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知识分子的出路》简介  

2007-07-18 23:01:00|  分类: 著作简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高心态、忧患意识,

良知确信、道德自任,

这究竟是我们的荣耀和自豪,

还是我们的沉疴和耻辱?

中国的知识分子,

究竟如何为自己寻找

经济政治地位、思想文化地位

和历史地位。

 

 

    本书认为,清高心态、忧患意识、良知幻觉和道德狂热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四大精神和人格疾病,正是这些疾病,使他们在传统向现代转型的过程中处于十分尬尴的、悲喜剧式的境地。中国知识分子必须抓住市场经济和知识经济的历史机遇,使自己获得经济上的独立自主,成为日益兴起的中产阶级的主体部分,进而在政治上成为自主的公民,只有在这个基础上,他们才能够接近成为“社会良知”和“真理和正义”的守护者。

 

第一章 知识分子的清高心态和忧患意识
清高的词义演变
清高作为褒义词——清高作为有褒有贬的词——清高作为贬义词

一个清高者的自我画像
我曾经是一个清高的、自我神化的人——我呼唤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并投身政治抗议运动,骨子里却瞧不起经商和从政的人——我心中荡漾一种孤独者的伟大、殉道者的悲凉与叛逆者的豪迈和壮烈

解剖清高
清高者的基本价值判断:德行高于事功、仁义高于权利、人格完善和精神高洁高于政治权力和物质财富——清高者的思维特征:武断、峻急、偏执、非此即彼;空泛、高远、玄妙、不切实际——清高者的性格和心理特征:坚强而脆弱、自傲而自卑、崇高而鄙俗、伟大而渺小、勇敢而怯懦、精神胜利而逃避现实、思想激进而行动无能

告别清高
现代社会要求知识分子与经济政治领域、与物质财富和政治权力之间,建立一种建设性的、良性的互动关系——现代社会要求知识分子改变其基本价值取向,重新确立德行与事功、仁义与权利之间的关系——现代社会要求知识分子建立一种开放、宽容、灵活、创新、务实的思维方式——现代社会要求知识分子建立一种自尊、自主、自立、自强、开朗、自然、真诚、积极进取、身心和谐、言行一致、健康向上的性格和心理

清高与忧患
清高型知识分子与忧患型知识分子的互补——清高为主、忧患为辅——忧患为主、清高为辅——从忧患转为清高——从清高转为忧患
个人权利与社会发展
历史发展的原动力是个人、个体——个人、个体具有历史本体地位——从历史发展的“长时段”、从历史发展的趋势和方向看,个人的权利和自由越充分,整个社会就越充满活力、生命力和创造力,历史发展的速度也就越快,而限制和剥夺个人的权利和自由,必定会导致相反的结果——就长时段的比较而言,西方社会和中国社会分别归入上述两种类型——中国传统社会和传统文化最根本、最致命、最关键的弊端就是对个人的压抑和否定

群体人格与个体人格
西方人的群体人格、社会性和合群性是建立在个体人格、个体的独立性和自主性的基础之上的,而中国人的群体人格是等级专制制度的内化,缺乏强烈意识到个体权利的,作为个人内驱力、个人意志、个人尊严和个人追求的个体人格——对中国人来说,群体价值、群体利益高于个体价值、个人利益——由于群体本身表现为一个等级系列,群体人格就表现为一种主奴型人格——中国人群体人格在价值观、思维方式、行为方式、性格上的具体表现——忧患型人格和清高型人格,都是一种群体取向型人格

忧患意识与自由精神
中国知识分子的忧患意识中缺乏一种自由精神——忧患意识忽视了个体权利和个人的社会本体地位——忧患型知识分子不是以世俗权利主体的身份去改造社会,而是以圣贤的身份去改造社会——他们做了三件事:试图修复破损的等级专制制度,使之朝“仁政”、“王道”的方向发展;发起改朝换代的“汤武革命”,试图重建一种符合“仁政”、“王道”的等级秩序;试图建立一个“等贵贱、均贫富”的绝对公平的理想社会。但是,他们的希望都破灭了,他们的忧患更深沉了——必须把忧患意识建立在自由精神,把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建立在个体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基础之上——自由精神就是每一个个体都意识到自己存在的独一无二性、自己的不可还原为物或社会关系的人格独立性、自己的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的不可剥夺性、自己的天赋和潜能的无限性,一句话,是对自己的历史本体地位的确认——考察一种社会制度的优劣,首先要看这种制度是否保障了公民的基本权利——考察一个知识分子是否具有社会责任感,首先要看他是否把自己当成一个权利主体——没有自由精神和自我责任感的知识分子,只能形成一种畸型的、病态的
社会责任感——以个体人格建构群体人格,以自由精神重塑忧患意识,以个体责任感再造社会责任感,是中国知识分子不可避免的选择

民族救亡、社会革命和个人自由
从长时段和社会常态角度看,个人自由与社会整体的发展呈正相关,从短时段和社会非常态的角度看,个人自由与社会整体的发展呈负相关——民族救亡要求限制个人利益和个人自由——三种民族救亡运动——社会转型期民族救亡与启蒙运动、市场经济和宪政民主的内在矛盾——社会革命也要求以阶级利益压倒个人利益、以阶级解放压倒个人自由——三种社会革命——混合型社会革命的矛盾性格——对一切民族主义运动和社会革命,都应保持一定的警惕和距离感,保持一种批判和反省能力,保持一种免疫力和解毒力

第二章 知识分子的道德狂热和良知幻觉

个体本位道德与群体本位道德
为己的道德与为他的道德——个体本位道德与群体本位道德

道德判断与价值判断
价值世界是一个丰富的系统,道德价值只是其中的一种——中国传统文化习惯于用道德判断取代价值判断

价值判断与事实判断
价值判断必须以事实判断为依据——中国传统文化进一步用道德判断取代事实判断——用道德判断取代价值判断以至事实判断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叫做“道德至上主义”或“泛道德主义

道德妄想、道德洁癖和道德热病
道德至上主义者对自身道德完美的追求和自身道德力量的盲信,叫做道德妄想——道德至上主义者对周围的人和事物的道德苛求,叫做道德洁癖——“文人相轻”就是一种典型的道德洁癖症——中国人习惯于“因人废言”和“因人废事”——道德至上主义者进一步用道德理想去改造世界,叫做道德热病——从道德攻击和道德谴责到道德谩骂和道德暴力

现代化与道德宽容
道德的疾病源于个性的贫困——在群体本位道德下潜伏着偏狭、愚昧、自卑、嫉妒、破坏欲、攻击欲的成分,以至伪善而险恶的用心——道德的神化和泛化必定导致道德的弱化和虚无化——现代化要求道德的宽容,即道德在价值系统中的重新定位以及不同道德观念之间的对话

个人良心和社会良心
个人良心是指个人对自己与他人的相互关系的道德判断——社会良心是指社会大多数人具有的一种公平和正义之心——基于社会生存的最低道德要求和良心——基于社会发展的最高道德要求和良心

为己的良心和为他的良心
为己的良心指个体对于自身存在和发展的责任感——为他的良心指对于他人和社会的责任感——完整的良心是个体责任感与社会责任感的统一——中国人缺乏对自己的良心:以岳飞为例

传统型社会良心与现代型社会良心
具有传统的群体人格和忧患意识的知识分子不可能继续成为现代社会的“良心”——传统型知识分子对世俗化、市场化、多元化、个体化、商业化、实用化趋势的四种基本反应

依附的社会阶层与独立的社会阶层
知识分子必须摆脱其经济上和政治上的依附地位而成为独立的社会阶层——知识分子应成为中产阶级中最有教养、最自觉、最先进的一部分——知识分子只有解放自己,才能解放全社会——知识分子只有本身成为自主、自我负责的人,才能进一步追求社会公平和正义,才能成为社会的良心

自我实现和自我超越
中产阶级的社会地位天然地具有某种“公平性”或“正义性”——作为中产阶级一部分的知识分子的主体人格和需要结构具有一种内生的公平性和正义性——自我实现并且自我超越的人,必然追求社会公平和正义

第三章 知识分子的经济定位

传统社会知识分子的经济地位
农业社会和自然经济对知识具有排拒性,知识不具备“经济价值”和“经济功能”——知识分子少而散,在经济上依附于统治阶级——农业社会夹缝中的商品经济依稀给知识分子指出一种新的生存方式——范蠡、王艮、唐伯虎、郑板桥对现代知识分子的启示

资本主义和工业市场经济:知识分子的第一次历史性机遇
资本主义和工业市场经济对知识的重视——市场经济对知识这种稀缺资源的有效利用和配置——资本主义一开始就把知识资本和人力资本作为自己的构成要素——知识分子开始成为独立的社会阶层——科技类、经营管理类知识分子——通俗文化类、新闻舆论类知识分子——行政管理类、教育类知识分子——人文类知识分子

现代资本主义与知识市场经济:知识分子的第二次历史性机遇
现代资本主义和知识市场经济把“知识”推上了王座——现代资本主义是以人力资本、知识资本为主导力量的资本主义——现代资本主义是一种开放的、多元的、公众的、社会化的资本主义,为知识分子跻身有产阶级打开了通道——知识市场经济在更高程度和更大规模上使知识成为商品——知识分子成为现代社会的主角和主导力量——知识分子在数量上已占社会人口的大多数——知识分子拥有巨大的经济力量——知识分子成为中产阶级的主体——知识中产阶级是一个承担伟大历史使命和具有伟大历史前途的阶级

知识产权与知识资本
知识劳动力所有权和知识产权——一切具有直接和间接的经济价值的知识,都具有“财产”的品格,都有一个所有权和产权问题——不仅要维护知识生产者的知识产权,而且要维护知识消费者的知识产权——知识产权与知识共享的矛盾和统一——从知识产权到知识资本——知识生产者的智力和知识的资本化——知识消费者的智力和知识的资本化

知识资本家:传统知识分子与传统资本家的历史合题
知识资本家是传统知识分子和传统资本家各自向对方的转化和扬弃——知识资本家阶级同时也是智力劳动者阶级——知识资本家阶级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资产阶级、剥削阶级和统治阶级

中国知识分子的经济定位问题
我国知识分子的经济现状——知识分子的职业分布和就业布局还很不合理——知识分子的劳动关系还没有市场化——知识分子的有产化和资本家化还刚刚起步——知识分子已达到小康生活水平,比较重视教育和人力资本投资——知识分子已初步获得劳动力所有权、知识产权和人身自由,已初步成为改革开放的先导和领导力量,已开始将自己的知识商品化、市场化、资本化,但他们毕竟人数太少、力量有限,仍然没有成为一个经济上独立的阶级,对国家、官僚阶级和资产阶级仍然处于半依附状态——知识分子在经济上还处在一个痛苦的“断脐”和“脱毛”的过程之中——市场经济和知识经济给中国知识分子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知识分子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还不适应市场经济和知识经济的发展要求——知识分子现有的知识结构和知识内容缺乏经济价值和市场价值,很难商品化和资本化——国家的战略和对策——民间资本、市场力量应成为科教兴国的主体力量——应当允许民间资本全面进入科技产业、文化产业和教育产业——企业的战略和对策——企业制度的改革应在两条战线上同时进行:一是适应市场经济的要求,把企业改造成为独立的经济实体和市场主体,二是适应知识经济的要求,把企业改造成知识劳动者以其人力资本、知识资本持有股份的经济联合体——知识分子的战略和对策——知识分子要在战略上重新确定自己在市场经济和知识经济时代的发展方向和在现代社会结构中的经济地位——大部分知识分子应转化为市场型、应用型、操作型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经济分化和不同类型知识分子的市场位置——市场经济对不同种类的知识和不同类型知识分子的需求是不一样的,这就使得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基本上处于同一经济地位的知识分子整体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发生了极大的分化——按照知识与市场的远近深浅关系,不同知识具有不同的经济意义、商业价值和资本品格——从我国目前的市场结构和所达到的市场半径来看,科技知识分子和经营管理知识分子处于市场的核心,大众传媒和大众文化知识分子位居其次,文化教育知识分子处在市场的边缘,而基础理论和人文知识分子则基本上处在市场之外——中国基础科学和人文知识分子的经济前途,有赖于一个包括“思想市场”、“学术市场”、“严肃艺术市场”的“高雅文化市场”的形成和发展——一种介于市场与国家之间的社会基金,可以弥补基础科学与人文研究的某种天然的市场弱势

第四章 知识分子的政治定位
知识分子政治地位的历史演变
古代知识分子在政治上总体上处于依附地位——少数知识分子进入政治权力核心、大多数知识分子成为低级官员和候补官员、部分知识分子远离政治领域——古代知识分子的政治性格:权力拜物教与权力恐惧症、政治麻木与政治狂热——知识分子在政治现代化过程中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在现代西方国家政治生活中,知识分子已占据主导地位,发挥主导作用——知识与权力的结构性关系的历史演变:古代政权以暴力为主要基础,以物质财富为基本条件,知识的作用仅居末位;近代资产阶级政权以物质财富为主要基础,以知识为基本条件,暴力的作用退居末位;现代宪政民主政权以知识为主要基础,以物质财富为辅助手段,暴力的作用进一步下降

知识分子在20世纪中国政治现代化过程中的悲剧性命运
戊戌变法与知识分子——被迫的政治现代化——引进宪政民主,不是为了满足社会成员已经觉醒了的自由、民主诉求,而是为了实现民族、国家救亡图存的目的——缺乏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基础,使中国知识分子与中国资产阶级的认同和合流一直未能真正实现——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间缺乏合理的张力,由此奠定保守主义和激进主义二元对立的政治格局——辛亥革命与知识分子——辛亥革命的必然性和局限性——辛亥革命奠定了中国20世纪的革命传统——新民主主义革命时代的中国知识分子——五四运动表明中国知识分子由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转向工农民主革命——北伐革命统一战线内部的矛盾——知识分子在选择工农民主革命的同时也被这种革命所选择:他们开始放弃宪政民主理念,而诉诸工农革命专政——工农崇拜和革命崇拜的形成——革命家知识分子与工农民主革命的关系——共产党人和革命家知识分子在有意识地把农民阶级以及刚刚从农民蜕变而来的工人阶级铸造为中国革命的主力军的同时,也反过来无意识地被这两个阶级按其内在的本性和要求所铸造——一般革命知识分子与工农民主革命的关系——一般革命知识分子必须在革命过程中不断地接受工农兵的改造,不断地清洗自己身上的非无产阶级思想——第三种力量与第三条道路——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试图作为国共之外的第三种力量,寻求一条带有社会民主主义色彩的资本主义道路和具有中国特色的宪政、民主和法治之路——第三种力量犹如昙花一现,被内战的洪流所淹没——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知识分子——旧式知识分子首冲其冲地成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民主党派知识分子成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普通革命知识分子成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在文化大革命中,革命家知识分子也成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中国革命在摧毁了一切敌手后,只能反噬自己了——知识分子终于开始了大规模的自相残杀——在整个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中国知识分子在政治上可谓全军覆灭、整体溃败——改革开放与知识分子——80年代保守派、改革派和激进改革派的三角关系——90年代老左派、新保守主义、自由主义和新左派的四维结构——老左派与北京的“地下万言书”——当权的党内改革派与新保守主义、新权威主义的认同——自由主义浮出水面——新左派亮出旗帜——自由主义与新左派的火并

○ 21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政治定位
首先要为宪政、民主和法治,也为知识分子确立独立的政治地位和独立地发挥政治作用,准备经济条件——积极地参与基层民主建设——发展中介性社会组织——充分利用自己的知识资源,形成公共舆论空间——结成学界知识分子、政界知识分子和商界知识分子的政治同盟——学界知识分子与政界知识分子的交叉共识——学界知识分子与商界知识分子的交叉共识——商界知识分子与政界知识分子的交叉共识——建立开明官僚知识分子、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知识分子、无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改革统一战线——建立新保守主义、自由主义与新左派之间的交叉共识——改造和提高自身的素质,为建立宪政、民主和法治准备主体条件——破除权力拜物教和权力恐惧症,建立一种对政治权力的健康的、自由的态度或“政治性格”——破除传统的你死我活的政治逻辑和阶级斗争、社会革命观念,建立一种平等、竞争、合作、宽容、协商、改良、改革的政治思维和政治文化——破除传统的清高心态、忧患意识、道德狂热和良知幻觉,建立一种现实的、世俗的权利政治、责任政治观念——消除传统的好高鹜远、眼高手低、清谈误国的政治遗风,脚踏实地地培养建设宪政、民主和法治的实际操作能力——消除知识分子之间的傲慢、偏见、散漫和内耗,提高自组织能力

第五章 知识分子的思想文化定位
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
产生于农业文明、自然经济和极权专制政治基础之上并渗透于这一基础的文化,叫做传统文化;产生于工业文明、市场经济和宪政民主政治基础之上并渗透于这一基础的文化,叫做现代文化——宗教、哲学的世俗化和人本化——社会意识的个体化和平等化——知识、理性的工具化和实用化——伦理、道德的相对化和功利化——艺术、审美的主观化和个性化——整个精神世界的多元化和自由化
中国传统文化的痛苦蜕变
现代化时差效应之一:民族危亡的压力和民族主义的高涨——现代化时差效应之二:社会矛盾的激化和社会革命的高涨——民族救亡和社会革命对中国文化的现代化过程的巨大影响:民族救亡既是启蒙运动的初始动力,又消融了启蒙精神并使之终结;社会革命把启蒙运动和新文化运动引向一个乌托邦主义的社会理想——中国知识分子选择马克思主义的三大原因:马克思主义能够指导中国的民族解放和社会革命;马克思主义满足了中国知识分子对民族独立和现代化的双重诉求;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有暗合之处,使中国知识分子感到亲切和自然——三十年的文化空白、文化沙漠化和知识分子的集体失踪——新启蒙之一:80年代的思想解放和文化反思运动——回到原典马克思主义——再度引进西方文化和反思中国传统文化——新启蒙之二:90年代的文化自觉和文化建设——知识分子在思想文化立场上的重新站队和自觉定位——知识分子在思想文化领域的正面建设已初见成效——知识分子终于意识到:启蒙者必须被启蒙——普遍主体的神话和民众导师幻觉的破灭——谁来启知识分子之蒙?

文化转型战略之一:中西互为体用论
保守主义与激进主义的猛烈震荡——极端激进主义转化为极端保守主义——中体西用与全盘西化的激烈对峙——全盘西化的结果是全盘复归于传统文化的基本精神——中西互为体用论:在保守与激进、中体西用与全盘西化之间——西体中用是一种温和的全盘西化,如同中体西用是一种温和的国粹主义——中西互为体用是指以西方现代文化为主导的中西文化的交融互动——中国传统文化中包含了某些具有现代性的成分和因素,是中西互为体用的内在根据——创造性转化即是转化性创造——创造性转化包括把西体引入中体和把传统的中体变为现代的中体两个环节——创造性转化包括结构或格局的转换和要素的转换两个层面——例如:民本思想、仁义观念、忠孝意识的创造性转化

文化转型战略之二:经济政治独立之上的思想文化独立
真理、知识的双重对象:事实与价值——真理和知识既是一种事实判断,也是一种价值判断——真理、知识具有主观特殊性和客观普遍性——知识分子既是特殊利益主体,又是普遍理性主体——在“真理的政治经济学”的基础上,有可能达到“政治经济学的真理”即关于人类社会历史的科学和真理——所谓人文社会领域的科学和真理,正就是不同知识分子之间,不同民族、国家、阶级、个人之间就彼此交叉重叠的部分所达成的共识——不同阶级知识分子之间的交叉共识,是意识形态向真理的平面转化,而知识中产阶级的自我超越,则是意识形态向真理的水平提高——知识分子成为独立的经济政治主体和中产阶级,能够避免极端化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并能进一步促进不同阶级之间的交叉共识

○ 21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文化立场
在自然主义与人本主义之间——对自然的前现代和现代的态度——对自然的现代和后现代的态度——发展中国家现代化的特殊困境:前现代性、现代性和后现代性之间的多重矛盾——发展中国家的后发优势——在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之间——温和的个人主义对于极端的集体主义的解毒作用——强势群体的个人主义与弱势群体的集体主义的对话和互补——在自由主义与平等主义之间——中国自由主义的得失——中国新左派的得失——自由主义与新左派达成交叉共识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在科学主义、工具主义与人文主义、价值主义之间——工具理性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对于中国现代化的重要意义——人文知识分子需要补工具理性之课——谨防科学技术成为新的知识霸权——在世俗主义、功利主义与超越主义、精神至上主义之间——世俗化是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世俗精神也是一种人文精神——90年代大众文化表现出平面化、粗浅化、消费化、粗俗化、媚俗化、恶俗化、自我痞化、自我矮化、自我丑化等令人忧虑的现象——以终极关怀之名否定世俗精神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在道德现实主义与道德理想主义之间——基本道德是建立在公民基本权利基础上的世俗道德、低调道德;理想道德是基本道德之上的高尚道德、宗教性道德、高调道德——中国的现代化和市场经济,最缺少的是基本道德——政府及官员道德与公民道德——职业道德——商业道德——雇主道德与雇员道德——社会公德——在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之间——民族国家意识不等于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人类世界意识不等于人类主义、世界主义——处理民族国家与人类世界关系的价值标准是民族国家之间的自由、平等和正义——爱国一旦成为主义,也会变成一种盲目的意识形态——在保守主义与激进主义之间

第六章 知识分子的历史定位
脑力劳动者和体力劳动者在历史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

脑体分工的必然性——脑体分工的经济合理性、政治合理性、精神合理性和道德合理性——脑体分工和隔绝的经济局限性、政治局限性、精神局限性和道德局限性——脑力劳动者、知识分子的历史地位和作用——任何一个知识分子都同时具有进步、反动或混合的性质和作用——根据其主导的历史作用的不同,可以划分出进步型知识分子、反动型知识分子和混合型知识分子——进步型知识分子是历史发展的巨大推动力量,是几乎一切社会进步的创造者、领导者和先行者——反动型知识分子是历史发展的巨大的阻碍力量,是几乎一切社会落后和腐朽状态的最有力的维护者、巩固者和保卫者——普通的、保守的知识分子的创造性和破坏性、进步性和反动性都比较弱,既不可能成为英雄豪杰,也不可能成为大奸大恶——超凡魅力型、卡里斯马型知识分子的创造性和破坏性、进步性和反动性都非常强,对历史的正面作用和负面作用都很大——体力劳动者的历史地位和作用——体力劳动者是承受最多苦难的阶级,但在历史上从来没有成为一个最进步的阶级,因为他们不是最主要的生产力或不掌握先进的生产力,不具备管理社会的基本知识,也不是精神文化的主要创造者——体力劳动者在历史上具有一种最终否决者的地位和作用,他们虽然不能决定社会向何种更高、更进步、更文明的阶段发展,但都可以制止社会的崩溃,制止社会向一种完全灭绝人性的方向演变——体力劳动者虽然不能成为历史发展的创造者、引导者、领导者和先行者,都是任何一个创造者、引导者、领导者和先行者获得成功的基础和基本条件——体力劳动者既不可能成为伟大的进步人物,也不可能成为大奸大恶的历史人物

精英意识与平民情结
脑力劳动者相对成为精英,体力劳动者相对成为平民——历史上除了极为反动的知识分子外,一般知识分子都会产生精英意识与平民情结的内心冲突——精英主义与民粹主义是解决这一冲突的两种主要方法——精英主义的历史源流与思维逻辑——民粹主义的历史源流与思维逻辑——精英主义与民粹主义两极相通——自由主义对精英意识与平民情结的冲突的化解——社会民主主义对精英意识与平民情结的冲突的化解——精英的片面性与局限性——平民的片面性与局限性——精英的平民化——平民的精英化——自由个性的生成是精英与平民矛盾的根本解决

知识崇拜与反智主义的终结
精英意识与平民情结表现了知识分子的内心冲突,而知识崇拜和反智主义则主要表现了体力劳动者、平民的内心冲突——知识崇拜与对知识分子的神化——反智主义与对知识分子的丑化——知识崇拜与反智主义之间有一种恶性的互补关系——知识社会的基本特征: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分工的消失——对声望、荣誉、注意力、个人魅力和影响力的争夺将代替对财富和权力的争夺——知识化与人性化、科学化与民主化的矛盾仍会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恶劣的竞争仍然会局部存在——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知识社会将是一个艰巨、困难而又充满风险的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