿意主动冒险的人,那些消极被动、随波逐流的人,实际上听任自己不知不觉地陷入一种特殊的危险之中,因为他们荒废了自己的主体性需要和潜能,使自己成为羸弱无力、不能自救的人。应该说,这才是一种最可怕的危险,与其陷入这种危险,不如挺身选择、主动冒险,这样即算未必成功,但在历险过程中,壮大了自己对付危险的力量,反而使自己处于一种安全状况:冒险者由一种内在力量支撑起来,永远屹立不倒,恰如悬崖峭壁上被狂风暴雨摧击而昂然挺拔的劲松。

真正自由的选择和冒险是敢于承担责任的选择和冒险,不承担责任的选择和冒险则只是投机、只是欺世盗名而已。真正主体型的个人是既追求自由也承担责任的人。他挺身选择自己的道路,并且承担这种选择所带来的自由和异化、胜利和失败、光荣和耻辱、幸福和痛苦,这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只想拥有选择的权利而不想承担选择的责任,只想获得选择带来的好处,而不愿承受选择带来的恶果,这种人实际上是弱者、懦夫和奸滑的骗子。

我非常推崇这样的人,他敢于大胆地追求财富、权力、荣誉、真理和正义,同时也承担自己行为的全部责任。以前,我不能区分真正的冒险者与野心家、权术家、剥削者、侵略者之间的区别,现在我认为,尽管要绝对分明地区分这两种人是困难的,但对两者加以性质上的区分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前者是负责任的,而后者是不负责任的。比如一个善于经营、敢于冒险的企业家,与一个靠收租或剪息为生的寄生性的剥削者的区别就非常重要。杰出的企业家敢于进行风险投资,成功了,他可能获得巨大的财富,失败了,他可能会家破人亡。一般人不具备这种冒险的能力和勇气,要迈出这一步必须具备很高的智慧和很强的意志,因此这种风险投资是一种生产性的、创造性的活动而不是一种非生产性的剥削性的活动。固然,他可能从自己的投资中获取很高的收益,但这是冒着很大的危险换来的,因而这种收益是一种正当的风险利润,而且社会从他所创办的事业中获取了更大的福利,他不冒险,这种事业和福利就永远不会在世界上出现,所有的企业家都不冒险,整个社会的物质生产和科学技术就不会得到迅速的发展,世界的面貌就不会这样日新月异。相反,剥削行为则完全是一种非生产性行为,剥削者不必冒什么风险,不必付什么代价,不必作什么紧张的努力,不必进行创造性的经营,仅仅靠着他对生产资料的垄断来掠夺劳动者的劳动果实。资本主义允许剥削存在,这是其主要弊病,这一点马克思已经加以充分的揭露,但资本主义也鼓励生产性的冒险和创造性的经营,这又是其强大的生命力所在,而资本主义以前的社会则不允许这种冒险和经营(只保护剥削和压迫),所以那时候社会发展速度极其缓慢。对这一点马克思是估计不足的,他把资产阶级当成与奴隶主阶级和封建地主阶级一样纯粹的剥削阶级了。

是否承担责任是区分自由的选择、合理的冒险与不自由的选择、不合理的冒险的根本标志,也是区分真正的企业家、政治家、军事家与剥削者、压迫者、政客、战争罪犯的根本标志。并非一切对财富与权力的追求都是恶的,相反,只要对自己和社会负责任,那么,对财富和权力的追求就是社会进步发展的主要动力和机制,而且本身就是对自由的追求。我把那些追求自由、权利同时又承担责任的人称之为英雄、正直的人和有良心的人。

 

良心

 

良心即责任感、责任心、责任意识。

如同我把责任分为个人对自己的责任和个人对环境的责任,我把良心也分为个人对自己的良心和个人对环境的良心,前者是个人对自己的责任的自觉,后者是个人对环境的责任的意识。

但一般人特别是我们中国人所说的良心仅指后一种,说一个人有良心,是说他能够对社会负责,说一个人没良心丧尽天良,是说他是一个邪恶的、残酷的、损人利己的、对他人和社会不负责任的、给他人和社会带来灾难的人。费尔巴哈也说过类似的话:良心是他人的痛苦呼喊在自己心灵发生的回响,意思是说,良心是个人对他人、社会的责任的意识。这种理解被当成是对良心的唯一解释,以至于人们只在论及个人对他人、社会的责任时,才使用良心这个词。

良心的另一种含义长期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直到十九、二十世纪,才由尼采、海德格尔、萨特等人发掘出来,正如他们首先强调了个人对自己的责任一样。有良心的人是意识到了对自己的责任的人,而没有良心的人可以说是没有意识到对自己的责任的人,是对自己漠不关心的人、对不起自己的人、对自己有罪的人、自卑自贱的人、自我欺骗的人等等。你没有自觉地成为你自己,而是成了他人的影子和传声筒,因此你是一个没有良心的人。

这种对良心的新解释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理解和接受,因为随着历史的进步,人的主体性越来越得到发展,个人自由和个性解放的呼声越来越高,人们越来越不能忍受自己成为庞大的社会机器上的齿轮和螺丝钉,而强烈地要求成为独立自主的个体。人们越来越对自己的屈从、驯服状态感到良心上不安了,认为这太委屈自己,这是对自己犯罪,是放弃自己做人的尊严和责任。这种意义上的良心自尊心是相通的,区别在于,良心是对个人自我责任的意识,而自尊心是对个人自由、权利和自我价值的意识。

对良心的完整理解应当是上述两种理解的统一。我们中国人听到自己对自己要有良心这样的提法,是非常陌生和茫然的。真的,中国人大多只是些只求对他人有良心而不求对自己有良心的人,或者说是对他人良心太好而对自己良心太坏的人。但实际上,单有对他人、社会的良心而无对自己的良心,良心就会变成一种异己的东西,变成外在戒律的内化,变成禁锢自己的内在枷锁,而人自己则成为良心的奴隶。历来的统治者千方百计要把一种强加于被统治者的责任内化为被统治者自己的良心,从而不用皮鞭、棍棒、刀枪就可以使他们俯首贴耳、甘为奴隶,而确实有许多被统治者丧失了对自己的良心,把一种异己的东西视作自己的东西,把接受统治和压迫视作自己的命运和天职,如果没有完成统治者强加于他的责任,他自己就会诚惶诚恐,觉得对不起自己的恩主:小民罪该万死!他们当然没有意识到,当他们牺牲自己以尽忠于统治者时,他们对自己犯下了何等严重的罪行!

同样地,单有对自己的良心而无对他人、社会的良心,良心也就不成其为良心,而成为野心妄心狠心了。不关心他人的痛苦,不管他人的死活,不惜通过损害他人来养肥自己,也必将使他失去对自己的良心,使他扼杀自己的主体性而成为一个反主体型个

只有当为己的良心和为他的良心相结合时,才构成自律的道德。所谓自律的道德或道德自律,就是指人不必受外部力量的监督、约束、控制、鞭策,单凭良心就能自觉地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良心就是一个内心的法庭,在这里,人对自己的行为作出审判。良心作为一种内心需要和内在力量促使人去承担责任。对有完整良心的人来说,法律、道德戒律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