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悲剧人性与悲剧人生 第六章 自由与异化(下)オ3  

2007-09-18 00:18:00|  分类: 《悲剧人性与悲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自然无情地毁灭掉。

人的本性中也存在着两种趋势或可能性:进步、成长、发展的可能性和退步、萎缩、自我毁灭的可能性。这样一来,人类的发展就取决于把自然界进化的可能性与人自身进化的可能性结合为一种新的现实,从而阻止、遏制自然界和人退化的可能性。人利用自然界进化的可能性为自己服务,满足自己的自然需要和壮大自己的主体性,同时又促进自然界的进化,通过促使自然界进化的可能性的实现来抑制其退化的可能性的实现。这样人与自然之间就建立了一种本质层次(而非现象层次)上的、内在渗透和转化的关系:自然进化的可能性转化为人进化的可能性,人进化的可能性转化为自然进化的可能性。人的创造的双重意义在于既依据自然提供的可能性、利用自然本身来改造自然,同时又能使自然界按照人的主体性需要和目的、按照人所希望的方向发展。人的创造不是掠夺,不是粗暴地破坏自然的生态平衡,同时人的创造活动又能形成一种新的比原始自然更有序的自然结构,人只有同时做到这两点,才能确立真正的自由。

这就是说,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是一个自为的过程,一个主动选择的过程。是被卷入自然界永恒的循环还是冲出这一循环,是象动物那样停止于进化的某一顶点,还是无限地进化下去,是象其它动物那样因不适应自然而灭绝,还是与时间一道永恒延续、成为宇宙的不死的见证人和伙伴,这不仅取决于自然界给人类提供的机遇,而且更关键的是取决于人类自身的努力。フ庋的选择也同样存在于个人与社会之间。

社会环境也至少表现出两种趋势和可能性:一种是趋向于僵化、封闭、强控制、等级制和机会不均等,另一种是趋向于灵活、开放、弱控制、竞争制和机会均等。任何一个社会都同时存在这两种趋势和倾向,只是越往前追溯历史,前一种倾向越占主导地位,历史越往后发展,后一种倾向越占主导地位。前一种情况对个人的自我选择较为不利,因为封闭式社会结构和等级制度把个人一出生就限死在某一位置上,终生不能更改,比如氏族成员必须无条件地服从本氏族,不能自由地选择别的氏族生活和居住;奴隶的儿子只能是奴隶;农奴的儿子只能是农奴。但就是在这样的社会形态下,社会结构也没有封死个人选择的所有可能性。比如奴隶可以逃亡,去当自由民;农奴可以赎买自己,或逃到城市去当市民。到了资本主义社会,第二种倾向开始占主导地位。市场竞争为个人提供了更多的经济上成功的可能性,普选和竞选为个人提供了更多的政治上成功的机遇,多元的文化格局为个人提供了更多文化上成功的机会,所以越来越多出身寒微的人成为企业家、管理专家、议员、总统、科学家、思想家和艺术家。

与此同时,个人本身也内在地具有多种趋势:主体化趋势、反主体化趋势、中庸化趋势。ヒ话憷此担封闭、僵化、专制的社会结构加强个人的反主体性而压抑其主体性,而开放、灵活、民主的社会结构则加强个人的主体性而压抑其反主体性。但社会对个人的影响必定要经过个人的自我选择和自我塑造这一中介,个人可以抵抗或逃避对其不利的社会条件而选择对其有利的社会条件。因此,社会结构只是从大致趋势上制约个人的自我选择,而并不具体地决定某个个人成为什么样的人,比如,等级专制社会并不把每一个处于社会底层的人塑造成庸人或愚民以至奴才,个人不仅可以保持其内心的屈辱和愤怒,保持其自尊感和权力要求,而且可以挺身反抗:当社会专制和僵化到不允许普通个人在生产活动和社会交往中发挥最低限度的个人主动性、不给个人提供最低限度选择的可能性时,对个人来说,至少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反抗!人不能选择自由地生时,至少可以选择壮烈地去死!这也正是人的自由和尊严的证明。同样,等级专制社会也并不必然把每个处于社会高层的人造成为贪官污吏、昏君暴主。历史上有许多出身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的人物,或者背叛自己的阶级,投身于被压迫者的反抗队伍,或者疏远自己的阶级,专心致力于科学、艺术、哲学的创造,这是因为他们感到腐朽、奸恶、奢淫的上流社会与自己的本性格格不入,因此毅然决然与之分道扬镳。

就算等级专制社会普遍地造就了许多主子和奴才,这个过程也不是象印章盖在白纸上完全是机械的,成为主子或奴才,这也是一个主动选择的过程。做奴才的人开始时也是不愿意的,他在接受等级制赋予他的地位时,也必须一点一点地克服自己的羞耻感和自尊心,也必须克服他生而具有的怜悯心、同情心以至仁爱之心。奴才和暴君都是自甘堕落的。在他们面前其实还有别的可能性,只是他们不愿选择。他们的主动性还表现在,通过他们把自己塑造成为奴才或暴君,他们又反过来加强和巩固了等级专制制度。他们甚至会为维护和保卫等级专制制度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因为这是他们存在的基础和保障。

开放的、多元的、民主的制度也并不能自动地造就出主体型个人,而只是给主体型个人的塑造提供了有利的社会条件,在这一制度下,同样会出现许多中庸型个人和反主体型个人。在这一制度下,一个人成为什么样的人,仍然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自为的过程。

现在,我可以在更深层和更全面的意义上来论述个人自由和个人异化了。略去个人与自然的关系,仅就个人与社会的关系而言,个人自由就是个人把自身的主体性与社会结构中趋向于开放、民主和发展的可能性结合成为一种新的现实,并抑制个人的反主体性和社会结构中趋向于封闭、专制和滞退的可能性,其中自由的外在方面,就是个人把自己的主体性对象化于社会结构从而改造了社会结构,使之更趋于开放、多元和民主;自由的内在方面就是个人依据和吸收社会结构中趋于开放、多元和民主的可能性,壮大了自己的主体性和压抑了自己的反主体性,从而为自己创造出一种主体型个性。所谓个人异化就是个人把自己的反主体性与社会结构中趋于保守、封闭、专制的可能性结合为一种新的现实,并压抑个人的主体性和社会结构中趋于进步、开放、民主的可能性,其中个人的外在异化指个人的反主体性对象化于社会结构,使之更趋于保守、封闭和专制;个人的内在异化指个人依据和吸收社会结构中趋于保守、封闭和专制的可能性,加强了自己的反主体性并更深地压抑了自己的主体性,直至使自己堕落为一种反主体型个人。

由此可见,社会结构及其历史发展规律与个人的自我实现和自我塑造之间有着多么深刻、多么内在的关系。唯物主义、整体主义和客观主义的社会历史观把社会看成一个超个人的并且无条件决定个人的神秘结构,把历史看成是一个不以个人活动为转移的神秘过程,这样一来,社会结构与历史规律就成为存在于个人之外的、个人只能加以顺应而不能加以改变的纯客观存在物了,据说,个人的自由正在于认识和顺应这种客观必然性。与此相反,唯心主义、个人主义和主观主义的社会历史观则彻底解散了社会结构、彻底否定了历史规律,把社会归结为许多原子式个人的无序的集合,把历史归结为这些个人孤立活动的结果,据说,个人因而是绝对自由的。这两派观点因为都割裂了社会结构、历史规律与个人活动的内在关系,所以都难以达到对客观必然性和个人自由的合理的理解。

我的观点可以简要表述如下:任何一个人,在他来到人世之时,都碰到对他来说是既定的、客观的、他在出生以前不可能自由选择的社会关系和历史条件,而且在他出生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还依赖这些社会关系和历史条件,因为在这段时间他不能独立生活、自己养活自己。我认为,这是一个任何唯心主义、个人主义和主观主义理论所无法否认的事实,但是,唯物主义、整体主义和客观主义则无限夸大这一事实,以致完全忽视了另一个事实,即历史并不是这些作为客体的社会关系和历史条件的自在自为的发展过程,而归根到底是作为主体的个人自我实现和自我塑造的过程。个人到一定年龄,就开始其主动的自我实现和自我塑造了,而无数个人的自我实现和自我塑造,就改变了既定的社会关系和历史条件,这就意味着,个人的活动客体化为、转化为、凝结为一定的社会关系和历史条件了,个人的活动内在地改变社会结构了,个人的活动内在地构成为历史运动的一个环节了。正是主体型个人的活动促使社会更趋向于开放、民主、进步,正是反主体型个人促使社会更趋向于封闭、专制、退步,正是主体型个人反对反主体型个人的斗争以及中庸型个人更多地转向主体型个人,社会结构才呈现为一个大体上朝更开放、更民主、更进步的方向运动的历史发展过程。可见,个人活动内在地制约着历史必然性,历史运动的方向、人类的前途和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许许多多个人的自我实现和自我塑造以及这些个人之间的力量对比。没有任何一种超个人的力量能保证和许诺历史的必然进步和历史的光辉灿烂的结局。由于个人之间复杂的矛盾,我们甚至无法乐观地预言人类到底能进化到什么程度,正如我们不能悲观地断言人类必然将自我毁灭一样。

至此,我可以对上述关于自由与异化的论述作一个简约的总结了。从内容出发,可以把自由

区分为外在的自由与内在的自由,把异化区分为外在的异化与内在的异化。从形式上,可以

把自由区分为作为过程的自由与作为结果的自由,把异化区分为作为过程的异化与作为结果

的异化。把这两种划分加以交叉,就有:オ

 

   

作为过程的外在自由(生产、交往、反抗、革命等)

作为过程的内在自由(开发主体性潜能、合理地压抑)

作为结果的外在自由(生产力、民主、人权、社会公正等)

作为结果的内在自由(主体性的加强)

 

   

作为过程的外在异化(依赖、屈从、侵略、破坏等)

作为过程的内在异化(加强反主体性、不合理地压抑)

作为结果的外在异化(贫困、专制、不公正、生态危机等)

作为结果的内在异化(反主体性的加强)

 

其中关键在于理解作为过程、作为活动的自由与异化,因为作为结果的自由与异化不过是活动过程的凝结。这一活动过程就是人的选择。人的一生,无时不刻都必须作出选择。奋斗、进取、创造、自强不息是一种选择,犹豫、逃避、屈从、无所事事也是一种选择,只不过是一种使自己弱小、衰萎、颓废下去的选择,是一种对停滞、退化与死亡的选择,而不是一种对生活、进步、发展的选择。疯狂、掠夺、奴役、破坏也是一种选择,是一种看起来积极实则消极的选择,是一种被自己的空虚和恐惧所驱迫的选择。如果说奴性和惰性的选择是被动地接受和同化于对象的本性的话,则侵略性和破坏性的选择则是把自己的本质强加于对象,两者都不是自由的选择和选择的自由。只有主体性的选择才能融合人与世界双方的积极的可能性,抑制双方消极的可能性,从而创造出一种自由的现实,而这也许是一个更加艰难的过程。自由绝不是某种外部力量所能恩赐的,而必须靠人自己去争取。恩赐的自由立刻就会变成新的束缚——一方面受恩者为了感恩戴德而甘愿重新被人驱使,另一方面,因为个人没有在争取自由的斗争中铸造、发展自己的主体力量,因此他就没有能力享用现成的自由,他只好把这种自由拱手让人。自由决不象鲜花美酒一样拿过来享用就是,自由同时意味着奋斗、冒险、孤独、牺牲,意味着充分地激发自己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意味着不断的自我磨炼、自我约束和自我创造,否则,自由就始终对个人是遥远的和陌生的东西,正如歌德在《浮士德》中所表现的那样:オ

 

只有每日每时地去创造自由与生活,

才能作自由与生活的享受。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