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八章 责任与良心1  

2007-10-13 00:13:00|  分类: 《悲剧人性与悲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而追求自由和幸福,可得到的往往只是异化和痛苦。他追求成功和荣誉,得到的往往是失败和耻辱;他追求真理和正义,得到的往往只是谬误和不义;他追求友谊和爱情,得到的往往只是背信弃义和虚情假意;他循规蹈矩、老老实实,只图平平安安地度此一生,没料到却遭飞来横祸、家破人亡;他野心勃勃、苦心谋划、惨淡经营,追求巨大的财富和权力,结果却身败名裂,遗臭万年!这是怎么一回事?这要怪谁?谁应当承担这样的后果?

 

对自己的责任与对环境的责任

 

所谓责任,就是获得自由所必须付出的代价。自由不是可以信手拈来的,为了获得自由,个人必须利用一定的客观条件,因此,个人必须对给自己提供客观条件的环境支付报偿;在追求自由的过程中,个人可能会对自己和他人、社会、自然界造成损害,个人必须弥补这种损害。不付出代价就不可能得到自由,或者说得到的已经不是自由,而是不正当的利益、非法的权力、既害人又害己的享乐等等。

选择是双向的:根据自我本性选择对象,根据对象本性选择自我;自由是双重的:自我本性实现于外与对象本性扬弃于内;权利是双面的:对对象的权利与对自已的权利。与此同时,责任、义务也是两方面的。

1.个人对自己的责任。

责任,在日常意识里,甚至在许多伦理学著作中,都仅仅指个人对社会、他人应尽的义务,理由是:个人生活在社会之中,从社会得到自己的一份利益,因此应当报偿社会,比如父母养大了子女,则子女有义务赡养父母;老师培育了学生,则学生有义务关心和尊敬老师;领导提拔了下属,下属应报答领导的知遇之恩;国家给劳动者以工作、劳动的权利,劳动者应为国家多作贡献,等等,不一而足。

而我的责任观首先强调个人对自己的责任。个人积极地实现自己的主体性和自然本性,并且按照客观条件改造自己的本性,在我看来,这不仅是个人的自由和权利,而且是个人的责任和义务。如果个人不积极地实现自己的主体性和自然本性,并且听凭客观环境塑造自己的本性或者一味地放纵自己的反主体性,则不仅放弃了做人的自由和权利,而且放弃了做人的责任和义务;他就成了一个对自己不负责任的人。卢梭曾经很明确地强调过这一点,他认为,放弃自己的自由,就是放弃自己做人的资格,就是放弃人类权利,甚至就是放弃自己的义务;这一弃权是不合乎人性的:放弃自由,也就是取消自己行为的一切道德性。

可见,自由与责任具有直接的同一性:追求自由同时就是做人的不可推卸的责任,否则就会使自己退回到动物状态。这种说法与我对责任的定义是一致的,因为世界不会自动地迎合人,人不会自然地适应世界,这一切都有赖于人的创造,如果人不去主动地追求,自由就永远不会到来,因此对自由的追求本身就是获得自由所必需付出的代价。可见,人根据自己的本性去选择、改造对象与根据对象的本性选择、改造自己,本身就是一种负责的行为,人不仅有权力这样做,而且应该这样做。合理地实现自己与改变自己是一种理直气壮的道德行为,而不合理地压抑自己、毁坏自己以及听凭环境操纵自己则是不道德的行为。个人对自己的责任还在于承担自我实现和自我塑造的后果。当然,自我实现和自我塑造是受客观环境制约的,但除开环境制约这一因素外,剩下的就要由个人自己来负责任了;在同样的环境和条件下,有的人满足了自己的需要、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并把自己塑造成为英雄、天才、勇士、有道德有智慧的人,而有的人则没有满足自己的需要、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并把自己塑造成为懦夫、愚人、庸人、恶人,在这一范围内的责任完全应由个人自己负责。如何区分和判定环境对个人的责任与个人对自己的责任是法庭辨论的核心:公诉人通常强调个人自己应负的责任,而忽视环境对个人的责任,而辩护人则尽力强调环境对个人的责任而减轻个人自己应尽的责任;要对两者加以精确的定量的划分是困难的,所以对罪犯的定刑通常在一定范围内浮动。

有一点是无庸置疑的:无论环境对个人的作用有多么大,个人仍然对自己负有一定责任。两兄弟从父母那里独立出来,每人都分到等量的财产,两人都曾受过同等的教育,但其中一人吃喝嫖赌,很快就把财产挥霍了,变成一个穷光蛋,而另一个则勤勉劳动、节制消费、扩大生产和经营规模,给自己创造出一份可观的家业——前者祸从己出、咎由自取,后者则尽可以安心地享受自己的财富。在平均主义观念占统治地位的文化中,对穷人和富人有一种偏颇的评价:认为穷人之成为穷人、富人之成为富人,完全是由环境决定的,因此这是不公平的,应当劫富济贫。这是一种典型的嫉妒欲。实际上,穷人之成为穷人,自己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富人之成为富人,也很可能完全是由于自己的节俭、勤劳、聪明、技术好、善于经营等等。1988年曾放过一个电视剧,叫《云雾》,表现了两个家庭的命运的戏剧性变化。解放前,A是富农,B是这个富农的雇工(因为忘了这两个人的姓名,姑以AB代替之)。放后,雇农翻了身,当了贫协主席,富农自然成为专政对象。可是自从农村实行生产承包责任制后,那个从前的富农(A)又发家了:买了拖拉机、开办了加工厂、养了许多羊,而那个从前的雇农(B)现在照样是穷人,一日三顿以稀粥为食。这时,具有讽刺意味的悲剧情节发生了:老B的大儿子和大媳妇瞒着老爹到老A家的加工厂帮工去了,甚至老B的妻子也瞒着给老A家做饭去了——他们重新成了富人家的雇工。老B家的小儿子抱怨老母亲给别人家当佣人,丢了自己家的脸,老母亲辛酸地回答说:丢什么脸?我在别人家当佣人,别人给我工钱,给我白面吃,我在这个家里当了一辈子佣人,一年到头连稀粥都喝不饱!

我认为,形成这种悲剧的原因主要在于双方的素质、观念、能力不一样,因为制度和政策对所有人是开放的、平等的。老A善于经营、有商品经济意识、敢于投资,自然很快就富了起来,而老B则满脑子小农观念,思想极其保守僵化,目光短浅,缺乏进取和竞争精神,同时又充满嫉妒欲和平均欲,把自己贫穷的责任推到命不好上面,把自己家庭分崩离析的责任推到那位重新发家致富的老B身上,最后竟至于耍出无赖手段、败坏对方声誉,致老B含愤自杀。

现代西方经济学在讨论贫富问题时,认为有两种贫富差别,一种是物质财富上的,一种是能力上的,认为后者是更根本意义上的贫富差别——有能力的穷人可以白手起家,没有能力的富人会破产、沦为穷人。因此,与其在物质财富的分配上实行平均主义政策,从而挫伤能力强的人的工作和投资的积极性并助长能力弱的人的依赖性,不如通过教育等方法,使能力上的穷人也富裕起来,并激发他们工作、投资的积极性。对穷人的单纯救济、通过分配来削平贫富差别,并不能消除产生贫富差别的原因,未必能使穷人真正自强起来,靠自己的力量摆脱贫困状态,相反倒有可能使之安于能力上的贫穷状态,产生依赖社会的心理。我认为,这种观念,至少从强者的角度来看是可取的。这当然并不否认应当通过社会改革来铲除种种特权和制度、环境造成的不平等,从而给个人提供更公平的自由竞争的舞台。

2.个人对环境的责任。

个人的自我实现和自我塑造必定与自然、社会环境发生相互作用,任何一个个人的自我实现和自我塑造都与其他人的自我实现和自我塑造发生相互作用。个人对环境的责任由此而生。

首先,个人的活动必须承纳、依靠和利用一定的客观条件。个人最初是受动的,他来到世上时软弱无力,不能自主,是社会帮助他成为独立自主的人,是社会提供给他成长的条件,首先是父母,其次是亲戚、朋友、老师、同学、同事,没有他们的帮助,你就很难长大成人、成家立业,更不可能有所发明,有所创造,因此,你便对他们负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当他们遇到困难时,你就应当义不容辞地去帮助他们。至于你的爱人,他()本身就是你生命的一部分,就是你的另一个自我,虽然他()还是他()自己,你不可能取代他()自己对自己的责任,但你有责任替他()分忧解愁,与他()共同克服困难、战胜痛苦,帮助他()成长、发展。那些只关心自己而对周围的人们漠不关心的人是渺小和自私的,他们没有承担做人的基本责任,他们只是一味地从他人那里索取而从不思回报,他们是一些掠夺性剥削性侵略性的人,他们必然遭到人们的唾弃以至被自己的亲人所不齿,因之他们使自己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可见,归根到底他们是一些对自己不负责任的人。个人对更广范围内的他人似乎没有直接的责任,但仍然负有间接的责任。社会是一个有机结合体,人们靠彼此合作才能生存和发展,因此,你面前的每个陌生人都是与你有深刻关系的人,他可能是你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你的亲人的亲人的亲人,你的同学的同学的同学,等等,他正在从事的事业可能对你的幸福有极其重要的意义:通过种种中介,他的思想可能影响过你,他的发明创造可能使你受益匪浅,他制造的产品你可能食用或使用过,——他增进了你的幸福,你难道对他不负有一定的责任吗?如果他突然在路上晕倒了,你难道没有责任送他到医院吗?如果他掉进河里了,你难道没有责任救他上岸吗?如果他遇到歹徒攻击,你难道没有责任帮助他解除危难吗?至少你应该呼救或报警吧?

从能动的意义上讲,环境的好坏,条件的优劣,直接关系到个人发展的程度,因此,个人必须主动地去干预、改变环境,为自己的发展创造良好的条件。从这个意义上讲,个人对社会的责任是个人对自己的责任的延伸:因为个人只有在一种良好的环境中,才能真正得到自由的、全面的发展。所以,环境的变化对个人就不是外在的无关紧要的。在一个等级专制社会中,普通个人的选择余地和发展机会是极少的,而在一个民主、开放的社会中,普通个人获得了更多公平竞争的机会。因此,个人为了获得发展自己的良好的客观条件,就必须积极地参与改造社会的活动。

其次,个人的活动必定反过来对周围环境产生一定的影响。在个人对环境产生良好的影响、为社会创造了价值的情况下,个人对社会的责任在于:第一,从自己创造的价值中扣除一部分给社会,作为给社会对你的积极作用的报偿;第二,当社会不公平地剥夺你获取自己创造的价值的权利时,你应当理直气壮地去争取这种权利,这不仅是对你自己负责,而且也是阻止社会朝不公正的方向变化、促进社会朝更公正的方向发展。

不言而喻,当个人的活动对环境造成损害时,个人有责任来弥补这种损失:如果他不是自觉地、主动地承担这份责任的话,环境就会通过抵抗、制止、报复、谴责、怨罚等等,强迫他承担这份责任。

个人行为对他所处的小圈子的副作用是明显可见的,因而他的责任也较容易确定,个人也更容易意识到并承担这种责任,否则他在小圈子里就难以生存下去。但对大范围、大尺度内发生的事情,个人也许就很难意识到自己的责任了。经常听到有人针贬时弊时慷慨激昂、义愤填膺,可当他自己遭遇到不正之风或社会罪恶现象时,或袖手旁观,或亲自参与以捞取好处,过后又替自己辩护说,这种事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制止的,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云云。

确实,某一个个人很难对某些大的历史悲剧、普遍而恶劣的社会风尚等负确定的责任,于是许多事情就成了无头案。明明是一种罪恶或祸害,可就是不知道让谁来负责,于是每个人都心安理得,而罪恶或祸害依然肆虐,并且不断产生出新的罪恶或祸害。通常也有两种解释:一是把责任归之于某种超人的客观原因或非己的外部原因,如历史的遗留啦、资本主义的侵蚀啦、社会历史条件不具备啦,等等;二是把责任全都归之于某些罪大恶极的个人,一切罪恶和痛苦都是由这几个人恶意造成的,而别的人全都是受害者。

这都是转嫁和逃脱责任的循辞,其实责任正在每个个人身上。姑以不正之风为例来分析。似乎人人都对不正之风切齿痛恨,但似乎人人都对它无可奈何,而且在必要的时候,自己也会去拉拉关系,走走后门。有的人会因此而感到羞耻和痛苦,但还有很多人则视之为理所当然,于是能拉关系和走后门成为一种能耐本事,关系和后门成为一种资本,可以拿去对人炫耀,甚至还可以用它们去帮助别人,从而为自己博得好人的美称。于是乎对关系和后门的崇拜遍及全社会,一些人因为拥有它们而得意,另一些人因为不拥有它们而懊丧;有了关系和后门的努力去搜寻更多的关系和后门,没有关系和后门的就削尖脑袋往里面钻。几乎人人都从道理上知道不正之风祸国殃民,但同时他们又强调客观原因,为自己也搞不正之风辩护,为自己推脱责任。

然而责无旁贷。没有任何非人的力量应对不正之风负责,责任只能由每个人来负。我们可以把对不正之风的责任分解如下:

A.垄断权力者要对不正之风负首要责任。不正之风是由官本位和等级制派生出来的,垄断权力的人是官本位和等级制的建立者、巩固者和保卫者,他们利用手中权力谋取私利并控制下层人民,而下层人民在自己的地位上不能获取应得的利益,于是纷纷通过投靠、攀附地位比自己高的人来获取这种利益。通常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就是这个意思。居于社会统治地位的人以权谋私、化公为私、损公肥私,这个社会怎么会不普遍地刮起不正之风呢?

B.投机钻营、趋炎附势者应负第二位责任。这些人不是通过改造不公平的社会结构来获取自己正当的利益,而是靠同化于这一社会结构来谋取其私利,结果大大地巩固了这个社会结构。这些人与垄断权力者结成天然的同盟。

C.本不愿意但迫于无奈而为之者的责任。许多人心里明白搞不正之风是违背自己做人的原则和良心的,但他难以忍受自己困窘的处境,或虽然自己能忍受,却经不起妻子、孩子的压力,因而违背自己的意志去拉关系、走后门、求爷爷、告奶奶。他们的责任虽然较小,但也必须对自己的屈服和不正之风的蔓延负一定责任。

D.清高者的责任。这种人是宁可饿死也绝不玷污自己的,但他们认为不正之风是难以改变的,要改变也要等到遥远的将来,现在去管,不仅管不了,而且给自己招来灾祸,算了,任其自然吧,只要自己清白就行了。于是他们成了袖手旁观者。他们虽然没有参与不正之风,但却默认了;他们表面上可以不负责任,但从最高的意义上来说,从作为主体的人的角度来要求,他们仍然没有尽到对自己和对社会的责任。

现在我们假设:掌握权力的人除了得到自己正当的利益以外,只用这些取之于社会的权力为社会服务,下层人民不仅不去趋附权势,而且不是默认,而是奋起抵制和奋力消除不正之风,那么,不正之风不就可以休矣吗?

所以归根到底责任在所有个人身上,只不过有的人应负更大责任,有的人应负较小责任如果有人因为被迫或被诱骗犯了罪或做了不道德的行为,因而不能负全部责任的话,那么他所不能负的那部分责任刚好要由那强迫或诱骗他的人来负。如果人们把责任推给一种非人的环境或纯客观的力量,社会不公正和罪恶就永远也不可能被消除了。

今天,每一个自称是文化大革命的受害者并因为自己的受害而向社会索取报偿的人,都应当反躬自问一下:自己对这段历史应负什么样的责任?难道你仅仅是受害者吗?难道你不是或多或少地是这场动乱的参与者、推波助澜者或至少是忍让屈从者吗?最后,即算你在这场动乱中自始至终是受害者,自始至终就被剥夺了基本的自由和权利,那么,你在动乱之前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