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悲剧人性与悲剧人生》目录  

2007-07-18 22:56:00|  分类: 《悲剧人性与悲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悲剧是普遍的,

悲剧是必然的,

它弥漫于世界,直根于人的本性。

悲剧英雄在黎明时醒来,

凝望着地平线沉思:

命运是对未来的开垦,

而开垦,无论是掘出清泉,

还是掘开深渊——就是命运!

 

 

    这是作者在80年代长期思考和写作的基础上,于1990年创作的第一部哲学专著。本书融黑格尔式的严谨逻辑(人生存在论——人生本质论——人生现实论)与充满诗意和激情的语言于一体,对自古以来令无数杰出人士苦苦思索的人生问题,如生命、死亡、不朽、伟大、人性、个性、自由、异化、幸福、痛苦、责任、良心、价值、目的、财产、权力、职业、爱情等等,作出了自己的回答,并形成了一种系统的“悲剧人性观”和“悲剧人生观”。这是理论界经过80年代文化引进和文化反思之后,于90年代取得的最早的正面建树之一,具有强烈的原创性和本土性。曾于1994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引起较为强烈的反响,此次收入《六十年代生人思想录》中予以再版。

 

第一章 生命、死亡与不朽
恐惧与焦虑
面对死亡的恐惧是对死亡引起的价值虚无的自我意识,它与面对某种具体的威胁或危险时产生的恐惧不一样,带有某种根本性、“形而上学”性—恐惧在忙碌中潜隐,而焦虑却经常彰显出来,这是一种具体的时间感和空虚感—死亡把虚无(无意义)带入人生,从而引起人的恐惧和焦虑—死亡问题是哲学的基本问题—没有恐惧和焦虑这种死亡意识的人,恰恰是对生命不负责任的人

自然时间与价值时间
自然时间对人来说是一种极其稀缺的资源,具有有限性、短暂性、一次性和不可回复性—自然时间是一种最高的成本和最重要的机会—在自然时间中无法安顿人的惶恐而焦灼的心灵—为了超越自然时间对人的限制,人便创造出价值时间这种专属人的生命形式—追求不朽是人的一种根本冲动—价值时间具有相对性和二维性—人唯有去追求永恒的价值,才能摆脱对死亡的恐惧和焦虑,从而建立做人的尊严和幸福

两种时间意识
自然主义的时间意识:好死不如赖活着—崇拜寿命和老人—崇拜古人和祖宗—消磨 —等待—价值主义的时间意识:不自由,毋宁死!—崇拜自由和青春—崇拜今人和自己—紧张忙碌—开拓创新—扬弃自然主义与价值主义的两极对立

第二章 渺小、创造与伟大

自卑与畏怯
面对无限的宇宙空间,人类感到自卑—面对强大的自然力量,人类感到畏怯—自卑和畏怯使人感到屈辱和羞耻,并激起人扩张自己的强烈冲动

自然空间与价值空间
人在蛮荒的自然空间中不得安生—人为自己创造一种价值空间,即主体的、自由的、文明的空间—通过创造价值空间,人便超越其渺小和无力,克服其自卑和畏怯,而臻于伟大和强大—追求伟大是人的一种根本冲动—价值空间具有相对性和四维性—人要获得时间上的不朽,必先获得空间上的伟大

两种空间意识
西方人的空间意识:浮士德精神,这是一种不断超越有限、追求无限的空间意识—东方人的空间意识:儒、释、道,在有限的空间中领悟无限

第三章 人是什么?
自然本性与主体性
自然本性包括饮食、求偶、安全、休息和活动的需要和潜能—主体性包括认识、创造、自主、合作、审美的需要和潜能(自觉性、创造性、自主性、认同性、自我确证性)—人类历史越原始,自然本性越成为人们活动的主要动力;历史越发展,主体性所起的推动作用越来越大—自然本性的主体化和主体性的自然化

反主体性
反主体性亦即人的劣根性、恶性,是人使自身发展过程停滞和倒退的趋向—反主体性包括惰性、奴性、破坏性、攻击性—当人成为野兽时,他比野兽更可怕—主体性(善性)与反主体性 (恶性)是人性中两种相反的力量,自然本性则是一种中性的力量

第四章 我是谁
众里寻千百度
哲学史既是研究世界的一般本质和规律的历史,也是人自我发现的历史;既是人类从自然界觉醒的过程,也是个人从人类共同体觉醒的过程—古希腊罗马哲学中已表现出一定程度的个人自觉—人文主义以人类主体与上帝对抗,个人仍不具备与上帝对抗的独立的本体论意义— 经验论和唯理论的人是片面的“知识人”和无差别的“类人”—德国古典哲学经历了从抽象的个人向绝对理性吞噬个人的逆转—叔本华、克尔凯郭尔、费尔巴哈从不同的角度冲击了黑格尔的绝对理性—尼采第一次确立了个人的本体论地位—在存在主义和现代人本主义哲学中,个人问题成为哲学的基本的、中心的问题

马克思的个性观
马克思的历史哲学以现实的个人为逻辑起点—马克思在现实的个人和现实的社会的相互作用中确立个人的历史本体论地位—马克思最终关怀的是现实的个人,他的最高理想是自由个性或个性自由—马克思晚期思想中表现出某种整体主义、客观主义趋向—马克思为实现个性自由这一价值理想而采用的手段和方法隐含与这一理想相异化的可能

中国文化的根本缺陷
中国文化是一种以家族、社稷为本位的整体主义文化,其根本的缺陷就是轻视个人和压抑个性—整体主义只能造成表面的、虚假的繁荣和统一,中国社会的落后和周期性动乱,根源于轻视个人和压抑个性—商品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发展,要求建立一种以个人为出发点、中心和归宿的,以个性自由为基本原则的新型文化价值系统

人类本性与个性
在个人与社会的双向运动中,个人及其实践活动总是更活跃的方面,对于理解历史发展是更为关键的方面—个人是不能还原为社会结构的特殊实体—个人的独一无二性、不可还原性和创造超越性就赋予他以历史本体论即社会存在本体论的地位和意义—只有具体的个人才能在其特殊的境遇中率先创造出新的能力和品质,从而丰富和发展了人类的一般本性

个性类型
主体个性或优秀个性,包括智慧型、创造型、自尊型、仁爱型、审美型个性—反主体个性或恶劣个性,包括惰性/奴性型、侵略/破坏型、惰性/破坏型、奴性/侵略型个性—中庸个性,包括生存型、安全型、享受型个性

第五章 自由与异化()
放纵个性与取消个性
“任性”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一个中性词—放任主体性的实现是善,放任反主体性的实现是恶—放纵个性与取消个性都将导致个人与社会的病态—自由就是在约束个性和发挥个性之间保持一种“合理的张力”

人类自由与个人自由
从主客体关系与个人社会关系两条线索出发,可以区分六种基本的自由观—个性自由不等于个人的任性:自然是一种任性,但任性不等于自由—个性自由是个人主体性的实现

个性自由与个性异化
异化即是不自由,是反主体性的实现和对主体性的压抑—异化包括两种形态:奴役、剥削、压迫和被奴役、被剥削、被压迫—个性自由与个性异化是相互依存和相互规定的,并且是相互贯通和相互转化的

第六章 自由与异化()
人的可塑性
人类的诞生和成长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自为的过程,个人也是如此,没有一种超个人的力量预先规定了个人的本性及其发展过程—人既是被决定的,又是非决定的以至反决定的,人既是被塑的又是自我塑造的—人永远是不定型的、未完成的和开放的

教育、学习、实践
教育、学习、实践是个性形成的三个基本阶段—从教育到学习再到实践,是一个从被动接受转变为主动创造的过程

合理的压抑和不合理的压抑
对反主体性的压抑是合理的压抑—对主体性的压抑是不合理的压抑—对自然本性的压抑有时是合理的,有时是不合理的—无论哪一种压抑都包括自我压抑(自觉压抑)和社会压抑(制度压抑)两种机制

外化与内化
自由既是主体性的实现和外化,又是人根据对象世界的本性和规律改变自己的本性,对自由的误解通常表现为控制对象世界或同化于对象世界—自然界包括进化和退化两种趋势,人的本性中也包含进化和退化两种趋向,人对自然界的自由,就在于把自然界进化的可能性转化为人进化的可能性,同时把人进化的可能性转化为自然界进化的可能性—社会环境与个人的关系也是如此:主体型的个人促使社会趋向于开放、民主、进步,反主体型个人促使社会趋向于封闭、专制、退步,历史的发展取决于不同个人之间的力量对比

第七章 幸福与痛苦
高级幸福、低级幸福、虚假幸福
幸福是对自由的感觉、体验和意识—不能从生理学、心理学角度,而只能从价值观的角度来区分真正的幸福和虚假的幸福—自由与幸福的客观标准是:如果每一个都追求某一类人所主张的自由和幸福会导致整个社会的和谐、有序和发展,那么,这种自由和幸福就是真正的;如果导致整个社会的混乱、无序和倒退,这种自由和幸福就是虚假的—真正的幸福包括高级幸福和低级幸福两种:高级幸福是对主体性的实现和壮大的体验,而低级幸福或世俗幸福是对自然需要的满足的体验—只有同时获得两种幸福的人,才是完全幸福的人

高级痛苦、低级痛苦、虚假痛苦
痛苦是普遍和必然的—痛苦是对异化的感觉、体验和意识—判断真正的异化和痛苦与虚假的异化和痛苦的客观标准是:如果每一个人都反抗某一类人所认为的异化和痛苦,能够导致社会的和谐和发展,那么,这种异化和痛苦就是真正的异化和痛苦;如果导致社会的混乱和倒退,这种异化和痛苦就是虚假的异化和痛苦—痛苦包括高级的痛苦和低级的痛苦:高级的痛苦是主体性需要得不到满足、主体性潜能得不到发挥时产生的痛苦,低级的痛苦是自然需要得不到满足时产生的痛苦—空虚和无聊是介于高级痛苦与低级痛苦之间的状态 —痛苦是一种对幸福的渴望—痛苦是锻造人性的熔炉—像尼采所说的,去同时面对人类最大的痛苦和最高的希望—面对痛苦的四种态度:报复、屈服、逃避、超越

第八章 责任与良心
对自己的责任与对环境的责任
积极地实现自己的主体性和自然本性,不仅是个人的自由和权利,而且是对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放弃这一责任和义务,是不道德的—个人对环境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对自己负责者必不能对环境负责,反之亦然

对过去的责任与对未来的责任
对过去负责是指对已经完成的行为的后果承担责任,对未来负责是指对将要发生的行为的后果承担责任—不对过去负责者必不能对未来负责,反之亦然

良心
良心即责任感、责任心、责任意识—从对象上说,良心包括对自己的良心和对环境的良心— 没有意识到对自己的责任的人,对自己漠不关心的人,对不起自己的人,自卑自贱、自我欺骗的人,也是没有良心的人,而中国人很多正就是这种只求对他人有良心而不求对自己有良心的人 —对他人、社会没有良心的人,对自己的良心就会转化为“野心”、“妄心”、“狠心”— 从内容上说,良心包括感激、同情、爱怜(自我感激、自我同情、自我爱怜),以及罪恶感、羞耻感、内疚感(对他人的与对自己的)—从形式上说,良心包括责任感和责任观

不负责任:对自由的恐惧和逃避
通过逃避责任来逃避自由—通过逃避自由来逃避责任—有一种人,自由对他们没有特别积极的意义,正如奴役对他们不是重大的灾难,他们在民主社会和专制社会一样庸庸碌碌—不在争取自由的过程中壮大自己,就没有能力享用自由而只能被动地适应自由

第九章 价值与目的
价值、无价值、负价值
价值是事物、人本身对人的生存和发展的积极意义—无价值是事物和人本身对人的生存和发展没有积极意义—负价值是事物和人本身对人的生存和发展的损害

为己的价值与为他的价值
个人价值包括为己的价值和为他的价值—为己的价值是个人价值的核心和基础—对自己都没有价值的人,必定对他人没有价值,甚至没有能力接受他人、社会为自己提供的价值—个人不能无限制地追求自己的利益,他不仅不能损害他人,而且应对他人和社会有积极的价值

实用性价值与超越性价值
为满足自然需要而进行的活动及其产品具有实用性价值,为满足主体性需要而进行的活动及其产品具有超越性价值—对实用价值的追求推动对超越性价值的追求,对超越性价值的追求大大地丰富了实用性价值

人生的目的
目的是一种需求意识和价值意识—个人是自身的最高目的,在他之上没有也不应有更高的目的—人人以自己为目的并且彼此互为目的能达到最佳的合作和最大的福利—个人的低级目的是追求实用性价值,而高级目的是追求超越性价值—人以有限的、渺小的存在努力追求绝对、无限、永恒的价值,从而为自己确立伟大和不朽

八种人生价值观
极端的、恶劣的利己主义和个人主义—温和的、合理的利己主义和个人主义—极端的、恶劣的利他主义和集体主义—温和的、合理的利他主义和集体主义—实用主义—理想主义—扬弃利己主义、个人主义与利他主义、集体主义的对立—扬弃实用主义与理想主义的对立—道德既是调整人与人关系的行为规范,也是调整人与自己关系的行为规范,或者说道德包括为他的道德和为己的道德—对自己不负责任的人也是不道德的人,俗称“老实人”—老实和正直不是一回事,要做一个正直的人,但不能做一个老实人

第十章 财产与权力
三种财产
作为消费品的财产—作为生产资料的财产—作为劳动力的财产—财产权即经济自由,是一切权利和自由的基础—私有制的优越性和局限性—介于公有制与私有制之间的股份所有制,可以成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财产所有权意识及其经营管理的意识和能力,是确立个人自由的根本条件之一

金钱的双重作用
金钱仇视或金钱恐惧症—金钱拜物教—金钱是一种工具,可以用来为善,也可以用来作恶—确立对金钱的合理态度:正当赚钱和合理用钱

权力:自由的保障
政治权力不仅对保障经济权利和经济自由,而且对于保障更大范围内即公共生活范围内人格的独立和自由,是必不可少的—封建专制等级制度下的人民,是非政治的国民,或马克思所说的“政治动物”—愚民、顺民与暴君、专制政府彼此成为对方的前提并把对方再生产出来 —只有民主制度下的人民才成为具有类生活和普遍性的“公民”

对权力的崇拜和恐惧
权力拜物教—权力恐惧症—对权力的自由态度:既不狂热地崇拜和追求权力,也不恐惧和逃避权力,而是制约和驾驭权力,合理地追求和使用权力

第十一章 职业与事业
谋生活动与自由活动
直接和主要满足自然需要的活动,叫做谋生活动或“职业”;直接和主要满足主体性需要的活动,叫做自由活动或“事业”—事业可以是一种职业,但职业不一定是事业—缓和职业与个性的矛盾的客观条件和主观努力—一旦职业与个性的矛盾得到解决,职业便转化为事业—人有了一种可以献身的事业,生命就有了主旋律,生活就有了一种永恒、无限的意义,灵魂就得到了一种终极归宿—在发展人的个性、开发人的潜能、把人作为丰富的完美的人生产和创造出来的意义上,自由时间正是最纯粹的生产时间

个人事业与人类事业
个人事业在于发展个性、开发主体性,是自己获得真正的自由和幸福,获得伟大和不朽—人类事业在于根据宇宙赋予的可能性来开发人类自身所蕴藏的全部潜能,使人类在宇宙中无比强大并永远生存下去—分工是永恒的、必然的,问题不在于消灭分工,而在于消灭旧式分工的片面性质和对抗性质,其关键在于消灭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劳动者和管理者之间的分裂和对立— 所谓“全面发展的个人”,并非指不受专业限制的、无所不能的人,而是指身心健康、各方面精神要素协调发展的人,指既能服从分工的客观要求又能广泛合作、既做出专业贡献又超出专业的狭隘性和片面性的人

第十二章 交往与爱情
交换、交情、友谊、爱情
交换是一种互惠的交易,是一种最基本的交往—交情比交换范围较窄,但层次较深 —友谊是人格与心灵上的相互交融、相互信托,与交换、交情这种主要为满足物质需要而进行的交往不同,它是一种为满足精神需要而进行的交往—博爱是一种最崇高的人类感情,一种广泛的、普遍的友谊,只有在少数人身上才能成为现实

回归自然
文明在使人进化的同时也在使人退化—使人与大自然隔离,同样不符合人的本性— 人对自然的认同、回归和热爱,不仅是一种生理需要,而且更主要的是一种精神需要—对大自然的热爱是人格健康的主要标志之一

爱情:生命与灵魂的交融
爱换、交情、友谊、博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回归自然是人与自然之间的交往,而爱情是一种特殊的交往,即人与人的交往与人与自然的交往的统一—爱情既是一种生命的交流、肉体的交往、人向自然的复归,同时更是一种灵魂的交流—爱情不仅是一个永恒的艺术主题,而且是一个永恒的哲学主题,因为它提供了人与自然、人与人相互关系的美好和谐的典范—在爱情中男女双方自为目的又互为目的,充分表现出自由的精髓—自由而真挚的爱情需要恋爱双方的真诚、理性、激情与不断地丰富和完善自己〖HK〗

第十三章 悲剧人生——自然、地狱、天堂

悲剧种种
精神的悲剧—创造的悲剧—自主的悲剧—社会合作和爱的悲剧—死亡的悲剧—人生的悲剧源出于人性的悲剧—对于上帝、魔鬼和动物,悲剧是不存在的,人则因为融上帝、魔鬼和动物于一身,便注定是悲剧性的存在物—地狱即是人自身所制造的罪恶、灾难与痛苦,而天堂就是人自身所创造的自由、和谐、正义和幸福—人生便是自然、地狱、天堂的统一

悲剧感:在悲观与乐观、幻灭与幻想之间
悲剧的自为性:英雄悲剧、近乎无事的悲剧、黑色悲剧—悲剧的双重性:自由与异化、幸福与痛苦是悲剧的双重规定—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都不能把握人生的悲剧本质—悲剧感、悲剧精神和悲剧人生观扬弃了悲观主义与乐观主义的对立—相对于悲观主义来说,悲剧精神表现为一种英勇抗争、坚韧不拨的意志,一种悲壮的激情;相对于乐观主义来说,悲剧精神表现为一种冷峻的智慧,一种忧伤的理性,这就是幽默—悲壮感和幽默感是两种基本的悲剧意识,两者同处于悲观与乐观之间,只不过悲壮感是一种被扬弃了的悲观,而幽默感是一种被扬弃了的乐观—悲壮感包含人对自己的信心和自豪,而幽默感包含人对自身的怀疑、警惕和自嘲

结语 再论艺术、哲学与人生
任何一种艺术都是人的生命、灵魂和人格的表现,任何一种哲学也是如此—根本没有离开主观性的客观性,客观性、真理正是主观努力的结果—哲学这种最普遍最抽象的理念,正好植根于最深层、最独特和最生动的体验之中—艺术和哲学是“自为的”,即不能贬低为谋生的手段;艺术和哲学又是“为他的”,即它们是人为争取更高的自由和幸福而斗争的手段—艺术和哲学探索和表现的是人类和个人存在的最深广的可能性、最深邃和最复杂的本性,具有“ 形而上的”和无限的品格,而政治则是有限的、浮现于历史表层的现实存在,它只是在众多的可能性中选择和实现了某一种或几种可能性,但同时遮蔽和压抑了其他的可能性—艺术和哲学绝不能沦为意识形态工具,成为政治的附庸,而应当先于政治、高于政治—艺术和哲学绝不能逃避政治,而应当挺身干预政治、改造政治,把政治引向民主的轨道—人生的艺术化和哲学化是指:把悲剧精神带入人生,变成人们的一种现实的、实际的人生态度,在此基础上把悲剧之上的境界实现于人生—悲剧是永恒的,但在一定空间范围和时间限度内超越悲剧也是可能的—无论关于人生的哲学有多少种,它们提供给人们的最高启示永远只能是:成为主体!成为你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