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悲剧人性与悲剧人生 第五章 自由与异化(上)2  

2007-09-18 00:02:00|  分类: 《悲剧人性与悲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谓真实的集体,是这样一个自由的联合体,在这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所谓真实的个人是这样一些个人,他自觉地参与集体的事业,在与许多人的共同奋斗中发挥和发展自己的才能。弗洛姆继承和发挥了马克思的这些思想,并且为之提供了心理学和伦理学的证明。关于弗洛姆的思想,此处不再详述,可以参阅他的《在幻想锁链的彼岸》、《自为的人》、《健全的社会》等重要著作。

我基本上接受马克思和弗洛姆的自由观,同时力图进一步加以深化。本书将不专门论述人类自由的生成这一宏观历史进程,而着重论述个人自由或个性自由。

定理1个性自由不等于个人的任性自由是一种任性但任性不等于自由

任性既可以是主体性的发挥和实现,也可以是反主体性的发挥和实现。在后一种情况下,任性只能是奴役和被奴役、压迫和被压迫、虐待和被虐待、侵略和被侵略、征服和被征服、毁灭和被毁灭,等等,唯独不是自由。

且看几种反主体型个性的实现情况:

惰性型、奴性型和惰性—奴性型。这些个性的实现只能使人成为懒汉、乞丐,成为不敢抗争的奴隶和甘愿受辱的奴才。显而易见,他们是不自由的。

侵略型、破坏型和侵略—破坏型。这些个性的实现看起来是自由的,具有这种个性的人,通过掠夺、抢劫、侵略、剥削、杀戮等反主体性的活动,一方面满足了自己的自然需要,另一方面满足了自己的侵略欲和破坏欲。他们往往拥有巨大的财富和权力,可以随心所欲、无所不为。但这并不是自由。首先,侵略和破坏活动必将受到被侵略和破坏的对象的抵抗,不仅具有主体性的人会奋起反抗这种侵略和破坏,就是大自然也会对侵略和破坏它的人施以严厉的“报复”和“惩罚”。这样一来,侵略者和破坏者就不得不时时刻刻提防这种抵抗,他内心充满惊恐、猜忌、怀疑、不安,以至昼不安食、夜不安寝,甚至对自己身边的人也不能放心。他陷入孤立和孤独之中。他还可能被一种罪恶感所折磨,可能感到冥冥之中有一种看不见的、神圣的力量在威胁他。莎士比亚在《麦克白》一剧中充分、深刻地表现了这种不自由的状态。其次,侵略者和破坏者缺乏主体性,处于一种内在空虚之中,这种空虚迫使他不断地通过侵略性和破坏性行为来填补,以获得某种充实感,但是因为这些非生产性行为并不能真正填补内心的空白,所以他便不由自主地陷入恶性循环之中:越是空虚,就越去侵略和破坏,越是侵略和破坏,就越感到空虚。他本人也可能感到自己的行为是有罪的和徒劳的,也感到害怕,但他无力中止这种行为。心理学把这种行为称之为“强迫性行为”,把这种心理状态称之为“强迫症”。最后,侵略者和破坏者不能靠自身的创造性活动维持生存,而只能靠吞食、吮吸其侵略对象和破坏对象来维持生存。因此,一旦失去了这些对象,他就陷入完全被动的状态,变得软弱无力,只好束手就毙。

“惰性—破坏型”和“奴性—侵略型”。这两种个性的实现则同时陷入上述两种不自由的状态。

如果说,主体型个人之所以陷入不自由,主要因为与之对抗的外部力量太强大之故,那么,反主体型个人之所以陷入不自由,则主要因为他自身的劣根性:他被自己的贪欲和弱点所奴役。而且主体型个人即使在身遭奴役和压迫时,仍保持内在的丰满和内心的自由,而反主体型个人则处在内在空虚和内心不自由之中。在这个意义上说,反主体型个性的实现是一种更深重的不自由,反主体型个人处在更深重的奴役之中。

定理2个性自由是个人主体性的实现

个性自由受到双重的限制即个人自身的反主体性的限制和外部环境的限制,而这两种限制又是相互作用的。正因为反主体性的实现,才导致环境对人的压制、惩罚和报复,个人的反主体性越强,他就越受到环境的限制;反过来,环境对个人的限制又可能加强其反主体性。因此,要获得个性自由,就必须限制自身的反主体性和消除环境对人的敌对性。而这正好是主体性的实现。

主体性是这样一种本性:其实现既改变了对象,同时又与对象达到一种新的统一,而不导致对象的抵抗和报复。主体性的一个显著方面是创造性和自主性,即个人绝不屈服于对象,而是力图以自己的力量去影响和改变对象,在对象身上实现自己的本质、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第一,他绝不是把自己的本性、目的和意志强加于对象,相反,他承认对象独立的本性,承认他人内在的需要和尊严,因此他力图在对对象也有益处的情况下影响和改变对象;第二,他绝不暴虐地破坏对象,因为他明白,没有对象,也就没有自己,破坏和毁灭了对象,也会使自己灭亡,相反,他总是把对方有价值的方面吸收过来以强化和丰富自己。他不仅把自己的本性外化为对象的本性,也把对象的本性内化为自己的本性。

总之,自由意味着同意而不服从,钦佩而不崇拜,理解而不盲信,羡慕而不嫉妒,劝告而不命令,感染而不灌输,威武而不强暴,果断而不专制。自由的人既具有创造性和自主性,又具有开放性和认同性;既富于创造,又善于承纳;既独立自主,又需要并且能够同情、理解和爱;既“自强不息”,又以“厚德载物”;既血气充盈、棱角分明,又深邃沉稳、不骄不躁。自由的人既不是被动物,又不是造物主;既不是乞丐,又不是施舍者;既不是奴仆,又不是主子——他就是他自己,同时又积极而平等地与万物和他人交流。

定理3自然本性的实现既可是自由,也可是不自由当自然本性通过主体性活动得到实现并成为主体性实现的基础时这种实现就是自由当自然本性通过反主体性活动得到实现并成为反主体性实现的基础时这种实现就是不自由

自由与不自由是一种人为的和属人的状态,两者都不同于自然状态。动物无所谓自由,也无所谓不自由,而人则因为主体性的实现而获得自由,因为反主体性的实现陷入不自由。人的自然本性的实现因为与主体性和反主体性的实现息息相关,所以也有自由与不自由之分。一个人虽有主体性需要和潜能,但因为贫穷、饥饿、疾病,因为连生命都难以维持,而无法得到满足和发挥,这个人是不自由的。虽然不能反过来说,自然本性的实现就一定导致主体性的实现,但就这种实现解除了物质的匮乏从而消除了实现主体性的障碍这一意义上来说,这种实现就是自由。另外,当自然本性受到人自己或他人的不合理的压抑时,打破这种压抑就是一种解放、一种自由。但是,并非在任何情况下自然本性的实现都是自由。当自然本性是通过反主体性活动来实现的,或者这种实现推动和加强了反主体性的实现时,这种实现就不是自由的,而是把人推入更不自由的状态之中。

 

个性自由与个性异化

 

主体性的完全实现与反主体性的完全实现、完全的自由与完全的不自由只是两种理论上的抽象,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现实存在的总是自由与不自由的并存与交错。

我在前面曾断言,任何一种个性结构都包含有自然本性、主体性和反主体性三种成分,只不过各成分所占比重不一样而已。一个最勇敢的人也有怯懦的时候,一个最聪明的人也有愚蠢的时候,一个最高尚的人也有卑劣的时候,一个最勤奋的人也有懒惰的时候,一个最优雅的人也有粗鄙的时候,等等。反过来,一个刽子手可能是一个慈爱的父亲,一个窃贼有时也能仗义疏财、解人危难,一个受惯欺凌与侮辱的人也经常感到自尊心在隐隐作痛,权势场与名利场上的角斗士回到家里竟成了温柔体贴的丈夫,这种情况也屡见不鲜。

既然每个人都有一定程度的主体性,所以每个人都能获得一定程度的自由,但又因为每个人都具有一定程度的反主体性,因此每个人又都陷入一定程度的不自由。这种不自由就是通常所谓个性异化或自我异化。

如同自由不等于任性异化也不等于压抑对主体性的压抑是异化对反主体性的压抑则不仅不是异化,而且正是自由。对自然本性的压抑有碍于主体性的实现时就是异化,有益于克服反主体性时就不是异化,或者说,对自然本性的压抑有碍于克服反主体性时就是异化,有益于实现主体性时就不是异化。

这段话的前半部分是不言而喻的,下面试对压抑自然本性与异化的关系略加说明。

对自然本性的压抑有碍于主体性的实现与有碍于克服反主体性:当基本的生存需要都难以满足时,反主体型个人自然不会去实现自己本来就微弱的主体性,他会放纵自己的反主体性,不择手段地去获取物质生活资料;中庸型个人虽然不会象反主体型个人那样猛烈地放纵其反主体性,但也不会去发展自己的主体性,就是主体型个人也因为缺乏基本生活条件而难以实现自己的主体性。在这种情况下,由于主体性难于实现而反主体性易于实现,他们就陷入不自由或异化状态之中。

对自然本性的压抑有益于克服反主体性和实现主体性:这主要是指那些主体型个人,宁可忍受物质生活的贫困、宁可克制自己的自然欲望,以至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奋力去实现自己的主体性,而决不纵容自己的反主体性。他们面对困难也不退让,面对失败也不放弃追求,面对危险也不畏缩,面对死亡的威胁也不屈膝投降。在这种情况下,压抑自己的自然本性并不是异化,反倒是一种自由。

从上面的论述,可以对个性异化的含义作如下表述:所谓个性异化,就是指个人的活动及其活动的结果对个人主体性的压抑,在一定的情况下,也是对个人自然本性的压抑。

个性异化包括两种形态:奴役、剥削、残害与被奴役、被剥削、被残害。造成这两种状态的原因都在于个人的反主体性:反主体型个人由于放纵自己的惰性、奴性、侵略性和破坏性而使自己的主体性处于被压抑和窒息的状态;中庸型个人还具有相当的反主体性,因此,他不仅无力摆脱别人对他的剥削和压迫,而且一有机会,自己也可能去剥削和压迫他人;主体型个人也有一定的反主体性,因此他的活动造成双重的后果——既达到一定程度的自由,又陷入一定程度的异化,他也有愚蠢的时候、也有软弱的时候、也有被动的时候、也有害怕的时候、也有嫉妒的时候、也有无耻的时候、也有欺软怕硬的时候、也有贪婪的时候,这时候他就会把自己推向不自由的状态。

看起来,个性异化与个性自由是相互依存和互相规定的。个性异化是对个性自由的否定,个性自由是对个性异化的扬弃,两者同是个性与个人存在相互关系的一个方面。正因为存在着异化,人才不断地追求自由。否则,人就失去了追求自由的内在动力,人就会满足于某种完善状态,整个发展过程就会终止。

不仅如此,个性自由和个性异化还是互相贯通和互相转化的。首先,两者具有直接的同一性,也就是说,每一方面都已经内在地包含了另一方面。没有绝对的个性自由状态和个性异化状态。最反主体性的个人活动也实现了某种程度的主体性,比如奴隶劳动、徭役劳动、雇佣劳动也不是对主体性的完全否定,其中也包含有肯定的方面,具有一定程度“自我实现”的性质——异化劳动如果不具有和容纳一定的个性自由,它自身也不能进行下去,就不成其为劳动了,这就正象暴政统治不能剥夺所有的生命和自由一样——它只有保留一定的生命和自由,才能获得肆虐的对象并靠这些对象来滋养自身。同样,最主体性的个人活动也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反主体性。因此只有相对的个性自由和相对的个性异化。正因为个性自由与个性异化是互相贯通的,所以两者又是互相转化的。个性异化状态中包含的个性自由成分逐渐成长和壮大起来,从而从内部否定了个性异化状态。许多人正是在逆境中,在被迫的活动中默默地坚韧地积聚自己的主体性力量,最终改变了他的环境和活动方式。同样,个性自由状态中包含的个性异化因素也会沉积、扩张起来,从而从内部否定个性自由状态。许多人在顺境中,不思进取,不去发现隐蔽的危险和挑战,不努力克服自己种种固有的弱点,结果渐渐失去了棱角和锋芒,惭惭地削弱了自己的主体性力量,惭惭地平庸起来和堕落下去,当他猛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异化之中了。只有经常保持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不断地发展自己的主体性力量和削弱自己的反主体性力量,才能保障已经获得的个性自由不致变成新的个性异化。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